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恬不知耻与胡说八道  

2009-07-30 20:29:41|  分类: 胡文怪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陋作《胡文怪章》序言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混语乱言点江山。哈哈哈:经常发点少年狂……

       这就是我,这就是我在网络里最真实的自我介绍和真诚坦白。

       真正的一介武夫,虽然也曾在一所当时县城最高等的学校、最“尖子”的高中班里任副班长、班长,虽然高考的时候尽心尽力并且成绩也问心无愧,但石板栽花、天不酬勤,最终与大学失之交臂。为了最现实的生活必须、为了走出父亲母亲祖祖辈辈生活的自己却非常不喜欢的生我养我的“可爱”的小山村。毕业后凭着一腔与其说是热情倒不如说是蛮劲,到煤窑背煤、到矿山炸石、到市场上贩卖牲口、到建筑工地泥工、砖工、钢筋工什么都干,最终因为背煤脚板经常红肿、炸石受不了粗俗亲朋的呵斥、贩卖牲口虽然很赚钱但自认当贩子心太黑、做泥工、砖工和钢筋工不仅学不到什么技术还遇上了喜欢在小工骨头里刮油的可恶老板,在那位当时称之为“女朋友”的后来成为他人之妻的姑娘和几个读书不怎么样,但人家天生就是城镇居民户口、或者是民族身份的、衙门里有关系的、一毕业就招工进厂、就进单位、就领工资的过去跟自己非常要好、但自工作以后见了面就不知道谁是谁的同学的强烈的刺激下,不顾父亲通俗易懂的国骂和母亲苦口婆心地规劝,“无情无义”、义无反顾地走进了过去做梦都不曾梦到过的军营、成为一名过去自己根本不屑一顾的、但人们都称为最可爱的人的人民解放军。入伍的时候我暗自憧憬凭自己的在学校里打下也算扎实的基础考上军校、当上军官,然后在那姑娘、特别是那些工作了就不知道谁是谁同学的人面前扬眉吐气、挥斥方遒。因此离家的时候在父老乡亲面前发下毒誓:“我去当兵要是没有什么成就,再回家来丢人现眼,我就在大家面前撞死、吊死、让尿把自己憋死。”

        可是,到了部队被分配到滇南远离团部和县城的一个叫哨冲乡黄草坝的地方去种庄稼、搞生产后才知道,当兵第一年是不允许参加军队院校考试的。到了第二年可以考试的时候,一纸作战命令把我们调到了边关、调到了剑拔弩张的老山,我参加了老山、八里河东山的进攻拔点战斗和包括“7·12大捷”在内的许多的防御作战。在部队保送自己上军校的时候却鬼使神差地退伍回到了家乡,可还是跟枪杆子打上了没完没了的交道,并且至今仍然在打。

       虽然自己是货真价实的一介赳赳武夫,却时时刻刻喜欢攀风附雅,因为我的祖宗和我的父母都大字不识一个,我是家里的第一个识字人并且是村里屈指可数的高中生,读书的时候也真的要求自己“面壁群科、禅精竭力”,自己对哲学、外国文学和中国古典文学总是像饿蚊子见血一样天生就有一种如饥似渴和爱不释手的爱恋,在脑海里总是忘记不了读高中时严慈如父的班主任邹国鼎老师的谆谆教导和殷切希望,总是自觉和不自觉地要求自己做个文化人,工作之余总喜欢照猫画虎、混笔涂章,整一些不着边际的豆腐新闻、边角文章和拙诗笨词。虽然这些照猫画虎、混笔涂章的豆腐新闻、边角文章漏洞百出、文不达题、字不表意甚至洋相百出,但我却总是恬不知耻、乐此不疲。

       因为亲自参加了近一年的战争,因为亲自经历了三百五十二天血与火的考验,因为亲眼目睹了许多许多生与死瞬间转换的残酷的悲欢离合,因此我更加珍视自己现在的一切、更愿意宠辱不惊、豁达坦然和客观冷静地看待名利、看待生活和社会,我对人、即使是那些虚伪的、阴险的、居心叵测的人也从不设防,哪怕因此常常莫名其妙地遭人暗算,遭人以怨报德,把自己搞得遍体鳞伤、丢名失利甚至人不人、鬼不鬼地苟活于世也无怨无悔。我非常熟悉和了解官场那些见不得人的潜规则,但我绝对不会对上司和权利低头哈腰、低三下四和奴颜婢膝,绝对不会为那区区两斗半米折下自己并不高贵的腰。但我保证绝对能用我的热情、能力去关心、帮助需要我关心、帮助的人,能用我全部的心身去爱我的亲人、我的朋友,我愿意自己永远像一个赤裸裸的、天真近乎得懵懵懂懂的婴儿,用朴闪闪天真无邪、呼啦啦无欲无望的眼光看待世界、看待社会和自己周围的一切人和事物,我愿意无知地接受人们的关爱、人们的赞誉、人们的支持、人们的批评、人们的攻击、人们的戏弄甚至是人们的屠戮。我会冷酷漠然和幸灾乐祸地看着那些在名利场上的风流人物累死、气死、争斗死、郁闷死,也会为那些素不相识的普通百姓遭遇的天灾人祸和生老病死倾盆飞泪、忧郁寡欢。

       因为在战场上做了点中国军人应该做的事,因为按照当时的政策可以选择自己喜欢的工作,因为充满危机的家庭急需自己这个长子去支撑,于是虽然难舍难分但也只能无可奈何地退伍返回自己的家乡。正当自己喜欢的那个单位的一把手亲自步行到自己的家里,正式通知自己准备上班的时候,却半路杀出一位既没板斧、也没道德、只有肆无忌惮出卖自己肉体和灵魂的正在官场左右逢源、春风得意的母性‘程咬金’、她不仅一手遮天将她那亲戚家的侄子安排顶替了我的岗位,并且将本人像犯人一样远远地发配到最偏僻的地方,虽然据理力争、顶住了她的官权、她的淫威,但不事权贵的后果地球人都知道有多严重。而正当自己用自己的热情、自己的能力证明了自己,并且脱产到咱们的党校学习了两年以后,又无辜地成为了官场争斗、狗撕狼咬的牺牲品和替罪羊,一条更加高高在上的恶犬因为他的千金小犬没能入伍而从高高在上的人大位子上来到了当地的组织部,不可一世地“指示”:“此人暂时不可以用。”因此虽然也曾立下战功、也曾受到党和国家领导人、中央军委领导亲切接见、曾获得国家级“先进个人”、也曾是党校“优秀班干部”的我,到现在仍然是人不人、鬼不鬼地在为生存、为家庭、为孩子忍辱负重、早出晚归,有时甚至还不得不忍受那些皮肉蒲团、得道小丑、赖皮病犬和弄姿小虾的呵斥、指挥、戏弄和侮辱。但我从不杞人忧天、从不怨声载道,我不知道什么叫宠辱不惊、去留无意,但我真的能闲看庭前花开花落、漫随天际云卷云舒,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真的猛士,但我真的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和淋漓的鲜血,我真的能非常惬意欣赏那位肆无忌惮出卖自己肉体和灵魂的曾经在官场左右逢源、春风得意的母性‘程咬金’和那条更加高高在上、因为他的小犬千金没能入伍而从高高在上的人大位子上来到了当地的组织部,不可一世地作“指示”的恶犬失去权力、身患恶疾、郁闷、委屈和变态地露出原形,形如走尸地折磨和消耗自己最后已经没有了灵魂的肮脏的皮囊,惬意地听着他们喋喋不休、重来复去地唠叨他们的“伟大功绩”、他们的“善良淳朴”、他们的“委屈失落”以及他们对我的“关心”、“帮助”和“呐喊”。特别特别是能在“关起小楼成一统、不管春夏与冬秋”的格子上,真正享受那“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的莫大的乐趣。 

      前面已经说过,本人乃实实一介赳赳武夫,从来没有接受过任何系统和专业的写作培训,虽然读了几本书,却也只是盲人摸象和管中窥豹,既没有高深的理论基础、也没有洋洋洒洒的写作思路和写作技巧,更没有引经据典、庞引博论的创作功底,甚至对基本的标点符号、语言逻辑都是一知半解、生拉死套,写博文从不存在思考、酝酿、提纲、目的等等的创作手段和准备,完全是有感而发、一气胡凑,写完后除了改正一下非常露骨的错别字,其它的一概不管,既不知道什么叫委婉、什么叫含蓄、更不知道什么叫迎合,对事物、对人生的看法总是以自己的嗜好和喜恶作为标准,赤裸裸地歌颂、赤裸裸地批驳、赤裸裸地叫好、赤裸裸地唾骂、无拘无束、没遮没挡,完全是真真实实的“不识斯文胡作章、混语乱言点江山。”这一点从博文的分类《胡文怪章》、《拙诗笨此》和《大泥布道》就可略见一斑。

       当然,虽然自己是真真实实的一介武夫,但也食人间烟火、也有七情六欲,也知道与人为善、手留玫香,所以,哪怕是对某件事情、某个观点、某篇文章进行了针锋相对、体无完肤地评论、批驳和胡说,也绝对没有对作者进行人身、人格攻击的故意,博文分类中有《有感而发》和《淡文挚心》就想充分表达这一点。如果有人认为在下刁钻刻薄、不近人情地跟他过不去,那么问题不在我这而在老鲁那里,谁叫我是老鲁先生的铁杆粉丝和忠实信徒呢?当然,那些典祖忘宗、出卖民族、出卖国家和危言耸听、哗众取宠的汉奸、文痞不在此列。

       而唯一一篇分类在《战斗岁月》中的《沐火老山,我的一九八四》,则是本人和战友用生命和鲜血写成的,没有描述、没有夸张,更没有故意做作和哗众取宠,有的只是真实、是残酷、是悲壮和震撼。

       一位在自己内部“工作动态”里写了几首歪诗就不可一世、沾沾自喜的所谓领导,在朋友介绍我去跟他交流、探讨时那高高在上、装腔作势的冷漠、孤傲、嘲弄和狂妄的目光,倒是我持之以恒、百折不挠和恬不知耻的创作动力。

       麻木笑对千夫指,俯首甘作石山牛;不求风流成大道,只写武夫糊涂章。

       因为也会时常发点少年狂,胡文怪章、拙诗笨词不免无知、偏激和贻笑大方。这里、诚期诸君雅士大力斧正。

 

  评论这张
 
阅读(582)|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