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十一>  

2010-05-19 09:19:29|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村里党内新批准成立的支部换届推荐投票除了胡自立所在那个支部没有按时进行,其他八个支部的进展出奇地顺利,不管前段时间有意见没有意见的党员全部参加了推荐投票,党员到会率达到百分之百,章永泉带领总支委员两天就完成了任务,未能按时完成的胡自立所在支部本来只有五个党员,按规定只要选出一名书记就行了,但五名党员其中一名到县医院生孩子,给总支书记章永泉请了假,另一名党员因为孩子在学校里遇到了麻烦也给章永泉请了假,两人都表示在推荐支部书记的时候弃权。但总支组织三名到会党员进行推荐的时候,胡自立却说没有到会的两名党员已经委托他进行投票,由于另外两名党员不同意代票,有血亲关系的三人选举陷入了僵局。章永泉请示了镇党委以后该支部书记作缺额处理。推荐时间待条件成熟再定。

       再过两天就是立夏节令,周边的村组早就把精力投入到了春耕生产中去了,村小组换届推荐投票李原柱严格地遵守了自己的诺言,支持他的那一派不仅没有给推荐投票带来任何的麻烦,甚至毫无怨言地一概放弃了自己的权利,不约而同地田间地头忙乎自己的烤烟苗床和包谷地去了,任凭两委做多少工作都是一句话:“不玩了,选到谁我们都支持,现在我们误了庄稼,庄稼以后要误我们的肚子。”请示黄副镇长得到了“按计划和规定进行”明确答复的尚有金暗暗高兴,“简单多数票当选”的上方法宝似乎让尚有金找到了解决一切棘手问题的希望,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过去那些自己坚定的支持者会毫不留情地给他一个大大的难看,失去了竞争对手的尚有金的支持者们不仅用嘴开始了窝里的争斗,而且还用刀棍进行了搏杀。

     “尚主任,你他妈的说话不是放屁吧?”村头的大场上,第一小组推荐投票还未开始,一向沉着老练的杨自德就开始向尚有金发难。

    “老杨,有什么意见您可以直接提,怎么可以骂人呢?”尚有金和颜悦色甚至讨好地对杨自德说。

     “我这是骂人吗?我想,你的记性再差也不会忘记了前几天才说的话吧!”杨自德咄咄逼人。

     “这个我也没有办法,因为上级不同意直接任命,我已经尽力了,你应该对我了解吧,我能帮你会不帮吗?”尚有金低三下四地跟尚有金小声小气地说。

     “尚有金、你少杵杵拱拱的,你也别拿上级作推辞,村小组的换届不是你们村委会组织进行的吗?”杨自德的堂弟杨玉德跑到尚有金跟前怒气冲冲地说。

     “兄弟、我跟尚主任说话,你他妈的打什么岔,怎么连老小都不分了?”杨自德骂骂咧咧地说。

     “别拿什么老小来吓唬人,谁不知道你杨自得心里那点小九九,你以为其他人都是傻子吗?我不想跟你讲什么,我只想问问尚主任,你答应的事还记得吗?”杨玉德盛气凌人。

     “我答应你什么啦,上级要求户主推荐,我有什么办法?你们推荐谁我们就支持谁,我们绝对尊重大家的选择。”尚有金一副公事公办的嘴脸,端着个架子说。

    “放屁、你狗日的骗谁,告诉你,本来这个狗屁小组长老子一点也不稀罕,但人说话总不能真的就像放屁吧?是不是我的尚大主任。”杨玉德的话充满了挑衅。

     “算了、尚主任,我们也不为难你,你直接任命,任到谁我们都没有意见。”杨自德挤眉弄眼地对尚有金说。

    “可以、可以,尚大主任、你就任命吧,咱们谁的命不是命嘛!”杨玉德毫不相让。

     “这个、这个,这个不是我一人说了算的,我不能任命,因为这是上级的规定,大家有什么想法可以向上级反映,你们只找我有什么用嘛。”尚有金嘴里说着,眼睛却想把注意力转移到黄副镇长那里。

     “反映个鸡巴,你个狗日的,河都没过你就拆桥,既然你不仁老子也不义。老子今天就是拼命也要当这个组长,你狗日的看着办吧!”杨玉德怒气冲冲地开始大喊大叫。

      “放屁、小组长又不是你们家的家长,你想当就当啊,你想怎么样?”杨自德毫不示弱。

      “好了、好了,大家都别吵了。我们开始推荐选举吧?”尚有金想尽量控制住局面。

      “推荐选举个鸡巴,弟兄们,操家伙,准备动手。”不是第一小组的贺欣明和儿子贺啸明不知什么时候从杨玉得那伙人中凶神恶煞地跳了出来,手里拿着一根木棍。

      “贺欣明,你想干什么,你怎么跑到那边去了,快过来。”看到贺欣明站在杨玉得的人群里,杨自德心里大吃了一惊,但表面却故作镇静。

      “你杨自德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为了当个破小组长竟然把尚主任给我的烟酒都独吞了,你以为老子不知道,老子今天就是要拿你来冲冲晦气。”贺欣明边骂边讲唾沫吐到杨自德的脸上。

    “放你妈的胡屁,贺欣明你这个疯狗,有本事你过来,看老子怎么收拾你?”杨自德嘴里骂着,但人却往兄弟中间跑。

       “不要动手、不要动手,今天你们谁先动手谁负责一切后果。”尚有金虽然声色俱厉但毫无办法。

     “老子负责、弟兄们,给我上。打死这个杂种老子给大家开工钱。”贺欣明不顾一切地冲了上去。

     “黄副镇长、黄副镇长,第一组发生群众械斗,你们赶快来啊!”尚有金看到局面完全失控,赶紧忙不迭迭地拨打黄副镇长的电话。

     “我们正在召开会议,你们妥善地处理一下,我们随后就来。”黄副镇长没有再多说什么就挂断了电话。

       看着贺欣明父子穷凶极恶地冲到杨自德一伙面前并且轻而易举地又穿过杨自德兄弟们组成的人墙,紧张万分的尚有金心里稍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但他的长气还没有出完,他最没有想到、也最不愿意看到的一幕发生了,杨自德兄弟和杨玉德兄弟的木棒、铁棍、链条满天飞舞,两家几个剽悍的女人也参加了战斗,参加选举的其他人吓得脸色煞白、个个抱头鼠窜,倒在地上的人哭爹叫娘,痛苦不堪。所有的总支委员、村委会委员皆不约而同地退到了一旁,污浊的血从杨自德等人的头上、身上汩汩直流,李原柱很开心地欣赏着杨自德和他的兄弟们以及杨玉德的兄弟们一个个满脸是血地倒了下去,但令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兄弟李小柱和三个狐朋狗友也加入了杨家兄弟之间械斗,而李小柱和他那些狐朋狗友的加入完全改变了械斗的局面,杨家的棍棒雨点般地砸在李小柱和他那些狐朋狗友的头上、身上。看着自己的兄弟李小柱倒在血泊之中,李原柱不顾一切地冲过去进行制止,而人还没有冲到李小柱面前,大腿上一阵钻心地疼痛使他两眼一花就倒了下去,透过额头上流下的鲜血,昏迷前他看到了杨自德两个兄弟挥舞的大棒、匕首和狰狞的面孔。

 

  评论这张
 
阅读(252)| 评论(1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