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八>  

2010-05-11 10:04:45|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各家各户的狗已经对每天晚上串雀似的拉票的人失去了吠咬的兴趣,只是瞪着冷漠的眼睛看着这些可怜的人你去我来,经过一窝一群走马观花似的上访、下访、拉票、威逼、利诱,经过镇党委、镇政府若干次地组织干部职工深入村组、深入农户不厌其烦地做工作,经过父子对骂、夫妻成仇、母女争斗,村主任、村副主任和村委候选人终于产生了,尚有金得主任票一千零三十八票,李原柱九百九十七票少尚有金四十一票紧跟其后,副主任票两人的搭档也一票不差地相同。就连三个村委候选人也是尚有金、李原柱的支持者各有两人,第六和第七人得票相等不得不进行了再次预选,最后以一票之差确定了最后一名候选人。

 正式选举这天,天刚蒙蒙亮,数十台大卡车把每个村组的道路堵得严严实实,尚有金、李原柱不约而同地从县城以每人两百至两百五十元的价格找来了两百多名地痞流氓,这些人一方手上扎红塑料袋,一方扎绿塑料袋,个个手持木棍、砍刀、链条和钢管,在尚有金和李原柱两家兄弟姐妹的安排下有条不紊地分散到各个村组形成对峙,首先发现这个情况的黄副镇长立刻将此情况及时地报告了镇党委和镇政府,镇党委钟书记指示,选举案原定计划进行并且到现场亲自坐镇,因为其他村的选举已经在五六天前就已经全部结束,因此全镇的干部职工全部加强到村里的各个投票点。

上午十时,选举正式开始,之前,钟书记严令尚有金、李原柱和其他的八个候选人全部到村委会集中,他们中的任何人都不允许到外面去。当各个选举点的工作人员就岗就位、那些地痞流氓双方也虎视眈眈的时候,数辆警车呼啸而至,一百多名来不及逃窜的地皮流氓、二流子被县公安局龚副局长亲自指挥下的防暴警察吓得屁滚尿流,双手抱头乖乖地被押上了警车,他们携带的木棍、砍刀、链条和钢管悉数被收缴。在防暴警察继续围追抓捕其他地痞流氓的同时,选举工作也在同步进行。

  然而,选举并没有一帆风顺地进行下去,首先是早已出院了的胡自立跑到另外一个村组去抢夺选民登记簿,致使该村的选举一度中断,由此还引起了一对亲舅舅和外甥的斗殴,跟随胡自立去谩骂别人的胡自立的妻子也被愤怒的村民纠着头发打得鼻青脸肿,尔后又是作为工作人员的贺欣明无事找事,一会说他们组的选民登记有错,一会又说到村里任职的大学生村官没有选举的资格,在村里人人称道的乡村医生李小莉也被他肆无忌惮地辱骂得痛哭流涕,最后撕碎了自己的选票而愤然离去。贺欣明甚至在镇党委钟书记亲自到场主持选举的时候也骂骂咧咧地继续着恶心地表演。每个小组的村民也像着了魔似地分成了旗鼓相当的两派,纠缠人数、论理代笔过程、这个翻出某年某月跟某某争吵的烂芝麻、那个抬出某日某时同某某在酒桌上摩擦的陈谷子。吵闹声、谩骂声、嘘嘘声、起哄声、肮脏的语音、愚昧的傻笑,整个村子完全沉浸在蛔虫拱稀屎的乌烟瘴气中。

  在镇党委钟书记和干部职工以及公安民警及时有力的教育、批评和制止下,本来只需两个小时就可以完全结束的投票工作终于在下午三点钟结束了,焦头烂耳的村民代表、选举委员会工作人员和镇政府的干部职工将所有的票箱集中到了村委会。即将开始计票的时候,尚有金又开始发难。

“钟书记、有人反映第三小组有人抢票,那个小组的票不能计算。”

“谁反映的,有什么根据?”

“胡自立反映的,第三组在投票时有人抢夺选票,如果计票对我们不公平。”

“尚有金同志,你能保证自己反映的情况属实吗?”钟书记严肃认真地说。

“我当然能保证。”尚有金毫不犹豫地拍着胸脯说。

“好,既然你保证,那么我们现在就进行落实。”钟书记立刻拍板:“通知选举委员会全体人员和第三小组的人立刻到会议室开会。”

  五分钟以后,选举委员会和第三小组所有工作人员全部到齐。公安局龚副局长也参加了会议。

“好了,我们现在开会。”钟书记亲自主持:“刚才尚有金同志反映,说你们第三小组在选举过程中有人抢夺选票,因此不同意计票。现在,选举委员会全体同志在这,请你们第三小组的同志将你们选举中发生的一切如实地进行汇报,然后由选举委员会做出决定是否计票,你们选举委员会参加第三小组选举工作的李永宝同志先说吧。”

“是的,我参加了第三小组的选举,我对我所说的一切负责。”李永宝站起来看了大家一眼说:“今天刚开始的时候有几个外地人在投票现场,一度使我们的投票工作无法进行,后来在我们工作人员和警察的驱赶下这些人离开了现场。我们进行了正常的投票,在投票只剩下十余个人的时候,胡自立到我们选举点抢走了选民花名册,当时我们曾经将上级要求胡自立五分钟内将花名册交出来的决定通知了胡自立,但胡就是不交。致使选举无法进行,最后我们征求了选举委员会的意见,在投票时间超过了近一个小时后我们对没有来参加选举的那十余个人做了弃权处理。着就是整个选举过程。”

“胡自立家不是你们第三小组的,他为什么抢夺选票?”钟书记说。

“不知道。”李永宝回答的很干脆。

“尚有金同志知道胡自立为什么抢夺选民册吗?”钟书记又问尚有金。

 “我不知道。”尚有金说。

 “第三组其他同志有不同意见吗?”钟书记说。

 “没有、没有,李永宝说的是事实。整个选举过程我们没有发现有人抢票。”大家异口同声。

 “好吧,情况应该很清楚啦,你们选举委员会决定吧!”钟书记说。

 “既然整个程序合法,那么我认为应该继续计票。”选举委员会成员李永宝说。

 “对、不但应该计票,上级还应该追究胡自立抢票的责任。”几个委员附议说。

 “我不同意计票。”一个叫吴招财的委员说。

 “请说说你的理由。”钟书记说。

 “这不需要什么理由,反正有人反映问题就不能计票。”吴招财蛮不讲理。

 “同不同意计票咱们举手表决吧?”章永泉说。

 “好的,我们表决!”选举委员会成员们喊道。

   尚有金拿起电话又开始没完没了地打了起来。

   表决结果一票反对、其他全部同意计票。但还未开始计票。门外就吵了起来。

 “今天谁敢计票,咱们就让他死。”贺欣明带着一伙人在门外大呼小叫。

 “群众反映的意见不答复我们绝不答应。”杨自德、胡自立等人也洋洋得意。

“把里面的人给老子拖出来打死算了。”那些乌合之众开始鼓噪。

“尚有金同志,你的意见呢?”钟书记看了看龚副局长,问尚有金。

“因为群众不同意,所以我也不同意。如果你们要计票,那么后果你们承担。”尚有金寸步不让,态度坚决。

“好吧,我们暂时休会,请尚有金、李原柱和其他两个副主任候选人在办公室等候,我们要跟你们进行单独谈话。”钟书记同龚副局长交换了一下意见以后微笑着对大家说。

  评论这张
 
阅读(273)| 评论(1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