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三>  

2010-04-11 14:36:26|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李原柱正是那个让贺欣明和杨自德等人如丧考妣、垂头丧气的提前动手的人。

        应该说,在此之前,尚有金也曾对李原柱有所防范,之所以会有所防范,一是因为李原柱早就是村委委员并且还是章永泉的姨家表弟,表面上李原柱对谁都乐乐呵呵的,但尚有金明显地感觉到了李原柱对自己的鄙视和嘲讽、特别是某一件事自己决定了怎么做而章永泉提出不同意见被自己果断地否决时,李原柱乐呵呵地左一声、右一声“主任、主任”地叫自己的时候,尚有金都明显地感到了李原柱的对自己的蔑视和冷漠。平心而论,疾恶如仇、刚正不阿的李原柱不论能力、威信都绝对不在自己之下,况且胳膊肘往里拐这是三岁孩子都明白的道理,自己对章永泉的蔑视和不屑必然引起作为表弟的李原柱的不满和愤怒;另一方面,这几年李原柱兴办了自己的砖厂和组建了自己的道路施工队,千载难逢的新农村建设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其资本滚雪球般地壮大已经将自己的经济优势远远地甩在了身后。为此、尚有金也曾经主动找李原柱想改善改善两人的关系,有时候甚至有意无意地表露了如果李原柱想参加新一届的村委会主任选举,自己愿意无条件地退出的想法。但每一次交谈李原柱都不亢不卑地用其他的话予以搪塞,而对主任一职却明确地表示自己干不好也没有时间、精力和兴趣。仔细想想,李原柱说的应该是真话,谁愿意放着大把的票子不捞而愿意来干这个拿钱不多、管事不少、权利不大、受气不少的苦差事啊,想想自己干的这三年,领到的工资还没有自己买烟开支出去的多,当初若不是为了出那口恶气、发泄一下自己的不满,给章永泉点颜色看看,恐怕自己都已经逃之夭夭了。因此虽然有所防范,但久而久之,也就没有把他放在心上了。

       几杯烧酒下肚,从贺欣明和杨自德的口中,尚有金知道了事情的大致情况。在县、乡两级党委和政府还没有召开换届选举工作会议之前,李原柱就部署自己的弟弟、妹妹和亲友,在村里暗示用钱收买人心,表示每张选票出价达一百五十元,并且在收买选票的时候他的弟妹和亲朋都口无遮挡地说:“我们参加竞选并不是喜欢主任这个别人非常喜欢、非常离不开的芝麻小官,而是看不惯有些人盛气凌人和不可一世的样子。而是为了争一口气,看看那些大口马牙、牛皮吹破天的人者三年他干了些什么?连给拉尿的粪坑都没有挖得一个,村委会有吃处没有拉出,整体坐在那也不脸红。告诉大家,我们用钱来买选票就是要看看这些大亨、老板们到底有多少钱,就是要看看这些所谓的能人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完了。”尚有金平生第一次感到了空前的悲哀和无助,一切的一切,完全就是自己三年前的翻版,一向刚正不阿的李原柱竟然用自己曾经使用过的最锐利的矛刺方了自己,而自己却连最不堪一击的破盾都还没有准备。

     “主任别那么垂头丧气,大不了老子叫几个小弟去给他来个鱼死网破。”年过半百的贺欣明横劲蛮劲不减当年,除了打架、除了拼命这混蛋好像什么都不感兴趣。

     “算了、你认为人家是木头,只会抱着手让你打?”尚有金一屁股瘫倒在沙发上。

     “嘿嘿嘿:两位可别自乱阵脚、自寻烦恼,这一切不是才刚刚开始吗?”杨自德不阴不阳,胸有成竹地端起了酒杯。

     “都什么时候你还慢慢吞吞、装神弄鬼的,你他妈的倒是说说应该怎么办?”贺欣明满脸通红,迫不及待。

     “怎么办,嘿嘿、好办、好办嘛!”杨自德慢慢喝完了酒杯里的酒,欲擒故纵。

     “老杨、别绕圈子啦,说说你的看法。”尚有金坐了起来。

     “今年不是首先选举总支委员和总支书记,并且还要有群众代表进行民主推荐吗?”

     “唉!”尚有金又恢复了蔫茄子的表情,“刚才我不是已经跟你们说了嘛,按照规定,我刚入党一年,没有参加总支书记选举的资格,并且即使参选也没有什么希望,党员那帮人不听我的。”

    “嘿嘿嘿!规定、规定,那是乌龟的屁股,规定是人制定的,他有他光明正大的规定,我有我乱中取胜的法宝,我们这些人民才是真正的主人,而我们这些人民群众的觉悟的提高是有一个过程的,上级党委、政府是不会为难人民群众的,人民是需要钱的。俗话不是说有钱能使鬼推磨、无钱只能做推磨鬼吗。”

    “钱你不用担心,但真的能达到我们的目的吗?”

   “嘿嘿嘿:主任,您请好吧!”

      一番密谋以后,刚才还垂头丧气像被霜打过的蔫茄子的尚有金又精神抖擞了起来,愤怒使他丧失了基本的理智,疯狂取代了做人的最低准则。他已经决定,为了不在章永泉面前低三下四、为了击倒狂妄的挑战者,他将不惜一切代价和不择一切手段。

      第二天一早,尚有金就从银行取出了自己存折里全部十多万元的现金。

      钱、悄然无声地开始发了下去, 村里的狗夜里开始了没完没了的狂吠起来,邻里之间、家庭之间、父子、儿女之间甚至是夫妻之间的关系开始莫名其妙地紧张了起来,整个村子笼罩在紧张和仇恨之中,虽然正是万物复苏、百花争鸣的好时节,但百年一遇的大旱几乎摧毁了一切庄稼和作物,植被已经被毁坏殆尽的山脊就像剔尽了腐肉的尸骨阴森恐怖赤裸裸地暴露在毒辣辣的太阳之下,每天晚上过刮过已经被毒日炙烤致死的植物残骸、刮进村里股股山风也匪夷所思地让人感到了浑身的寒意。

    “喂、您好,我是在外务工多年、已经有二十多年党龄的胡自立,我要向你们反映一下我们村里的一些不正常事情。”一个电话穿透了黑沉沉的夜幕,打进了镇党委的办公室。

  评论这张
 
阅读(381)| 评论(2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