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我的二零一零年  

2010-12-27 12:29:12|  分类: 淡文挚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的本命二零一零年,是烈火与浓烟交织的一年,二月九日,迎接完最后一位亲朋好友,舒舒坦坦地在小弟家里刚刚准备端起酒杯,心安理得地享受农村丰盛的过年杀猪菜和美酿甘液的时候,一个电话让自己不得不风驰电掣般地赶回单位,百年不遇的大旱引发了昆明石林县杨梅山的森林大火,率领大队人马风餐露宿、不舍昼夜地战斗到了农历腊月二十九的晚上,除夕当天的下午四点回到了家里,大年初一美美地睡了一天,初二凌晨六时又带领弟兄们再次奔赴火场,初三晚上撤回单位附近又发生民居火灾,大火扑灭以后已经不知道什么叫春节,整个三月、四月和五月基本就是天天值班、时时准备灭火,风餐露宿真的让人对盒饭都产生了非常深厚的感情,曾经不止一次恶作剧地跟同事开玩笑:“今年的森林火灾应该进行科学合理地安排和部署,轮流燃烧,那样咱们就可以天天打火,天天奔跑在荒山野岭之间,别的不说,最起码咱们的身体可以经过灭火练得比牛还壮。”

        我的本命二零一零,是直面暴力与愚昧的一年,三月初开始的农村“两委”换届选举,虽然不折不扣地传达了上级党委、政府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指示和精神,虽然每个环节、每个步骤都准确无误、语重心长、苦口婆心甚至恩威并重地严格按照《组织法》和《选举法》进行了指导和安排,但从村民代表的推荐、选举委员会的产生、候选人的产生、预选、正式选举直至小组长的选举,每个环节、每个步骤都充满着血腥、充满着暴力、充满着夫妻理直气壮的反目,充满着兄弟心安理得的成仇。候选人之间旗鼓相当、各不相让的对决让每个家庭、每对夫妻、每个小组和每个村寨都充满了对骂、充满了仇恨,动物界为了生存、为了延续血脉而进行的残酷厮杀和对决在人们的闹剧、喜剧和根本就不是剧的剧面前显得那么地不值一提,十余人身陷囹圄、镣铐加身不仅没有使那些豪气冲天、理直气壮、气吞山河和自以为是的愚昧、可怜、可恶和可悲的人幡然醒悟和稍思悔改,反而将群咬、乱咬之邪气蔓延到别村、别寨,蔓延到堂堂正正之人,蔓延到无辜的百姓甚至是呕心沥血关心、支持他们的人的身上,就连我这个也算经历过枪林弹雨、血雨腥风的老兵也不得不为这些人的“顽强”、“勇敢”、愚昧和荒唐的行为而感到困惑、伤感、冷心和扼腕。

        我的本命二零一零年,是轻浮、无奈、虚伪和荒唐的一年,百年不遇的大旱使包括烤烟在内的农作物受到了毁灭性的重创,但不讲条件、不讲客观原因、不讲任何理由而必须完成的烤烟收购任务让任何一个人都必须开动脑筋、各显神通、“开拓进取”和无中生有,讨好烟贩、为虎作伥、低三下四和狼争虎斗在完成任务、保住饭碗面前绝对是真正的本事而不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下流伎俩,往年的劣杂品种、老烟、烂烟、绿烟和坚决不收购的烟完全成为了宝贝和香馍馍,虽然经过“团结奋斗”、经过“开拓进取”、经过“群策群力”和“众志成城”,不折不扣、按时按质暗量“完成”了上级赋予的绝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但脑子里至今满是劣杂品种、老烟、烂烟、绿烟和坚决不收购的烟,满是头重脚轻根底浅、嘴尖皮厚腹中空的轻浮、无奈、虚伪和荒唐的感觉。

        我的本命二零一零年,是充满悲伤和痛苦的一年,因为提高行政效益、因为转变工作作风,因为迎接挑战和攻坚克难,七八个月没有正常休息的我尽然连近在咫尺的耄耋老父都没能好好孝敬一下就生死永别、遗憾终身,十一月二十一日接到父亲病逝的消息、把单位的车开到指定的地点,借了一台别人的车子,匆匆忙忙地赶回家里,将已经洗净身体、穿好寿衣、瞪着双眼、张着嘴巴、瘦骨如柴的耄耋老父抬上正堂、再抬上灵车、再送上焚尸炉、再抱回骨灰盒、再于十二月十一日将骨灰盒抱上灵座,在百年不遇的大旱之年的百年不遇的冬天里的一场电闪雷鸣的倾盆暴雨的洗礼中再将老父的骨灰盒安放在翠柏参松里以后,我已经没有了眼泪、没有了痛苦、没有了悲伤甚至没有了思维。

        我的本命二零一零年,破天荒地住了十余天的院,周末垂钓的鱼竿已经在此之前静静地在家里酣睡了七百余天,家里养的兰花已经枯死了许多,家里的防盗笼按照昆明市的规定按时进行了拆除,周末、双休、节假、旅游、会友已经成为越来越陌生的名词。

        当然、我的本命二零一零年,也是温暖、感动、收获和充实的一年,百年不遇的大旱让云南、让昆明跟全国各地、跟每个善良的人连在了一起,全国各地的矿泉水、小书包和各种各样的爱心物资温暖了咿呀学语的孩子、温暖了颤颤巍巍的老父、温暖了眼中噙满了绝望泪水的父老乡亲,也滋润了皴裂的云南、昆明大地。在这一年里,我孕育了多年的文学孩子《胡文怪章》经过云南人民出版社编辑部赵主任、陈编辑和杨美编的精心呵护,将于二零一一年第一月与世人见面,在这一年,我在世界自然遗产地、国家五A级风景名胜石林风景区附近的悠然度假区里购买了一幢不大不小的悠然小墅,虽然也背上了不大不小的一些债务,虽然房子要到明年年底才交付,但理想的地段、理想的设计、合理的价格和大学里孩子积极上进的良好表现让我有信心、有勇气笑着把这些债务偿还。

         同样在这一年里,我在生活中和网络上结交了许多许多的铮朋挚友,大家因为我开心而开心、因为我悲痛而悲痛,有的甚至因为我耄耋老父去世休博而休博,虽然距离二零一一年还有四天,虽然距我本命的生日还有二十余天,虽然现在天气还在是南方少有的寒冷,但人生能够如此,岂不心身皆快?!

        本周我值班,从来不大喜欢休息一天的爱人对我说:“钱这东西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根本没有苦够的时候,老父刚刚去世,你在单位值班孤单,我在家里同样很孤单,我给自己放假一周,来你单位义务陪你。”我当然没有答应,因为真正的男人是不应该让自己的爱人来承担无聊的所谓义务的,况且值班的人很多很多又不是我一人。

        这就是我的本命二零一零年,充满酸、甜、苦、辣、咸的多味的、永远令人难忘的本命二零一零年。

  评论这张
 
阅读(680)|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