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七>  

2010-05-03 15:36:12|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派出所和联系指导组的人带走了李小柱和他的两个狐朋狗友,李原柱驾着自己的车若无其事地经过贺欣明等人的面前,他甚至在贺欣明等人的面前停下车,熟视无睹并且挑衅地走下车来点燃了一根烟,然后继续到他要去的山脚下那个小组去宣传自己,给自己去拉选票。

       被晾在公路上的贺欣明一伙看着派出所、联系指导组和李原柱的车走远了之后,又大呼小叫地在公路上折腾了一番,看看确实没有什么观众,就灰溜溜地到贺欣明家喝酒猜拳、胡吃海塞去了。

      做完询问笔录、了解清楚情况以后,因为是斗殴、因为双方的伤都不太明显,派出所的人没有带走任何人就走了,但尚有金张罗着胡自立住进了县里最好的医院,没等派出所的人去对胡自立进行询问,第二天两人就忙不迭迭地到县委、县政府、县人大甚至是县纪委递交了控告信。

       因为是在选举期间发生的斗殴,因为上级党委、政府和有关单位受到了胡自立的控告信后及时地作了批复。镇党委、镇人民政府对此非常低重视,第三天就在村里组织召开了总支、村委和换届领导小组会议,但会议一开始,就被尚有金搅得无法进行下去。

     “同志们,今天组织大家召开会议,主要是在昨天,参加竞选的李原柱和其弟李小柱跟胡自立发生了肢体冲突,现在胡自立住进了医院,并且向县委、县人民政府、县人大和有关部门递交了控告信。昨天晚上、镇党委、镇政府对此事进行了专门的研究。今天、我首先向大家传达一下镇党委、镇政府的决定。第一、虽然这是个人之间的斗殴,但发生这样的事情,说明我们的工作还没有做到位,还存在很多的不足,我们大家必须对此引起高度的重视,从中吸取经验教训,杜绝此类事件的再次发生;第二、对于他们之间发生的斗殴,现在警方已经介入,我们党委、政府坚决支持执法部门依法处理,绝不包庇、袒护任何一方,同时、希望我们的总支、村委不要参与此事的议论,把全部的心思用在引导村民依法选举、依法竞选上来。”那天,黄副镇长来了个开场白,话未说完,尚有金就站了起来。

     “不用多讲了,我只问一句,打人的人怎么处理?”话里充满了火药。

     “刚才我已经说了,因为涉及法律问题,具体怎么处理是执法部门的事,你有什么想法坐下来慢慢说可以吗。”黄副镇长平心静气地说。

     “你们可以慢慢说,胡自立在省委工作的儿子昨天晚上就找到我家,你我问怎么向人家交代。”尚有金理直气壮地叫喊着,章永泉和其他总支委员和村委一声不响默默地望着黄副镇长。

      “这不是咱们才开会研究吗?你坐下说可以吗?”黄副镇长仍然平心静气第说。

      “我不坐,就这样说。”尚有金声音提高了八度。

      “你坐下。”黄副镇长忍无可忍,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告诉你尚有金,你所说的情况我已经掌握了,胡自立的儿子昨天也找过我们,我可以毫不含糊第告诉你,镇党委、镇政府绝对不会因为谁在某个单位、某个部门工作而拿上级党委、政府和国家的法律法令和规定来做交易,也不会因为胡自立的儿子只是省委办公厅后勤部印刷厂的一个临时工而袒护任何人,执法部门自有执法部门的规定和程序,不是你家的也不是我家的,你想怎么办就怎么办,好吧、既然你那么激动,你说怎么办吧?”

    “你们都不知道怎么办,我怎么知道?”尚有金虽然很不服气,但声音低了许多,嘟嘟哝哝地说:“现在还有很多的群众代表反映,为什么不按他们推荐的选举总支委员和书记呢!”

     “你不要这件事扯到那件事去,我告诉大家,镇党委、镇政府不仅清楚地知道应该怎么办,并且还清楚地知道我们这里群众代表有意见的真正原因,大家可以想想,那天我讲得那么清楚的党内推荐与群众代表推荐的关系,为什么至今仍然有人不明白,为什么老是那几个人喜欢拿群众代表的意见说事,他们到底要干什么?”黄副镇长渐渐恢复了平静:“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大家,我们执法部门不仅要对在选举中出现打架斗殴、破坏正常选举次序的行为进行坚决的处理和打击,我们镇党委还要对那些擅自不参加党内选举、不参加重大组织活动的党员进行批评教育,对拒不承认自己错误的党员我们还要进行组织处理。因此,希望我们每位党员、每位同志,在今年的换届选举中保持清醒的头脑,别拿自己的政治生命开玩笑、别拿自己的人格开玩笑。好吧,如果没有其他的事我们现在正式开会。”

       会议虽然继续开了下去,但与其说是开会不如说是谈判,总算统一了意见,研究和部署好了近段时间的工作,提出了具体的要求。会后,黄副镇长找尚有金和他的搭档竞选者进行了私人谈话。

    “尚有金同志,看得出来,近段时间你好像很有情绪,我们已经交往了几年,我的性格和脾气你应该非常了解,刚才我在会场上可能说得重了一点,对此希望你能理解。是不是我在具体的工作之中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妥、是不是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我非常希望能听听你的想法。”黄副镇长推心置腹地说。

     “没有没有,怎么会对您有意见呢?”尚有金一反公开场合的常态,礼礼貌貌地说。

     “别客气了,我知道你有意见,咱们都是大男人、顶天立地的汉子,痛痛快快地说出来吧,我保证我们的谈话不论对与错我都绝对只限于我们三人知道,这点你们可以放心吧!”

    “放心、放心、怎么会不放心呢?黄副镇长、我们真的对你没有意见。”尚有金毕竟不是老奸巨猾的人,对黄副镇长还是表现出了自己一贯的真诚和尊敬:“黄副镇长、你是知道的,本来这个主任我是真的不想再干的、我也绝对不是想在主任这个位置上捞点什么的,我只是看不惯李原柱的所作所为。”

     “我相信你说的话,你还记得吗?上一届你参选的时候我曾经告诉过你,别回村里来蹚浑水,农村不比单位和企业,自己想做的事绝对不会以自己的意志为转移,哪怕你做的事是好事、是利于父老乡亲的事也是如此。”

    “对、对对,黄副镇长,你说的话我当然记得,说真的、这三年的工资还不够我的电话费和烟钱,这还不是主要的,最主要的是自己把心掏给众人吃,可人家还是嫌腥嫌苦。说句实话,李原柱是有能力、有魄力的人,如果他直来直去地跟我说他要干主任,我非常喜欢和愿意让给他干。黄副镇长,我没有说假话吧?”

    “是的、着绝对不是假话,你继续说。”

    “真的、他李原柱想干应该光明磊落地竞争,即使用钱拉选票我也没有意见。虽然我们上一届参加竞选的时候也用钱拉过选票,但只要群众没意见就可以啊,他怎么能打人呢?”

    “咱们不说打人的事,我只想听听你的想法。”黄副镇长把话题引了回来。

    “我的想法、黄副镇长,我说真的,如果李原柱不在村里说这说那的、如果他不去打人,我现在就退出竞选,但现在他既然公开挑战,既然公开打我的人,那么我可以毫不含糊第告诉您,我尚有金奉陪到底。”尚有金说着说着又来了气。

    “有金同志,你们觉得这样斗下去有意思吗?你们难道就没有想过大家公开公正地竞选吗,说真的,你们都是非常有能力的人,特别是在抓经济方面你们真的是我学习的榜样,我可以将你的想法转告李原柱,亲不亲故乡人,并且据我了解,你们之间既没有杀父之仇、更没有夺妻至恨,你们完全可以那样做的嘛!”黄副镇长真诚地说。

    “不、不不,黄副镇长,你可别跟他说,这是争一口气的问题,你说了也白说。”尚有金态度非常地坚决:“这一点,我是不会动摇的。不过黄副镇长,你放心,我们之间的较量可能会给你们增添一些麻烦,但绝对不会影响到你个人的,不管我们竞选的结果如何,你永远是我的好大哥。”

    “既然是大哥,我要告诉你,春蚕做茧是为了破茧而出,是为了实现自己生命的继续,能告诉我你们这样做为了什么吗?”

     “黄副镇长、你的话我能听懂,也知道是为了我们好,但这真的只能使您遗憾和失望了。”

      同样的谈话也在李原柱和黄副镇长之间进行了一次,同样的回答让黄副镇长心若死灰。

    “好自为之吧,几位兄弟也是几位同志,我只能对你们说这些了,国家的法律法令你们也知道,希望你们不要玩火自焚,说句掏心掏肺的话,如果哪天你们真的戴上了手铐,那么我告诉你们,我既不会高兴也不会难过。”

       黄副镇长最后一次把尚有金和李原柱召集在一齐,进行了最后一次谈话,还是得到了他们已经回答了好几次的答案,理想和指导组加强了力量,增加了七八名工作人员走访和发动群众,可每个村、每个小组甚至部分家庭都分成了势不两立的两派。针锋相对、各不相让,根本没有回旋和商量的余地。黄副镇长没有完全遵守自己的诺言,将尚有金和李原柱的想法转弯抹角但很完整地报告了镇党委、镇政府,镇长、人大主席、党委书记又分别数次找他们谈话和做思想工作。但同样的回答同样让这些领导心若死灰。最后只能走过场地要求他们不要拿自己开玩笑、要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做事。

      “唉、难道世上真的有作茧把自己缚死了的蚕?”黄副镇长痛苦地陷入了深深的困惑。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