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十>  

2010-05-15 10:25:49|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着李原柱哈哈大笑飘然而去,尚有金虽然表面不露声色,但心里却少有地空空荡荡地犯起了愁来,特别是李原柱那句“三年后咱们用钱再见。”就像一块有棱有角的巨石重重地砸在了自己的心上。是的,今年的竞选自己用来拉选票、招待自己的支持者和付给那些地痞流氓的开支已经远远地超出了自己的经济承受能力,向别人借的十五万元高利贷贷款每个月就要付九千余元的利息,并且半年以后必须本利全清,到时候还不上款的严重后果他比谁都清楚,兄弟姐妹已经倾囊相助,不可能再为自己提供丁点的支持。而这还不是最主要的问题,虽然村主任某月几百元的工资对于这笔债务来说真的只是杯水车薪,但他相信自己在县城附近投资三十余万的蔬菜大棚每年一定会给自己带来十余万元的收入。目前最迫切需要解决的是如何兑现自己在竞选时向那些哥们弟们许下的心愿,他非常清楚自己拍着胸脯保证的让张三、李四、王二麻子当小组长、副组长、支部书记、支委等等的承诺只是一时的骗鬼的权宜之计,党内选举自己不仅连个支委都没有选上,而村小组长、副组长、妇代小组长的选举需要经过村民户主推荐、村民代表推荐、党员票决和总支委员票决更是让他头痛不已。五个总支委员章永泉的人就占了四人,章永泉嘲笑的目光已经清清楚楚地告诉了他别想玩什么花招,这里除了公事公办地等着看他地笑话其他没有任何可能的妥协。当选没有给他带来半点的喜悦却让他颓废万分,严酷的现实不得不令他要低下自己觉得非常高贵的头颅。

       根据换届选举议程,第二天一早召开新一届总支、村委会议,研究对各支部、村组小组长、副组长和妇代小组长的换届工作,镇党委、镇政府专门派出镇人大梁震主席、黄副镇长和组织委员小许参加会议进行指导。会议一开始,尚有金就表示了自己少有的真诚。

   “梁主席、黄副镇长,章书记,在今天的会议上,我有一点想法和意见可以先说一下吗?”本来会议是由章永泉主持,但尚有金却首先来了个开场白。

      章永泉看看黄副镇长、黄副镇长看看梁震主席,其他委员也将目光投向了粱震主席。

   “可以、你说吧。”粱震主席笑了笑。

    “好吧,我想说的是,今年我们村的选举已经闹得非常不像话,老百姓也跟着我们折腾得苦不堪言,在镇内甚至县内都已经造成了非常恶劣的影响,我们不能再让老百姓跟着我们受罪了,我们也应该好好地干点工作、为老百姓真正做一点实事了。因此,我建议,党内支部书记的换届由章永泉书记和总支委员具体负责,即使你们采取任命的方法产生支部书记和委员我们也没有意见,而村组小组长、副组长和妇代小组长属于行政工作,由我们村委会直接任命更有利于今后的工作,大家看怎么样。”尚有金就是尚有金,明知不可为却偏想为之,主体倒豆子他能一口气说完了自己的想法。

       章永泉笑了笑,端起茶杯悠然自得地品起茶来。

     “我完全同意尚有金同志的建议。”新当选的副主任立刻接上了话:“是的,我们的村委会选举已经在周围的村组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也给上级增添了不少的麻烦,既然尚有金同志是主任,我觉得让他来任命组长、副组长和妇代小组长最合适,这样既能维护主任的威信,也利于工作的开展,反正我们也不干涉总支的工作,总支也不用为村委会操心,更可以减少对群众的折腾,这个建议我完全支持。”

    “我也支持这个建议。”新当选的村委、副主任的表亲妹妹李雁莉也随声附和。

       其他人都默不作声。

    “章永泉同志,你的意见呢?”梁震主席问。

    “我的意见吗?”章永泉不慌不忙地说:“既然是换届选举,既然我们是依法进行换届选举,我们就应该严格地按照程序进行,就党内来说,我们没有别的途径、也不可能有别的途径可走。因此,我的意见是,明天休息一天,后天就支部、小组换届推荐选举两个工作同时进行,问题大的组我们两委委员一齐去,问题不大的组我们可以分成两组或者三组同时进行,现在全镇只剩下我们这里没有结束了,人家别的村委会抗旱基础设施建设都快完工了春耕生产也已经展开,可我们连项目都没有争取到一个,我们不能再拖了。不然,父老乡亲的唾沫都会把我们淹死的。”

     “是的、是的,既然已经造成这样的局面,最好的办法还是进行推荐选举,并且越快越好,大家都经不起折腾了。”其他总支委员开始附和。

     “我不同意、我仍然坚持要进行任命。”尚有金说。

     “我说两句。”李原柱说:“昨天我说过,我这个人赢得起更输得起,虽然在村主任竞选中我输了,但我输得心服口服,我也一定会支持和总支和村委的工作。关于任命还是推荐选举的问题,我觉得在这里绝对没有讨论的必要,我们姑且不说任命合不合法,但我绝对保证只要今天任命、明天就会有许多许多的群众到镇党委、镇政府和县委、县政府甚至是市委、市政府上访、闹事,并且我还敢保证,这些上访、闹事的人没有一个是我李原柱和章永泉的支持者,你们相信吗?俗话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既然是我们将村里搞成这样的局面,既然是我们造成了恶劣的影响,我们就有责任挽回被动的局面,就应该给党员和群众一个明白的交代,当然、我更相信,亲不亲、故乡人,我相信、只要我们秉公办事、坦坦荡荡,我们就一定能挽回影响、变被动为主动,大家说是不是?”李原柱口若悬河、滴水不漏。

     “对、对对,这个也有道理。”众人七嘴八舌。

     “好啦,大家都发表了自己的意见,我谈一点意见吧?”粱震主席止住了大家的喧闹,说:“在我说自己看法之前,还是让我们的组织委员小许来给大家说说有关的规定吧。”

      “好的、其实所有的规定和程序在村两委换届开始阶段就以文件的形式发到了各个村支部和村委会,可能这段时间大家太忙而没空看吧。”小许岁数不大,但说话从来都是和风细雨地不得罪任何人。她说:“今年上级规定,两委产生以后,村支部支委、书记、小组长、副组长和妇代小组长的产生应该由两委组织村民或者村民代表、党员进行民主推荐,然后由村民代表、党员进行票决、最后再由总支委员进行票决,根据我们镇的实际情况,其他村的小组长、副组长和妇代小组长的产生是由村民户主进行推荐、支委、支部书记由全体党员民主推荐,然后直接由总支委员进行票决,全县到现在倒是没有直接任命的。当然、如果我们这里要直接任命,我就没有什么发言权了。还是听大家和领导的指示的吧。”

      “我觉得政府的规定也要讲求实效,也要根据实际情况来落实,我们这里就应该采取直接任命。”尚有金没等小许说完,就开始大呼小叫。

       “对、对对、只能采取直接任命。”副主任和合李雁莉也开始喊叫。

       “好了,刚才组织委员小许已经再次传达了上级的文件精神,这个问题就不再争论了。”粱震主席打断了大家的话,说:“之所以我在谈我的意见之前让小许再作说明,是因为我们很体谅大家,毕竟农村干部对文件精神的把握有一定的难度,但我不明白的是,为什么文件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规定,为什么在我们村就有那么大的阻力呢,我们的部分同志为什么就喜欢我行我素呢?联系前段时间两委选举出现的问题,难道还不值得我们进行反思吗?我很欣赏大家的坦诚,特别是李原柱同志所说的‘解铃还须系铃人’的观点,我们挽回不良影响必须依靠上级的指示和规定,离开了上级的指示和规定,任何人我行我素的结果只能是让我们村越来越混乱、矛盾越来越突出、你们的工作越来越被动。因此,我建议,大家现在要研究的问题是如何指导好下面的换届工作而不不是其他。”

     “现在群众已经分成了对立的两派,搞推荐难度太大。”尚有金说。

     “嗨嗨嗨!尚有金同志如果担心群众的对立,在这里我保证我的支持者绝对不会给后面的选举中增添半点的麻烦。”李原柱说。

     “总支委员票决可能会违背群众的意愿,造成新的矛盾。”副主任说。

      “在这里我可以代表新的总支委员表态,户主和党员推荐到谁我们绝对支持谁,票决绝对能通过。”章永泉说。

      “我还是坚持要直接任命,如果大家要进行推荐和票决,那么除了什么问题我一概不管。”尚有金说。

     “尚有金同志,你可以保留你个人的意见,但上级的指示和规定是不允许讨价还价的。”黄副镇长现在才发言,说:“请你注意,刚才小许同志说得非常清楚,现在是你们两委指导下面的人进行工作,我们只是进行程序监督。对后面的工作你们必须明确地表态,除了问题你们要全部负责。我认为、既然你没有推翻上级规定的理由,既然你不能保证你的直接任命不会不引起群众的反对,我们就应该不折不扣地执行上级的指示,我们也只有不折不扣地执行上级的指示,我们才能给群众一个明明白白的交代,才能真正解决我们工作中出现的问题,才能得到上级的理解和支持,你说对吗?”

     “好吧!就听你们的吧,大家说怎么推荐吧?反正我丑话说在前面,我们尽量做好群众的工作,但到时候出现了我们控制不了的问题和矛盾,我可负不起这个责任。”话说到这个份上,尚有金心里虽然暗暗叫苦,但他自己也知道,他已经没有了再坚持的理由。

      “我建议我们的组长、副组长和妇代小组长的推荐以户数为单位,严格规定推荐的时间和地点,采取简单多数当选的办法,任何人不允许代票,有多少户就算多少户,有几票就算几票,时间一到就结束推荐。大家看怎么样?”见大家都不说话,尚有金迫不及待地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同意、同意。党内推荐投票也如此进行。”意见百分之百地统一。

      “梁主席,你们上级同意吗?到时候别又说我们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尚有金问粱震主席。

       “我们不反对当然也不会那样说。”粱震主席很干脆地回答。

 

 

 

 

 

 

  评论这张
 
阅读(207)|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