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一>  

2010-04-09 10:53:51|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作茧的生命一不小心把茧做得太结实了、以至最后自己勒死了自己。

       偏僻、荒凉的大山里,光秃秃的山梁上根本找不到一棵像样的树,已经是春分了,大地上却看不到一丝的春意,炙热的太阳似乎要把这里的一切都燃烧殆尽,简易的乡村公路就像一条被扒去了外皮的死蛇,偶尔有几辆车子经过的时候,卷起来的尘土似乎要将这里的一切都包裹起来,使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了久旱、荒凉的黄土高坡,破旧的衣服、刁蛮的神态、充满敌意的目光、和杂乱无章地堆放在大路中央和周围的臭气熏天的粪便、柴草,满地横流的猪屎、牛屎、马屎、驴屎和人屎,一切的一切昭示着这里好像是另外一个天地,与周边和谐、繁荣和秀丽的的乡镇、村组显得那么地格格不入。

       在村委会那间破旧的办公室里,昏暗的灯光或明或暗地照着那几条已经破烂不堪的旧沙发,沙发里散发出一种浓烈的霉气、汗气和酸气,桌上的饮水机插座和电线已经不知去向,机桶里已经没有一滴水,厚厚的水垢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苍蝇屎,办公桌、椅子、凳子和门框上也堆积了一层厚厚的尘土,与其说是幢村委会办公楼倒不如说是一座破落的山神或者土地庙还更为贴切。

       在这一座破烂不堪的办公室里,四目相对、两双眼睛都充满了自信、鄙视、怨恨和挑战,虽然他们都知道,不管自己愿不愿意,未来的一千多天、他们必须每天面对对方那双绝对没有半点好意的眼睛。

      但这已经是三年前的事了。

      三年前,外出闯世界衣锦还乡的尙有金因为怀疑章永泉在自己回家兴办企业时利用权利为难自己,为了出一口自己心中的恶气,发泄一下自己心中的不满,利用自己在父老乡亲心目中的口碑和对方的弱点以及自己在村里也算雄厚的经济实力,一举击败了已经担任村委会主任近十年的章永泉而成为新一届村委会主任,当时,家乡的人们最看重的是尚有金灵活的经济头脑和在外面世界里积累起来的丰富经验,特别是他带领众多村民走出大山、团结拼搏的精神和勇气,那时山里真的很穷,真的非常需要像尚有金这样有经济头脑、有社会经验的人成为大家勤劳致富、科学致富的带头人。而令尚有金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在后来的村支部书记选举中,章永泉会击败心胸狭窄、私心极重的老书记担任新一届的村支书,成为自己走马上任的第一搭档。在庆祝和总结“两委”换届工作的大会上,他们的目光就是这样对峙的。

       本来、他们的目光是不能、也是不应该对峙的,他们一方没有任何经济工作经验、一方没有任何农村工作经验,他们完全可以用对方的长处弥补自己的短处,完全可以团结协作、为家乡的发展和建设作出一番事业,造福自己的家乡父老。为此、上级党委、政府也没有少做他们的工作。但他们没有、他们想的和做的最多的是如何降服对方、如何让乡民知道自己才是最优秀的。而棋逢对手、将遇对才,他们斗了三年彼此不分胜负,倒是彼此都让对方那种自信、鄙视、怨恨和挑战弄得狼狈不堪和伤痕累累。

       而在他们醉心于你争我斗的游戏之中的时候,他们根本没有发觉或者是根本就不愿意发觉,原本朴实、耿直和善良的村民,也像被瘟疫传染了一样,分成了尖锐对立的两大派别,他们砍光了本来就非常稀少的树木,挖断了本来就不成道路的道路,你偷偷地毁坏了我的庄稼,我不失时机地砍掉了你家的烤烟,我把你家的下水道用水泥封堵的严严实实,你将畜群的粪便拉到我天天都要行走的路上弄的臭气熏天,闹心、赌气、对骂、斗殴像瘟疫一样在村里、家庭中一天天地蔓延。

       时光如梭、转眼三年过去了,山还是那座山、梁还是那道梁,甚至村委会里那些已经破败不堪、伤痕累累的烂沙发还是那些烂沙发,原有的沟渠已经断水断流、过去修的道路已经到处坑坑洼洼,村里除了颓废、除了荒凉、除了没完没了的邻里争斗、闹事和上访,根本没有其他的任何变化。倒是原来只是两派的村民们已经分成了众多的派别,他们各自的支持者有的已经失望、有的已经开始另拉山头准备另选他人。新一轮的换届选举又开始了,因为他们都没有战胜对方,因为他们都仍然坚定地认为只有自己才是真正的村里的领头人,因为他们之间的相互自信、鄙视、怨恨和挑战的目光已经掺进了仇恨的因素。因此,他们的新一轮较量又开始了。

<一>

       刚开完村里的换届选举动员会,尚有金就迫不及待地去找村头的贺欣明,因为上级换届选举的文件和指示已经说的非常地清清楚楚和明明白白,为了加强党对基层组织的领导,村过去的党支部今年升格为村党总支,要首先选举出党总支委员和村党总支书记,然后再在村党总支的领导下进行村委会委员和主任的选举,而尚有金才入党几个月,没有参加党总支书记选举的资格,他自己非常清楚和明白,今年的选举刚刚开始,自己就处在一个很不利的位置,但尚有金就是尚有金,已经在村主任位置上摸爬滚打了三年的尚有金绝对不会心甘情愿地任人摆布,他有将被动变为主动的思路和打算,而要实施自己的思路和打算,离开了贺欣明和杨自德这些铁杆哥们是寸步难行的。他非常自信地知道,此时的贺欣明和杨自德正好像热锅上的蚂蚁在贺欣明家等着他

       提起贺欣明,整个村委会和周边的乡民可以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传说从他祖宗那辈子他们家就是赫赫有名的滴杀子,其爷爷的爷爷就不仅在村里蛮不讲理、欺软怕硬和祸害乡里,而且还用自己的老拳让父母门牙横飞、手断脚残,后来,他的儿子让他和妻子门牙横飞、手断脚残,他的孙子又让他的儿子和儿子媳妇门牙横飞、手断脚残。如此三番五次、周而复始的门牙横飞、手断脚残到了他爷爷弥留之际,幡然醒悟的老人才力排众议请来当地颇有名气的风水先生,倒查遍了自己祖宗三代的大小坟墓,不惜重金要其改变风水,结束贺家这个颇为尴尬的拳父殴母的历史,而夸夸其谈、无所不能的风水先生查遍了他们家的大小坟墓以后,却无可奈何一言不发地离开了。当然、传说归传说,但贺家骁勇好斗的性格却祖祖辈辈沿袭了下来,贺欣明在年轻的时候不仅让十里八乡的混混和痞子吃尽了苦头,也让自己的父亲满口流血,自己的儿子也让贺欣明住了若干次的医院却是实实在在、千真万确的事。说来也怪,就是这种不分亲戚朋友、动辄老拳相向的人家,在村里却世世代代有他们非常佩服的、可以把他们管得服服帖帖的人在,虽然这些人就像走马灯似的今天姓李、明天姓张、可能后天就姓陈。而尚有金就是贺欣明现在最佩服的人,上一届的选举贺欣明真的可以说鞍前马后,立下了汗马功劳。

       而杨自德则是近几年才渐渐有名的村里实实在在的痞子和无赖,他的成名源自跟村里另外两个痞子和无赖的勾结,首先他们钻国家政策的空子、设下陷阱和套子欺骗了有关部门,不费吹灰之力、没花半分一厘就取得了村里两片果园和钢架大棚长期的经营权,虽然部分村民不满其所作所为甚至实名举报,上级也数次派人来调查过,但因为涉及当时的政策和历史情况,加上其奸诈狡猾、能言善辩和阳奉阴违的过硬本领,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平安无事,久而久之有恃无恐,现在村民别说分享果园的效益,就是到钢架大棚旁边开沟引点水进行灌溉也要看他们的脸色。

        同样的垃圾才会扫在一个筐里,因为贺欣明崇拜杨自德的奸诈狡猾和阳奉阴违,杨自德欣赏贺欣明的胆大妄为,几个狼狈为奸的人走到了一起,尚有金仅用几支香烟和几瓶劣质白酒就将他们收入麾下,当然、纵容也是必不可少的力量。

        看着尚有金急急忙忙地走进贺欣明家那歪歪斜斜的大门,站在远处一棵大树下面观察的章永泉不屑一顾地笑了,他不慌不忙地从口袋里掏出一支香烟点上,然后又不慌不忙地拨通了村里另外一个人的电话。他根本没有发觉,离他不远处。尚有金的弟弟也笑了,也拿出了电话。

       尚有金走进贺欣明家,迎接他的是气急败坏、如丧考妣和垂头丧气的贺欣明和杨自德,他们异口同声:“唉、主任呐,大事不好了,人家早就动手了啊!”

  评论这张
 
阅读(635)| 评论(25)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