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醉友论花  

2010-03-21 15:54:44|  分类: 也幽一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日、邀数友聚饮,至半酣,突始论各自喜爱之花,虽无大家之妙语,却也不乏凡人之醉趣、今且录之聊搏诸君一笑。

       一诗友曰:“吾爱牡丹,是其傲骨如铁、饱经风霜、屡历严寒,其花雍容华贵、千姿百态、国色天香和傲视群芳,实乃吾华夏之国花也。”

       喜《易》之友曰:“非也、非也,牡丹虽经风霜、历严寒,其花也硕大华贵,然其枝干黑且硬,视其整体,表面刚柔相济、实则阴阳不分、且枯萎迅速、还需园丁辛劳耕耘、便尿催生。跟芝兰相比,其无兰叶之节、兰花之香、兰命之久,且芝兰自古即有王者之香、历朝历代君子趋之若鹜,此乃花中之上品,吾甚喜之也。”

       教师友曰:“二位谬也,若论花中珍品,非睡莲莫属,其节深藏水中、其叶平静附水,任凭风吹浪打,其自闲庭信步,世人观之,心静如水又浮想联翩,其花一支独秀,出于污泥而不染,身处世间最低处,却敢放眼看青天,花中君子、非他莫属也。”

       诗友曰:“睡莲者、浑浑水上之浮物、藏污纳垢之根生,难上大雅之堂,不足挂齿。”

       喜《易》之友曰:“睡莲先天不足,无水则无力,其径难承自身之重,其叶难成飘渺之美。其花虽仰天而笑,然无视前后左右,若鸟方便,则满脸满嘴难避其污。实难喜爱。”

      教师曰:“牡丹之径黑且陋、芝兰散香身自亡。君等如何解释?”

      诗友曰:“傲视群芳何言陋?天造一品民怎知?”

      喜《易》之友曰:“生即是死、死即是生,留芳于世、死何足惜?”

    “山茶如何?”

    “虽丽却只生南国。”

    “腊梅怎样?”

    “花小且碎、孤芳自赏。”老先生咬文嚼字、字正腔圆。

     “木棉呢?”

    “名陋且俗、不可一世。”

     “玫瑰?”

     “扎手。”机关丽口开始点射。

     “菊花?”

     “跟君一样、霸气太重。”平时的谦谦淑女开始发飙。

    “樱花?”

    “恰如先生、摇头摆尾、不知高下。”一职半官的公务员老兄摇摇欲坠。

       唇枪舌战、你来我往,面红耳赤、各不相让,渐渐地、酒精开始发力,评花变为评人和嘲人,言语中不乏点点善意之火药。寒炻极力引导,然收效甚微,引众食客围而观之。时一侍者续茶,寒炻心生一计,乘诸位辣语相交不备,耳语教其如此如此。

       侍者曰:“诸位交锋甚久,真使在下醍醐灌顶、茅塞顿开,诸君真乃棋逢对手、将遇良才,不分伯仲。对此在下倒有一言,不知诸君能否一听?”

    “续茶!”

    “多嘴!”

   “ 放肆!”

    “添乱!”

    “走开!”

    “诸位、诸位,古人云:‘三人行必有吾师’,既然诸位不分伯仲、难见高低,不妨听听他人之见,也许还能拨云见日、受益二三。”寒炻满脸堆笑、一片真诚。

      “说吧!”

      “快点!”

      “讲啊!”

      “诸位、诸位。”侍者笑容可掬:“其实诸位所言之花各具其芳、各有特点,皆可为花中老魁,当然、要说真正老大,在下则认为非菜花莫属。”

      “哈哈哈哈!”众人大笑、一片狐疑、满脸不屑。

      “诸位莫笑,因为在下也是整天跟菜花打交道,才知道菜花之伟大与高贵,虽然菜花不具牡丹之华贵、少有芝兰之芳香、更无睡莲之淡定,但其却能饱诸君之口福、填诸君之饥肠、健诸君之体魄,纵然天下君子、民子、痞子暴饮无度,或呕之于路旁、或排之于便坑皆无悔无怨,如此美丽娇贵之身,煎熬于水深火热之锅、送之于污浊雌黄之口、消化于乌烟瘴气之胃、泄之于藏污纳垢之坑,其粉身碎骨仍不忘以己残骸之臭体、哺子孙再饱世间君子、民子、痞子、诗人、哲人、教师等等等等万众之口,如此品质、牡丹、芝兰、睡莲和世间百花岂能可比?愚人胡言、诸君笑鉴。”一阵风侍者悄然。

       一片鸦雀、众人幸灾乐祸一轰而散,唇枪舌战者嘎然而止、面面相嘘,反映快的两个女士向寒炻挑起了艾怨的柔眉。

      “嘿嘿嘿:散了吧、诸位?”寒炻虽然一脸怪水、但绝无半点恶意、贬义和嘲意。

      “嘿嘿、嘿嘿、散了吧!”诸君虽悻悻恍然加大悟、然已有气无力。

 

 

 

 

  评论这张
 
阅读(244)| 评论(3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