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死党“先进”  

2010-08-17 17:03:00|  分类: 淡文挚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是日,见网易网络中心有关“死党“之话题,曰:在这世上,有一种被称之为友谊之东西,它没亲情之重,也没爱情之甜,可吾等却断不能缺少。而查百度答案,则曰:“死党”者、一为朋党效死尽力,《汉书·翟方进传》曰:“案后将军朱博、钜鹿太守孙闳、故光禄大夫陈咸与立交通厚善,相与为腹心,有背公死党之信,欲相攀援,死而后已。” 颜师古注:“死党,尽死力於朋党也。”二为某人或集团出死力的党羽。含贬义。 宋陆游 《南唐书·陈觉传》:“逾年,〔 陈觉 〕复起任事,始与徵古为死党,相倡和如出一口。”《宋史·奸臣传三·秦桧》:“ 浚 ( 张浚 )在 永州 , 桧 ( 秦桧 )又使其死党张炳知潭州 。” 胡适 《清代学者的治学方法》:“这可见汉学家的方法精密,就是宋学的死党也不能不心服了。” 而现代人的解释则曰:死党者、与朋相比,朋更重情,而死党更重义;死党会跟你摩擦,在特殊情况会大义灭友;而非常值得依靠的、谈得来的朋友、最最好的,特别好的朋友也可同谓。

        据以上答案,细推敲之,寒炻虽无朋党之友、也无集团之众,但“死党”是应该有的,贵州修文尹氏先进君即为一位。

        贵州修文尹氏先进君乃吾八三年服役之三五二一一部队四十四分队之战友。是时,吾等新兵刚从云南石屏县黑龙坡团部集训完毕,乘一辆解放大卡车下至距团部七十余公里之哨冲乡黄草坝连部<即后来因为出来一支参加二零零八奥运会舞龙表演的女子舞龙队和电影《花腰新娘》而名声大振的地方>,瞧瞧整天灰头杵脸地跟土地打交道的老兵和荒无人烟的大山,再看看老兵们笨手笨脚的队列动作,巨大的失落和初生牛犊加上指点江山的书生意气,不知不觉就将满脸的困惑和不屑毫无保留地写在了自己的脸上,跟老兵们数次军事战术、技术比赛的胜利让人不知不觉中沾沾自喜和无拘无束,根本没有注意和在乎一位已经当了七八年兵的老班长的怪诞而阴毒的笑。

        至连队约一月、冬晚、天寒料峭、正欲就寝,数闻体格、拳头皆硬之五班尹氏先进突然敲门,门开、竟呼吾名,曰有事相商,班子、副班长不以为然、尽自睡去。吾穿衣随出,至营房后无人处,尹突拉架势、咄咄逼人。

      “老尹、何故?”吾猝不及防、问。

      “汝不是三番五次扬言欲修理吾吗?请吧!”尹声音不高、却饱含杀气。

      “非也、非也,吾跟汝无冤无仇,况吾乃一新兵蛋子,有何资格修理在下?”吾竭力解释。

       “少油嘴滑舌、接招。”狂风暴雨、拳脚全上,根本没有解释之余地。

         退让再三、怒从心起,一阵拳来脚往,手痛、脚痛、背痛、胸痛,就是头和脸不痛,部队严厉的规定让我们非常默契和清楚该攻击对方的哪个部位。

        凭着过去表兄教授了两个月的花拳绣腿,很艰难地跟其干了个平手。两人皆累、止斗、挽手回,睡、次日一切照常,连队其他人谁都没有发现这场恶斗。

         因皆为战友、因斗平手,真应那“不打不相识”之古训,自恶斗之后,两人始相互注意、相互欣赏,加之皆为酒鬼、劳动、训练之余、推杯置盏、谈天说地、胡言乱语,活脱脱一对狼兄狈弟,倒是那老班长见到吾跟尹时老显出莫名其妙地尴尬和羞愧。

        时光匆匆,老班长在吾等都不大注意的尴尬和羞愧中退伍了,吾连也从黄草坝回到了团部,吾和尹还都分别当上了班长和副班长,一件谁也无法预料的突发事情让吾和尹名声大振、狼狈更坚。

        即日午饭前,至吾连蹲点指导工作之营部教导员突然一反常态、当着全连指名道姓对尹破口大骂、曰尹未能管理好班里之战士,三名士兵不假外出,真给自己的父母、祖宗和部队丢脸等等等等。

      “报告、吾班没人不假外出,首长您错了。”十多分钟、当教导员正骂得津津有味的时候,尹满脸通红地打断了他的话。

       “吾错什么,汝竟敢当面顶撞领导,奶奶个熊的、即刻关其禁闭。”被打断骂声的教导员变本加厉、恼羞成怒地喝令,全连干战目瞪口呆。

        “关禁闭,吾先宰了你。”尹怒吼一声,冲至厨房,持一大菜刀,扑向对方,全连干战目瞪口呆。

         刚才还盛气凌人的堂堂教导员刹那间脸色聚变、夺路鼠窜、威风一地尽扫。

        逃、追,追、逃,球场上分不清谁猫谁鼠,对教导员颇有怨言的干战冷眼旁观甚至幸灾乐祸,谁也不愿出面制止,因为谁都知道,尹不会真要其命。

      “行了、老兄、有完没完?”跑了两圈,寒炻瞅准机会、一步向前,夺下了尹所持菜刀,虽然不久前吾刚刚也对那位恣意辱骂士兵的有很硬靠山的副指导员老拳相向,虽然吾对教导员胡皮邋遢的骂人也实实愤怒。

        接下来吃饭、接下来连队收缴了配发给尹的冲锋枪、接下来军务股、保卫股派人到连队进行调查、接下来调查清楚了教导员之所以骂人是因为家庭遭受了巨大的不幸、而这个不幸与跟尹关系非常要好的一位干部有一定的关系、接下来给尹重新配发了冲锋枪、接下来教导员和尹给全连作了检查、接下来教导员让吾多跟尹交流思想、学习和工作并且跟吾和尹成为了好朋友。

       日子日复一日,而树欲静却风不止,边关狼烟四起,吾和尹都参加了老山对越作战,冲锋陷阵之时尹被敌人的机枪打断了四根肋骨,因为吾曾经给尹取了一个非常贴切的“罗汉”之名,因为绝对不愿意相信其会在战斗中牺牲,因此吾冒着生命危险大呼小叫地指挥着战友给其包扎、给其止血并且坚决不让垂死的他喝水<因为那样会让其血液流动加快、加速生命的死亡>,因此在其负伤之后三个月就返回前线、并且对吾曰“对不起”、曰“两人打架完全是老班长之挑唆、中伤和自己之无知、性急和上当”、曰“哥们以后是弟兄、是真正的生死战友”最后曰吾是救命恩人,谁忘记了弟兄就是王八、就是杂种、就是混蛋、就是汉奸。

         战争结束以后因为尹身负重伤必须退出现役,在分别的时候其拒绝了吾经常写信加强联系的要求,说愿意亲自来见面也不愿意写信因为前者对其来说比后者容易、因为写信自己真的非常辛苦,而在分别六年以后吾洞房花烛夜前夜,其接到电报风尘仆仆地赶到吾家里时的第一个要求竟然是不许吾到别的房间去睡,必须跟其同床并且要吾亲自给其抬洗脸洗脚水,还要给其亲自洗脸洗脚以后,再由其亲自给吾抬水亲自洗脸洗脚并且绝对不允许任何人插手,在吾家里谈笑风生了七天以后在公共汽车即将起步的时候却突然下车、含泪拥抱。

        再后来吾带着朋友到修文去的时候,其带着自己的一班朋友深夜两三点在贵阳火车站亲自迎接并且在凌晨开始豪饮、并且在修文的七天天天喝酒、即使吾严令其少喝一点、但其烂醉如泥、痛苦不堪的时候也绝对不少一口,并且在分别时又亲自将吾等送至贵阳火车站、然后再含泪目送火车驶出站台。

        吾不知道这个尹能不能称为死党,如果可以称为死党的话,吾现在就想对其说:“先进、您个死党,寒炻想死您啦!”

  评论这张
 
阅读(408)| 评论(3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