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考古专家你发哪门子鸡皮邪怒  

2010-01-02 13:05:41|  分类: 大泥布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华网一月二日报道 有关“真假曹操墓”,近日在社会上引起诸多讨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著名汉魏考古学家刘庆柱一日在京接受记者专访时信誓旦旦地说,安阳曹操墓的证据已经足够,他说很多所谓的“业内人士”“专家”的异议已经不攻自破。比如,江苏考古学会会员、盗墓史专家倪方六认为,没有出土墓志或哀册是此次挖掘的最大“硬伤”。“提的问题就不像业内的话。墓志铭在东汉晚期是不会在墓里的,到魏晋时期才有的。提问前应该查一查东西再说,不要提外行问题。”

关于刻有“魏武王”铭文石牌的真假疑问,他说,当时一共出土了有五十九块石牌,刻有“魏武王”的有八个,其中一个是被盗走的。“我们是根据那七个定的,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按照被盗的那个定的?不要自己想当然。”

此外,针对出土石牌刻铭等文字材料年代与真伪问题,刘庆柱回应说,“你说那字胖点瘦点不像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人家古文字学家(中国古文字学会理事、河南省文物考古所研究员郝本性)说是。而且新和旧不是按一件东西,我们是按一个组合整体。这墓不是假的吧?不是新的吧?你再新它也是一千八百年前的吧?你不能因为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丝绸衣服好,你就说他怎么能是两千多年前的呢?还有秦始皇陵出土的宝剑,现在还可以把头发割断,有些人说它肯定是假的,那么多年怎么还能割断头发呢?”

他严肃认真地强调,考古学是门科学,应该在学科范围内讨论问题,而搞文学史和收藏的专家在考古领域并不具有权威性。“很多媒体报道说‘业内的人士’,你哪个业内的?业跟业不一样。如果你说你是业内人士,不能说外行话,要说业内的话,符合学术规范的话。”

对于DNA鉴定,刘庆柱说,有更好,即使没有,现在的六大证据已经足够。“做DNA鉴定需要条件,不是有骨头就能做,要考虑骨头的保存程度、受污染程度。做了跟谁比对?现在的曹操后代是不是曹操后代?唐代以后曹操的脸越涂越白,都是奸臣的形象,谁承认是他的后代啊?在具体操作上难度很大。”他认为,DNA鉴定可以做,但现阶段需要给结论的时候,它不是必需的。

如果以上报道是真的,那么这位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著名汉魏考古学家刘大人的这番咄咄逼人、理直气壮和振聋发聩的话确确实实让人肃然起敬、不寒而栗和诚恐诚惶。因为本人对考古这种专业工作狗屁不懂,更说不出什么符合考古学术规范的专业话,按理说咱们应该及及时时地闭上非专业的笨拙之嘴,规规矩矩地低下自己非专业的愚昧之头,别对那些学术性非常强的、一般人很难想象、更不可能半知半解的高深莫测的考古专业说三道四、大放黄腔。但正因为我对考古工作狗屁不通,因为刚刚在网络上看到了一位学者说的“考古的过程就是发现问号、解释问号的过程”,因为古人曾云:“不知者不怪”,想来对非常专业的刘大人提出几点非专业的请教意见总不至于再惹起刘大人的冲天怒火吧?

第一、刘大人说,很多所谓的“业内人士”“专家”的异议已经不攻自破。比如,江苏考古学会会员、盗墓史专家倪方六认为,没有出土墓志或哀册是此次挖掘的最大“硬伤”。“提的问题就不像业内的话。墓志铭在东汉晚期是不会在墓里的,到魏晋时期才有的。提问前应该查一查东西再说,不要提外行问题。”因为刘大人是专家、是权威、是泰斗,那么既然别人提出了外行的问题、既然你老是出来讲专业的术语,那么你是否应该心平气和地告诉外行你凭什么、根据什么证实“墓志铭在东汉晚期是不会在墓里的,到魏晋时期才有的。”你是否应该告诉外行应该去查什么东西,外行提出的外行问题又外在那呢?

第二、关于刻有“魏武王”铭文石牌的真假疑问,刘大人说,当时一共出土了有五十九块石牌,刻有“魏武王”的有八个,其中一个是被盗走的。“我们是根据那七个定的,你怎么知道我们是按照被盗的那个定的?不要自己想当然。”那么请问,因为出土了五十九块石碑,因为有八块刻有“魏武王”,所以你就根据七块定,你定的依据是什么,你用什么保证那八块就是真的,你又用什么来保证你自己没有想当然?说句实话,我虽然对考古工作狗屁不懂,但我看了网上那清清楚楚、清楚和通俗得令人发怵和不敢想象的千古之字,会是那千年前的流芳之迹,并且我还想请问,一代枭雄曹操使用的大戟竟然是一块石头,岂不令人困惑和笑话?如果想当然地认为那石块是说明书和指示牌,那么当时的人做这说明书和指示牌是为了方便盗贼还是为了方便我们的考古和群众的参观呢?

第三、针对出土石牌刻铭等文字材料年代与真伪问题,刘大人回应说,“你说那字胖点瘦点不像魏晋南北朝时期的,人家古文字学家(中国古文字学会理事、河南省文物考古所研究员郝本性)说是。而且新和旧不是按一件东西,我们是按一个组合整体。这墓不是假的吧?不是新的吧?你再新它也是一千八百年前的吧?你不能因为长沙马王堆出土的丝绸衣服好,你就说他怎么能是两千多年前的呢?还有秦始皇陵出土的宝剑,现在还可以把头发割断,有些人说它肯定是假的,那么多年怎么还能割断头发呢?”在这里我真的不明白你堂堂一个考古权威,魏学泰斗又凭什么人家说是真的你就判定它是真的,你按的是什么组合整体、你凭什么判定墓不是假的里面的东西就是真的,专家们判断马王堆丝绸和秦王宝剑的真伪不可能只是根据丝绸的新鲜和割断头发的锋利程度吧!

第四、刘大人批评“很多媒体报道说‘业内的人士’,你哪个业内的?业跟业不一样。如果你说你是业内人士,不能说外行话,要说业内的话,符合学术规范的话。”那么、你所说的业内人士是谁、说什么、怎么说才不外行、才符合学术规范,就像你那样盛气凌人、就像你那样狐假虎威和自圆其说吗?

第五、对于DNA鉴定,刘大人说,DNA鉴定可以做,有更好,即使没有,现在的六大证据已经足够。“做DNA鉴定需要条件,不是有骨头就能做,要考虑骨头的保存程度、受污染程度。做了跟谁比对?现在的曹操后代是不是曹操后代?唐代以后曹操的脸越涂越白,都是奸臣的形象,谁承认是他的后代啊?在具体操作上难度很大。”我不知道刘大人为什么一方面说“有更好”、一方面又在需要给结论的时候说“它不是必需的”,是刘大人对这墓的判定已经千真万确、已经无懈可击、还是DNA鉴定会影响刘大人的结论?在说“现在的曹操后代是不是曹操后代?唐代以后曹操的脸越涂越白,都是奸臣的形象,谁承认是他的后代啊?在具体操作上难度很大。”的时候,刘大人是否清楚自己到底是人类遗传学家还是历史戏曲研究者?

在人们越来越尊重科学、越来越尊重学术的时候,在陕西假老虎的阴影还没有完全从人们的记忆中完全消失的时候,在人们越来越被许多许多的恶作剧高手、山寨版精英三番五次地忽悠的时候,在刘大人没有把握确定曹操就是他亲自埋葬的时候,在我们许多许多专家逐步逐步沦丧为为虎作伥的帮凶、沦丧为金钱的奴隶、沦丧为人们茶余饭后笑料砖家的时候。我不知道,作为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原所长、著名汉魏考古学家的刘大人,发的是哪门子专业鸡皮邪怒。

历史和学术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可以说了算的,学术权威和泰斗的神圣地位不是靠盛气凌人、不是靠狐假虎威和自圆其说就可以维系的,即使安阳发现的真的就是曹操的墓陵、即使判定曹操墓陵的人千真万确并且这个人是非常权威的专家和泰斗也不行。我们这个社会现在最不缺少权威、专家和泰斗,真正的权威、专家和泰斗应该拿出严谨的科学依据、有理有据地消弥公众的存疑,这不仅是学术,也是责任。在一代枭雄曹操先生没有显身出来证明自己、在没有被学界公认并被更详实的史料证实之前,曹操墓真伪的判断需要的不是盛气凌人、不是狐假虎威和自圆其说。别让酣睡九泉之下的祖宗和曹操先生们嘲笑我们、别给后人留下匪夷所思的笑话。关于这一点,那些学术权威、专家和泰斗更应该清醒地注意。

 

  评论这张
 
阅读(310)| 评论(1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