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民间笑话聊录<寒炻原创整理>  

2010-10-01 23:24:15|  分类: 也幽一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菜贩

          数年前一菜贩奸诈成性,专门欺负和忽悠乡下人,乡下众人谈之色变,有一将要结婚的乡下小伙子心生一计,遂到商场找其买莴笋。

        “大娘,这是什么东西,多少钱一斤啊?”小伙子装得傻头傻脑。

        “这叫莴笋,非常好吃,不信你买点回去尝尝。”商贩热情有加。

         “这个怎么吃啊?”小伙子明知故问。

         “拿回去,把叶子洗干净煮吃、炒吃都可以。”看着小伙子傻头傻脑的样子,商贩突然涌起戏弄对方的点子。

         “那、多少钱一斤呢?”早已经把每公斤六毛的价格了解得清清楚楚的小伙子不露声色。

         “不贵、每公斤八毛。”

         “好吧、给我称五公斤吧。”小伙子很爽快。

          “好嘞。”过称、用草扎好,瞬间搞定,四公斤的莴笋算了五公斤的钱,对付这样的愣头青商贩蛮有把握。

          “解开、解开。”递给菜贩四元钱以后,小伙子叫菜贩把扎菜的草解开。

          “为什么?”菜贩心头一惊,难道小伙子发现了短斤缺两。

          “不为什么,因为我们那里山高路远,背着这些东西翻山越岭太累了,那些不能吃的杆杆我不要,只要这些菜就行了,你帮我摘一下好吗?”小伙子望着菜贩。

         “当然可以、当然可以。”菜贩忍住笑,很麻利地帮小伙子摘完叶子。

          “谢谢、谢谢!”小伙子高高兴兴地拿着莴笋叶走啦,留下兴高采烈的菜贩和目瞪口呆的菜贩的同伴。

 

           小伙子结婚头一天,带着几个伙伴、拉着马车又来找菜贩,菜贩一见小伙子,又满腔热情地迎了上去。

        “小伙子、今天又要买点什么?”

         “大娘、您老那天卖给我的莴笋太好吃了,我今天要买一百公斤,有那么多吗。”小伙子急促地说。

        “哎哟、我这里只有十来公斤,明天来行吗?”菜贩为难地说。

        “不行、不行,我明天就要结婚,要是客人吃不上那么好吃的菜,我怎么对得起人家啊!”小伙子显得很着急,故意将“菜”字说得非常清楚。

        “要不、我跟别人商量一下,让点给你,怎么样,你出多少钱一公斤呢?”菜贩问。

       “我打听过了,其实你们只买六毛一公斤,我买的多,出三毛应该能买到吧?”小伙子说。

       “看在咱们是老交情的份上,你出四毛怎么样?”菜贩讨价还价。

       “不行、不行,只能出三毛,不行我到别的地方看看。”

       “别急嘛!三毛就三毛,谁叫咱们是老关系呢?我去给你准备,你等着好啦!”菜贩自有菜贩的算盘,除去叶子,莴笋真正可以买八毛一公斤,到嘴的天上馅饼岂能不吃。

      “好的、我现在去买点其他东西,过一会来拉,快一点啊!”小伙子边说边走。

      “好的、耽误不了你。”菜贩兴高采烈。

 

         菜贩就是菜贩,半个小时就从别的菜贩手上以每公斤六毛五分的价格凑齐了一百公斤莴笋,小伙子看到莴笋笑逐颜开,乐呵呵地过了磅、付了三十元钱,招呼伙伴将莴笋一股脑装上马车。

      “怎么、这些杆杆你也要?”,菜贩拉住小伙子。

       “是的、大娘、这东西太好吃了,杆杆咱们也拉回去随便吃吃,谢谢啊!”小伙子跳上马车,扬长而去。

       “这、这、这。”菜贩脸色煞白、目瞪口呆。

       “哈哈哈哈!”行人和菜贩的同伴发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声。

 

二、亲家

        山里的亲家去拜访城里的亲家,城里亲家嫌弃山里亲家礼物太薄,于是城里的亲家跟媳妇故意捉弄山里的亲家,端上一大桌丰盛的酒菜,让又饥又渴的山里亲家垂涎欲滴。

      “亲家、请坐、请坐、请上座。”城里的亲家母挽着山里亲家的手,拉到主位前,热情有加。

      “谢谢、谢谢,不敢、不敢,主位应该亲家坐。”山里亲家推来让去。

      “客气什么、主位当然应该亲家坐。”城里亲家也帮着媳妇拉扯山里的亲家。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啦!”山里亲家诚恐诚惶,受宠若惊地往主位上坐,往下坐的同时,城里亲家用脚踢开了主位的凳子,山里亲家摔了一个仰面朝天。

      “哎哟、亲家醉了、亲家醉了,怎么那么不胜酒力啊?赶快扶亲家到里屋休息。”众人动手,不由分说将山里亲家塞进里屋,反扣房门,“亲家、好好休息、酒一会就会醒的,别担心啊!”

       众人开怀大笑、推杯置盏,尽兴而归,山里亲家饥肠辘辘、整整一天,有口难言。

     “亲家,酒醒了吗?”傍晚、城里亲家打开房门,山里亲家灰溜溜走了出来。

     “醒啦、醒啦,亲家,你这酒也太厉害了,让我醉了一整天,谢谢、谢谢,哎哟、我差点忘记了正事,明天家里商量盖房的事,你亲家母叫我来请亲家,明天亲家一定要早到啊!我要回去了,家里你亲家母还在等着我回去呢!”饥肠辘辘的山里亲家态度坚决,满脸的诚恳和不好意思。

       “这个时候还让你回去,真的过意不去,不过既然有事,我们也不好为难亲家,那你就慢慢走啊!”看着山里亲家渐渐走远,城里亲家和亲家母哈哈大笑。

 

        第二天,城里亲家拒绝了媳妇的提醒,胸有成竹地走进了山里亲家的大门,山里的亲家母往一口大锅里放了半把大米,灶底下面的火欢快地燃烧着。

     “亲家,您来啦,快请坐。”递上凳子,山里亲家母送上一阵朗朗的笑声。

     “亲家母、亲家呢?”城里亲家问。

     “他啊、一大早就上山打猎去了,说是给您准备点野味。”山里亲家母说。

      “哎哟,亲家也太客气了,自家人,有什么吃什么不就行了,何必客气嘛!”嘴上说着,脑海里却闪现出了野鸡、野兔、獐子、黄鸭,城里亲家知道,山里亲家上山从来不会空手而归。

        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山里亲家母还是那样地风趣热情,酽酽的香茶让城里的亲家喝了一杯又一杯,中午十二时,山里的亲家垂头丧气地回来了。

       “哎哟、亲家,不好意思,本来说进山给你弄点野味,但这些畜生一点也不给面子,一只也没有弄到,惭愧啊惭愧,屋里的,菜贩弄好没有,给亲家上上来。”山里亲家对着媳妇大声叫唤。

       “哎哟!当家的回来啦,你打的野味呢,我可是只煮了一锅稀饭,还等着野味下锅呢。”

       “什么野味,今天什么也没有打到,快上菜、亲家肯定饿了。”

        “上什么菜、我只煮了稀饭,等你的菜呢。”媳妇非常尴尬地说。

         “什么、你只给亲家煮了稀饭?”山里亲家走到锅前,用勺一搅,怒不可遏:“这就是你煮的稀饭吗?老子今天嘣了你。”

        “救命、救命啊!”山里的亲家母杀猪般嚎叫起来,亲家猝不及防、脸色煞白,但城里亲家毕竟是城里亲家,稍作犹豫,一把夺下了山里亲家手中的猎枪。

       “亲家、有什么好好说,动刀动枪的成何体统?”城里亲家声色俱厉。

       “亲家、什么也别说了,她今天是故意给我难堪。”山里亲家转头看着瑟瑟发抖的媳妇:“听着,除非你把这锅稀饭吃了,不然老子绝不饶你。”又对着城里亲家:“亲家,实在对不起,我现在心里非常难过,我要到里屋冷静、冷静,请自便啊!”不由分说,跑进里屋,关起门来,留下城里亲家和山里的亲家母面面相觑。

        “亲家、您看看我过的什么日子啊,我不如死了算了。”山里的亲家母悲悲戚戚,拿起农药就要喝。

        “别、别、别,亲家母,你千万别这样,咱们想个办法让亲家消消气不就得了。”惊魂未定的城里亲家一把夺过农药,他可不想因为自己闹出人命。

      “想什么办法,除非我们两人把这些稀饭吃了,不然他怎么会饶我呢?”山里亲家母说。

       “这。”看着一大锅所谓的稀饭,城里的亲家暗自思忖,多是多了一点,但两个人也不是不能吃完,何况自己也饿了。

       “好吧。咱们两人把它吃了。”城里亲家终于下定了决心。

          两只大碗,满满地端了上来,城里亲家因为很饿、因为不吃完亲家母就有生命危险,因此根本没注意亲家母没有动筷,自己的一大碗不一会就吃完。

       “亲家、我很难过,根本没法吃,您把这碗也吃了吧!”不由分说,一大碗所谓的稀饭倒在了自己的大碗里。

         城里亲家吃下去一点、山里亲家母就及时地添一点,半锅下去、城里亲家的肚子胀得就像牛皮鼓,实在憋不住了,请求山里亲家母说上趟厕所再吃,也被亲家母“怕亲家跑了自己有危险”而坚决制止,锅中稀饭未尽,城里亲家的上下水道一齐开闸,斯文扫地、狼狈万分。

        城里亲家跌跌碰碰、痛苦万分地爬行去房子后面的茅坑里的时候,早就吃过早饭的山里的亲家母和正在里屋把酒子醉的亲家尽了最大的努力才没有笑出声来。

 

三、香椿

        乡下亲戚到城里拜访富人亲戚,富人亲戚嫌弃乡下亲戚,早饭用几碟小菜草草打发,几碟小菜其中就有香椿。

       “来、来、来,亲戚、这是香椿,非常昂贵、非常好吃、一般的人家是吃不起的,我们是亲戚,再贵也要吃,多吃一点啊!”筷子频繁来回、香椿点点粒粒、乡下亲戚内心非常愤怒,但表面却不动声色。

        “亲戚、乡下有事,请务必跟我回去相商。”不由分说、将城里富人邀请到了乡下。

          晚饭、一桌菜肴、不论荤素,主料全是香椿,乡下亲戚大勺侍候。

         “来、来、来,吃、吃、吃、亲戚,这是破香椿,乡下花子都不喜欢、您完全可以尽情多吃一点。”城里富人亲戚吃下一点、乡下亲戚马上添上一点,不依不饶,没有吃完决不罢休。

        乡下亲戚再也没有来过城里富人亲戚家,城里富人亲戚有时也想到乡下亲戚家去走走,但那至今难忘的香椿总是让他望而却步。

 

 

                                                                          注:以上笑话流传于云南昆明城郊一带,寒炻国庆聊录搏光临陋博诸君开心一笑

      

  评论这张
 
阅读(744)| 评论(1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