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眸视“老山之眸”  

2010-06-13 09:33:17|  分类: 大泥布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山之眸是云南省文山州麻栗坡县一个普通的个体劳动者,他没有当过兵,也没有上过战场,但他却被中央电视台和香港卫视等许多新闻媒体三番五次地进行专题报道,报道的主要内容全是他跟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聚焦了全世界许多目光的中越边境的老山和曾经在老山战斗过的五湖四海的老兵们的生死情缘。

         跟老山之眸只有过真正意义上的一面之交,那是二零零零年清明的早晨,我们组织了一群战友到麻栗坡烈士陵园给牺牲了的战友扫墓,当我们排着队抬着花圈、心情低沉地走进烈士陵园的时候,我们的队伍里出现了一位手持相机和摄影机的瘦小的身影,他一言不发、奔前跑后地在我们的周围拍照、摄影,因为事前没有跟我们沟通,我们的几位战友差点把他轰了出去。看到战友们的不快,他跑到我面前解释说他姓朱、是麻栗坡县城里一位个体摄影师,虽然没有参加过老山作战,但对参战老兵和烈士有非常真挚的感情,之所以清明节会到烈士陵园来拍照和摄像,是因为他跟全国各地的老兵都有联系,要将战友扫墓的活动情况适时向老兵们通报。

        本来很想在扫墓活动结束以后再找他了解一下他掌握的全国各地的老兵情况,但一来因为在扫墓时巨大的悲痛压得人非常地痛苦,二来我们扫墓活动刚刚结束当地驻军就组织来扫墓,我们这些老兵被执勤的小兵毫不客气地赶到一边凉快,三来看看他手中的照相机、摄像机就让人不由自主地想起一些风景名胜区里拉客的人,加上跟麻栗坡民政局的同志联系好下午要到我们曾经战斗过的老山、八里河东山去参观游览,所以就匆匆地离开了烈士陵园,之后就再也没有什么联系。

        后来、自己在电脑上建立了自己的邮箱和博客、从许多老兵的博客里开始关注了老山之眸,再后来、访问了老山之眸的博客,根据博客里留下的电话号码进行了联系,才发觉,他就是老山之眸、老山之眸就是那位跟我们有一面之交的人。遗憾的是、他已经记不住我们这些仅一面之交的人。

        眼中老山之眸的博客,更多的是各地退伍老兵到老山、八里河东山和者阴山等地故地重游的活动情况,更多的是他义务为老兵们拍摄的图片和影像,更多的是他对烈士家属的关心和关注。他一腔热血、满怀深情、像虔诚的信徒一样默默无闻数十年如一日地守护着长眠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的英灵,关注着全国各地老兵们的命运,讴歌着祖国西南边疆的发展变化。他几乎都没有介绍自己的思想、发表自己的观点,交流自己的信念,更没有理直气壮、得意洋洋地标榜和炫耀自己,他只是默默无闻和无怨无悔地做着他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一切。他给人们的印象好像是有坚如磐石的信念、有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热情,也许有些人在感谢、尊敬他的同时甚至还简单、天真地羡慕他那别人没有的“得天独厚”的条件和灿烂光环下的名气。

        但是,在我的眼里,从他的博客里,我感到他累了、并且非常地累,甚至累得一度无奈地关闭了自己的博客。因为至今,他仍然只是麻栗坡县摄影协会的会员、麻栗坡县文学艺术联合会委员,他担任过的最大的“官”只是一个社区居委会主任、只是个县工商局个体私营协会的理事和县工商联执委,至今他仍然只是摄影服务业里的一个个体户,他关注、关心老兵的动态、为全国各地南来北往的老兵们提供帮助和方便的时候、他拿出钱来帮助那些贫困的烈士家属和老兵的时候、他放下自己的工作花大量的精力和金钱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去拍照、摄影的时候,我们可别忘了他既没有工资、没有奖金、没有灰色、黑色、白色和其他颜色的收入,也没有人给他送钱、送礼、送红包,更不可能得到什么风流人物奖和突出贡献奖,他仍然只是一位真正的、普普通通的百姓,他有家庭、有妻子、有孩子,他也在食必不可少的人间烟火。

        作为一名参加过那场战争的老兵、作为有数十位战友长眠在麻栗坡烈士陵园里的幸存下来了的老兵,我真的应该为有老山之眸这样的人民而感到荣幸、感到欣慰、感到光荣和自豪。

        但我真的荣幸、欣慰、光荣和自豪不起来,我感到了的只是沉重、只是悲哀和困惑。

        记得过去在中央电视台崔永元主持的《实话实说》栏目里有一次这样的情节,香港的一位富豪用黄金打造了一个厕所,在富豪大谈特谈“金钱如粪土”的时候,我们的一位老师理直气壮地、直来直去并且略带善意挑衅地问:“既然你视金钱如粪土,那么你知道我们现在有多少孩子交不起学费、有多少孩子上不起学吗,你就没有打算捐出一点钱来改善一下我们的教育吗?”没想到的是、这位富豪毫不犹豫地说:“我非常清楚地知道这种情况,但我绝对不捐钱,因为虽然我有很多的钱,但我已经交了我应该缴纳的税,我已经尽了我应该尽的义务,剩下的钱那是我自己的。而最关键的是我始终坚定地认为,如果我们将我们政府自己应该尽的义务老是随意地转嫁给个人和社会,那么这样的政府永远是没有希望的政府。”他的这番话弄得当时在场的那些人个个面红耳赤,虽然已经过了很长时间,但至今回想起来仍然让人如雷贯耳、心惊肉跳和汗流浃背。

        我之所以感到的只是沉重、只是悲哀和困惑,是因为我们绝对不应该让老山之眸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承担了本不应该属于他承担的比大山还要沉重的义务,是因为不应该让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他在烈士陵园里祭祀英灵时的疲惫、无奈、无助和艰辛,是因为由于他的奉献、他的牺牲精神甚至让我看到了长眠于地下的战友们的苦涩、尴尬和愤怒。

        我之所以感到的只是沉重、只是悲哀和困惑,是因为一方面我们的电影、电视老是永恒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而另一方面却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后期这场前赴后继、惊心动魄、波澜壮阔和理直气壮的卫国战争谈之变色、讳莫高深,我们不少的人还像防敌人、防瘟疫一样地防那些曾经为祖国浴血奋战、前赴后继的曾经的最可爱的人?

        是因为现在还有许多的真正的英雄还在会场外像流浪汉、像叫花子一样麻木、漠然地看着那些所谓的风流人物疯狂地、争先恐后地和无休无止地粉墨登场。

        是的、我们的社会、我们的国家、我们的军队和我们每一位有良知的中国人,是该让老山之眸好好地休息一下了。

        老山之眸对牺牲在老山的矛征华烈士进行祭拜时说:“有我在,你和长眠在这里的战友永远不会寂寞的!”

        问题是、要是没有他在呢?

 

                                                                                                          

  评论这张
 
阅读(852)| 评论(4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