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纪实小说:村官选举<十三>  

2010-06-09 08:22:37|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骤然而至、已经久违了十个月的、本来是滋润大地的、让其他地方的人们欣喜若狂和欢欣鼓舞的一场喜雨在山里变成了恐怖的灾难,听到雷声从家里跑出了的村民还来不及从惊喜中回过神来,并不算太大的雨水裹挟着泥沙、碎石蜂拥而至,所到之处淹没了沟渠、撕毁了道路、冲倒了电杆和扯断了电线,村里到处乱堆乱放的粪便、柴草、沙子和石块让涌进村里的洪水像暴怒的蛮牛横冲直闯,冲进了李家、闯进了张家又回到了赵家就是死活不离开村子。村委会那座破旧的房子首先轰然倒地,原先挂在大门口的牌子躺在污泥浊水之中挂满了粪草和杂物,因为主人住院没有管理的李原柱的砖厂变成了一片汪洋,地势低矮的贺欣明家做饭的锅里竟然涌进了半锅人畜粪便,没有老公和儿子在家、逍遥自在地跟胡自立苟合偷欢的贺欣明的老婆忙于逃命也被轰然倒下的歪歪斜斜的破大门砸了个半身不遂,曾经精神抖擞、趾高气扬盛气凌人地为丁点陈芝麻、烂谷子的小事、为选尚有金还是李原柱相互对骂、相互攻击和大打出手的男人、女人们被洪水逼得跌跌状撞撞、散魂落魄地跑向村头那孤零零的小山包上,他们的眼睛里已经没有了半点的自信和狂妄,有的只是落魄、只是沮丧和无助。

        大雨过后山洪退去,村民们没精打采地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各村、各组的水井已经被山洪夷为平地,守着粮食没有水做饭的村民忍饥挨饿地分别到尚有金和章永泉家里希望他们想办法解决村民眼下的实际困难。已经用从学校里抬来的矿泉水做了饭菜吃饱喝足的尚有金和章永泉看到村民都异口同声地说不知是那个没有教养、没有人性、没有爹娘的、从石头里蹦出来的乌龟王八蛋把山水引到了他们的家族墓地里,冲毁了祖先的墓地,让长眠于地下的祖宗棺木东倒西歪、尸骨七零八落,正准备组织人员去收拾尸骨、重整墓地,根本没有时间去管村民的事,要村民们自己想办法解决自己的困难。一些人垂头丧气地返回家里长哀断叹,另外一些人在尚有金和章永泉家里吃饱喝足以后精神抖擞地帮着两家去收拾尸骨、整理墓地,至于家里的老人和小孩他们根本没有心思去考虑和料理,而一贯热情好客、彬彬有礼的尚有金和章永泉两家的父母却不约而同、忍着饥饿匪夷所思地用漠然并且带有嘲讽的眼光冷冷地透视着尚有金、章永泉和在家里忙出忙进的人们。

       正当尚有金、章永泉带着一群人收拾祖宗尸骨、整理墓地和村民焦躁万分却又束手无策的时候,新到任的李镇长和镇党刘委书记带着镇政府干部职工、民办应急分队和周边的群众用肩膀扛、用人挑和用马驮翻山越岭给村里送来了村民急需的矿泉水和方便食品。因为没有了他们支持的尚有金和章永泉在场,因为没有了贺欣明、胡自立等人的号召,因为每个人都饿得精疲力竭,村民们自觉地排好对,一言不发地从镇政府工作人员、民兵应急分队人员和周边村民的手中接过矿泉水和方便食品,他们真的已经很饿和很累,但当他们听到李镇长宣布上级党委、政府和纪检监察部门因为黄副镇长对村里的选举指导不力被问责处理并且调离镇政府工作、钟书记继续停职检查、大学生村官小顾借调镇政府办公室使用的决定时,他们没有得意洋洋、没有欢欣鼓舞,特别是当他们看着周边来支援帮助自己的村民虽然满头满身的泥水、但衣着整齐、精神饱满,再看看自己褴褛不堪的衣服和萎靡不振的村民,他们伴着泪水吞食的东西再也没法下咽。

       李镇长带着民办应急分队用锄头和铁镐挖开了阻挡洪水的第一道人工垒起的土坎,村民中年龄最大的马大爷从已经被洪水冲毁的家里拿来锄头颤颤巍巍地在第二道土坎上挖下了第一锄,上幼儿园的杜小军搬开了拦在路上的一块石头,杜家的媳妇拿走了被洪水冲到杨家门口的木柴,刘家丈夫撬开了堵塞王家涵洞的水泥,村民们一声不响地扛着锄头、带着铁镐走向了田间地头,走向了已经面目全非的公路。

        在李镇长和几个总支委员和村委带着村民整修道路、沟渠抗灾自救 的同时,县公安局将戴着脚镣、手铐的李小柱、杨自得和贺欣明一干人犯押到村里进行了现场指认,检察院的工作组也在村里进进出出,为起诉那些被抓的人做着最后的补充侦查,杨自得、杨玉德的家人们甚至在检察院、县纪委和监察局的人到村里进行调查和调研时准备组织一班人马到村头路口下跪为杨自得、杨玉德鸣冤叫屈,将一切责任推给李小柱等人,后来还是在家族里几位老者的严厉呵斥下才匆匆作罢。

        因为有人打市长热线反映尚有金的弟弟突击卖小坝塘谋取十万余元的暴利,县纪委、监察局也派人到村里进行调查了解。李原柱忙着清理自己砖厂的废墟,尚有金整理完自己祖宗的墓地以后就马不停蹄地跑到县城去清理自己的蔬菜大棚,好说歹说各个银行都就是不再意愿为他们提供贷款,恼羞成怒的他们当然没有忘记挖空心思、竭尽全力请律师、找熟人搜集、网罗对方他们认为违法犯罪的事实,准备在恰当的时候再给对方致命一击。虽然章永泉每天都到倒塌了的村委会转转,但对谁都不理不睬、一言不发,倒是他们三人年迈的父母天天扛个锄头跟着村民干些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情,只不过在干活的时候,他们的头低得很低很低。

        上级组织部门对那些无辜不参加会议和在选举中违法乱纪的十三名党员作出了最后的处理,贺欣民被开除党籍,胡自立因为抢夺他人选票和参与闹事被开除党籍留党察看一年,其他的从党内警告、到留党察看一年不等,章永泉和尚有金都因为在抗旱和防汛工作中组织不力被停职到镇政府进行反省检查和学习,村里的工作由新当选的总支委员李永智和副主任以及新来的大学生村官共同主持,当二人被镇纪委和县监察局的人带走的时候,支持或者反对他们的人都用冷漠的眼神漠然地看着他们,尚有金的母亲手里端着一簸箕刚刚开始吐丝就被山洪浸泡致死的非蚕非蛹更非丝的东西准备出去倒了,走过家门口的尚有金看了看母亲已经霜白的头发,喉咙里咕咕噜地响了一下,到了嘴边的“妈妈”两字最终还是没有喊出口。

        尚有金的母亲怔怔地目送着他们走过自家的老屋走出村口走上刚刚修复好的小桥,一行浊泪从她那饱经风霜的脸上无声地流了下来,在亮晃晃的太阳照射下,她手中簸箕里那些已经粘上了她的眼泪的、非蚕非蛹更非丝的东西死白死白的,令看到的人都感到非常地不舒服。

                                                                                                                       <全文完>

                                                                                                                                              

  评论这张
 
阅读(271)|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