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十二>  

2010-05-23 08:56:21|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黄副镇长前面呼啸而来的警车和大批警察收缴了场上所有械斗的棍棒、钢管和链条,跟李小柱来的两个痞子被押上了警车,刚才还不可一世、穷凶极恶的贺欣明和儿子已经跑得不见了任何踪影,章永泉大呼小叫地招呼着两委委员将奄奄一息的李小柱和人事不省的李原柱拉上了路边停着的一辆微型车,驾驶员加大油门向县城飞驶而去。

     “黄副镇长、这怎么办,这怎么办?我就说会出事、要出事的嘛、这下子怎么办嘛!”目瞪口呆的尚有金跑到黄副镇长面前,惊魂未定地说。

     “尚主任,那天会议上我已经说得非常清楚,村小组和支部的换届是你们两委组织进行,我们不再表什么态,现在怎么办要你们两委做出决定,你现在需要的是和其他两委委员商量和交换意见,做出你们的决定。”已经了解了大概情况的黄副镇长镇静地说。

       村两委即刻在现场召开了碰头会,章永泉首先提出推荐投票暂时停止,其他人也没有反对意见,但尚有金刚要宣布决定。那些腰里藏着木棍、钢管甚至是刀具的人立刻将两委委员团团围住,满脸污血的杨自德、杨玉德各自带着一班人马,穷凶极恶又滑稽可笑地都叫喊着:“今天谁走打死谁,推荐投票必须继续进行。”

       尚有金再次请示黄副镇长仍然得到同样的回答,看着漠然和冷酷的黄副镇长的表情,尚有金一股怒气冲天而起,强压住到了嘴边的脏话,最后一点自尊让尚有金再次跟两委委员进行了商量,最后决定推荐投票继续进行。

       毒辣辣的太阳下面,流血的和没有流血的都瞪着大大的好像要喷出鬼火的眼睛,受伤的和没有受伤的都煞有其事地领票、划票、投票,支持李原柱的人也陆陆续续地来到了会场的周围,冷漠地看着这些投票的人。中午一点,推荐投票的结果终于统计出来了,杨自德的二兄弟领先杨玉德一票获得最高票数。黄副镇长一言不发钻进车子绝尘而去,剑拔弩张的杨氏两派人马也渐渐散去,杨玉德走的时候没有忘记在尚有金的脸上留下一口脓痰。两委委员对他们之间发生的一切漠然和熟视无睹。

       除了没有再次发生械斗,下午和第二天、第三天的推进投票仍然重复着第一组的许多情节,李原柱的支持者仍然没有一个人参与推进投票,尚有金的脸上数次承受了村民的或浓或淡、或多或少的唾液。趾高气扬的贺欣明用从尚有金那里要来的钱买了小组超过半数的推荐票,却因为认为胜券在握、高枕无忧而拉着自己的一帮乌合之众在自己的家里胡吃海塞,竟然在规定投票的时间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都没有去投票而被另外一个跟他嘴合心不合的村民以简单多数将他淘汰出局,在老婆对那些到家里来要推荐票钱的人和自己破口大骂的吼声里一个人闷头喝酒、甩天掼地,当然更少不了对尚有金的侮辱、谩骂,短短的三天如坐针毡的尚有金好像过了漫长的三年。终于、村小组组长、副组长和妇代小组长的推荐投票也结束了。总支委员票决工作因为李原柱还在医院里昏迷不省、一个委员因为自己的弟弟参加械斗被刑拘整天忙着请律师、找关系基本不在家里,还有一个委员正在带着一些人到镇里、县里上访胡自立等人抢夺选票等问题因而根本无法进行。因为今年的换届选举匪夷所思地进行了四十多天,因为春耕生产和烤烟移栽工作已经全面开始,镇党委、镇政府指示新当选的两委及时组织新当选的支部书记、委员、村小组长等人首先开展起工作,条件成熟时再进行总支票决。

       派出所的干警出出进进在村里忙碌了十余天以后,李小柱的三个朋友、伤愈刚刚走出医院的杨自德、杨玉德、杨自德新当选小组长的二弟和贺欣明就被一辆戒备森严的警车和荷枪实弹的警察拉去刑拘转而批捕,李小柱因为伤势太重正在医院接受治疗取保候审,其作为保人的姐姐每天要向公安机关汇报两次情况。贺欣明的儿子驾驶着无牌无证的车子偷运木料心不在焉地将车子翻下了二十余米的沟里摔断了五根肋骨转到省城医院进行治疗,身怀六甲的儿媳妇跑着去看摔在沟里的丈夫不慎动了胎气不仅造成了孩子流产,医生还说不排除以后不孕的可能,贺欣明的老婆整天到尚有金家门前骂个不停,镇纪委也开始布置对那些无故不参加党内选举的党员进行处理,尚有金的那些亲戚朋友包括胡自立是党员的都写出了书面检查,等待组织的处理,看到警车就胆颤心惊、整日眼皮跳个不停的尚有金恼羞成怒和孤注一掷地跑到县检察院举报章永泉对镇党委、镇政府领导行贿的问题。正在得意洋洋的章永泉莫名其妙第被检察院传去询问了两天三夜,放出来时一言不发拿起刀子就要去找尚有金拼命,最后在妻子、孩子的苦苦哀求之下才压住了心头的冲天怒火,但尖锐的对立即刻变成了强烈的不共戴天的仇恨,双方都恨不得吧对方生吞活剥。

       别的村组已经热火朝天地开挖沟渠、运水抗旱栽种包谷和烤烟,而村里新当选的小组长、副组长因为总支没有票决,谁也不愿意到村委会惹麻烦,整个村里的工作已经陷入了实际意义上的瘫痪。在镇党委勒令尚有金到镇政府写出书面检查的那几天,一阵多年不遇的大旋风将尚有金在县城投资三十万元的蔬菜大棚吹得支离破碎、东倒西歪。负责管理大棚的弟弟将地里的蔬菜收集起来出售以后,拿着全部的现金跟着县里组织的外出务工队伍不辞而别到沿海城市打工去了,为其务工人员当天就作鸟兽散,无人管理的大棚被那些拾荒捡破烂的人们几天就收拾的干干净净,放高利贷的债主开走了尚有金那辆曾经在村里引以为荣的轿车,临走的时候告诉尚有金的妻子如果一个月内还不清款就拿他们的孩子是问,担惊受怕的妻子拿着家里仅有的五千块钱带着孩子回了几百公里外的娘家并且关闭了手机断绝了跟尚有金的一切联系,写完检查的尚有金虽然心急如焚,但镇党委、镇政府在两栽一种期间只要脱岗三天就通报批评并且停职检查的规定让他不敢贸然行事去处理自己的私事,多年叼在嘴上的二十多元一包的软珍云烟不知不觉地被五元一包的硬壳红河所替代。在县城多年没有回来过的胡自立的老婆哭哭啼啼地给正在表弟家喝得醉醺醺的胡自立带回了一个晴天霹雳般的消息,他家倾其所有在县城附近建盖的养鸡场也被那场突如其来的大风刮得七零八落,五千多只半斤左右的小鸡全部被压死在废墟之下,经济损失达十万余元,胡自立如丧考妣忙不迭迭地赶回鸡场去处理鸡的后事,黄副镇长被派到市里组织的年轻干部到沿海经济发达地区进行为期两个月的学习,其他工作人员每天到了村里最主要的工作就是监督总支书记、村主任和副主任的到岗到位情况。镇党委钟书记也因为在村里一些群众到县委组织部反映的为什么不以群众代表推荐的为准的、县委组织部副部长批示了“请镇政府、镇党委主要领导阅处。”的材料上批了“已经阅处,并且是在群众上访之前”的字样而正被县委组织部勒令写着书面检查和深刻的反省,根本没有时间和精力去过问村里的情况,镇党委、镇政府的大小领导们因为没有上级明确的指示谁也不想和不敢去蹚村里那变幻莫测的浑水,老百姓遇到苦难和问题时支持过他们的人不愿意来、因为怕得罪另外一方,没有支持过他们的人不敢来,因为大家都知道,没有支持过他们来了也白来,只要人家不给自己穿小鞋就阿弥陀佛了。因此村委会每天只有章永泉、尚有金和副主任三人大眼瞪小眼地无聊、无奈和毫不妥协地对视着。当然、伴着百年不遇的大旱而来的各种水利基础设施建设机遇、各种项目资金的落实都无人过问,更别说那些在三位村干部脑子里从来没有考虑过的危害村里道路交通、房屋安全、沟渠坝塘和公共设施的烦人之事了。

       立夏节令已经过去了十余天,太阳每天依然毒辣辣地 炙烤着大地,往年已经热火朝天的春耕生产今年因为没有必须的水而无法进行,部分村民冒着烈日栽下的烤烟幼苗在毒日的烘烤下一两天就枯竭而死,村边的那条流淌了几千年的小河早已干涸,村民每天起早贪黑地到那满目疮痍的河床上去吸取生活必须的污水。大地已经失去了最后一丝叹息的水分,山上的雀鸟已经飞去了他乡,许多树木的颜色也由绿变灰、由灰变黄最终枯死。爱心人士和上级曾经组织人员和车辆数次给村里送水,村民因为排队领水打得头破血流,继而对送水人员和工作人员恶言相向和恣意谩骂,最后上级只能保障学校的用水。章永泉、尚有金等人喝着从学校里抬来的甘甜的矿泉水,百年不遇的大旱情似乎与他们毫无关系。

  评论这张
 
阅读(248)| 评论(1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