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诡道<原创小说四>  

2011-03-23 15:49:26|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曲远回来了,回来的时候他是一个人悄悄进村的,没有告诉任何人包括自己的弟弟妹妹的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的家里已经坐满了包括镇里的武装部长在内的许多许多的人,村里最年长的李老奶奶一把将曲远拉近怀里,泣不成声地说:“孩子啊,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虽然你再也看不到妈妈啦,但我们都是你的妈妈,我们都是你的妈妈啊!”紧接着,镇武装部长将曲远拉到单独的一个房间里,郑重其事地说:“你跟青莲的情况我们已经非常了解,现在前线还在打仗,保护军人的合法权利是我们当地武装部和地方政府义不容辞的责任,我们今天就看你的态度,如果你还要跟她继续好,那么明天我们就会同公安机关对那个老师进行立案查处。”曲远毫不犹豫地说:“谢谢地方政府和武装部领导,我跟她之间的事情我相信自己绝对能够处理好,也请你们相信,已经接受了部队几年教育、已经经历了战火硝烟和生死考验的我会理智地处理一切,绝对不会给大家带来任何麻烦的。”而后他就出来,招呼着父老乡亲们喝茶、抽烟、磕瓜子,他不仅对父老乡亲这样那样的问题有问必答,甚至还拿出自己在部队里买的一把口琴,在大家惊愕、困惑和不解中潇洒、熟练地吹奏了几首部队非常流行的《再见吧、妈妈!》、《十五的月亮》和《望星空》等歌曲。欢乐、开心、愉快立刻弥漫了这个家庭,弥漫了整个小山村。整整六天、天天如此,就连妹妹告诉他自从开战以后家他写给家里的信全部被那个小学老师扣留,家人去跟他论理,被他肆无忌惮、有恃无恐地大骂“我就扣了你们家的信、你们家能咬了我的球等等”也无动于衷。当然、他还是了解到,其实母亲不是病故的,而是因为自己在前线打仗,母亲为了他的平安坚持天天吃素和到寺庙里烧香祈求菩萨和佛爷的保佑,由此而跟曾经也当过边纵战士的父亲发生了激烈的冲突,父亲的国骂加剧、演变为拳脚相加,万念俱灰的母亲遥望曲远当兵的地方哭干了眼泪、哭哑了嗓子、哭完了最后的希望,最后走上了自杀的道路。但已经完全了解了这些的他好像家里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任何重大变故,好像他和青莲从来就没有发生过什么似的、整天嘻嘻哈哈、醉生梦死。

        但细心的人、特别是根本没有来过他家里的青莲一家和那个小学老师,已经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听出了曲远吹奏出的悲愤、痛苦和吓人的冷酷。

        在父老乡亲和武装部领导都认为已经平安无事、那些赌徒已经分清了输赢的曲远就要归队的头天晚上,曲远来到了小学里,找到了那个小学老师,看着根本不顾半点斯文、吓得颤颤惊惊、浑身发抖、在所有的学生面前立刻、及时、规规矩矩地跪倒在自己面前的曾经的同学,曲远脱下自己的解放鞋,抽出了已经垫了很久很久的已经散发出一股刺鼻气味的鞋垫,举到了老师的眼睛、鼻子前面,看着老师在所有学生的嬉笑声和鼓掌声中将鞋垫接在手里,放进兜里再揣进自己的胸膛处的衣袋里。曲远一言不发、带着鄙视、潮弄和不屑一顾的神情走向青莲家。后面跟着闻讯而来的青年男女和学校里已经失控了的学生。

        来到青莲家门外,挺着大肚子、已经接近临盆但却镇静自若的青莲已经等在门外,青莲手里拿着一条香烟,大家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您回来啦?”青莲平静如水,

      “是的、我回来了,你不觉得奇怪吗?”

       “不奇怪、我知道你会来。”

        “我当然会来,因为虽然我不知道你现在是妻子、是爱人还是母亲?我最起码应该来退还你的情意吧?”曲远递上了青莲寄给自己的包袱,里面有鞋垫、毛衣、照片和头发。

       “既然你不需要,你把它扔了不就得了?”青莲说,

       “不、虽然我已经不需要,但其他人会需要、其他人肯定需要。”曲远说。

       “好吧、咱们回家谈,能收下我这条丑烟吗?”青莲递上了香烟。

       “当然可以,不过我告诉你,今天我是来你家串门,不是来乞讨的。”曲远说。

       “既然这样,那就算了。”青莲收回了手。

        因为到了青莲家,曲远说为了不让大家感到尴尬和为难,为了不让别人无端猜测当兵的不懂规矩、不懂礼貌,为了不留下当兵人对他人进行威逼、恐吓和粗暴的印象,坚持让青莲家大门开着,因为青莲家的大门始终开着,所以村里的青年男女和学生们目睹和见证了以下的情景和对话。

        走进青莲家,曲远首先正正规规地给坐立不安和心神不定的青莲的母亲、哥哥分别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然后规规矩矩地坐了下来。

      “尊敬的奶奶、尊敬的叔叔”曲远可不想在青莲家出现什么尴尬和沉默,因此一落座就按照村里的辈分彬彬有礼地开了口:“我今天可不是来你们家闹事,我知道你们不喜欢我,所以我来只是想来问问青莲,为什么几个月前还信誓旦旦地写信告诉我,说等我三十年,可是只过去几个月以后就被别人弄大了肚子,并且弄大他肚子的人还那么理直气壮地扣压了我给她和我家里写的信。”

      “什么都不要说了,是我爱他、喜欢他、追求他,今天你要砍、要杀和要刮都可以冲着我来,跟他没有半点的关系。”青莲不等母亲和哥哥开口,一下子大包大揽地承当了一切。

       “你们之间的事本来我们老人不应该管,但现在青莲已经有自己的家,你也完全可以重新再找一个,何必老是跟我们家纠缠不清呢?”见曲远不说话,青莲的母亲大声地说。

       “我已经声明,今天不是来你们家闹事,更不想跟你们家纠缠不清。是的、我真的可以重新再找一个,但奶奶,你是知道的、青莲虽然现在挺着一个大肚子,但据我所知她现在还没有领结婚证,在法律上她仍然是未婚青年,她还可能属于任何喜欢她的人,当然我也是其中之一。我现在向你们表明我的态度,我喜欢青莲,哪怕她现在挺着大肚子我也喜欢。”

      “你说的扣信的事我不知道,但我们之间已经不可能,我们绝对不可能。”青莲一口回绝,毫无商量的余地。

      “既然青莲说了不可能,你就别家走走,做人总不能没皮没脸地胡搅蛮缠吧?”青莲的母亲提高了嗓门。

      “您老别激动。”曲远也提高了一点嗓音,虽然不高,但挺吓人:“我绝对不会、也不是那种没皮没脸和胡搅蛮缠那种人,我们家也没有这种不良嗜好和传统。因为青莲给我写信、给我作了等我三十年的保证,因为青莲过去跟别人私奔过最后仍然愿意等我,所以我今天才来你们家,我只想问问她,为什么要抛弃我、为什么不等我?”

       “你说、你说给他听。”青莲母亲对着青莲大喊大叫,但青莲却一言不发。

          沉默、死一般地沉默。

       “好啦,既然青莲不说,那就是她仍然没有做出最后的决定,因此我要当着父老乡亲的面再次表明我的态度,青莲是我的,虽然她已经怀上了别人的孩子,但她仍然是我的,咱们当兵人心地宽广,我可以跟别人分享这罐蜂蜜,我以后还会来找她,这罐蜂蜜除了我,任何人想独吞都不行。至于扣压信件的事,青莲你只需去问问那个跟我分享你的人,是真是假你自然明白。”曲远看了看脸色死灰一样的青莲,说:“走啦青莲,亲爱的、你也不送送我?”

        曲远不慌不忙地走出了青莲的家,除了青莲挣扎着艰难地站了起来,除了青莲那位也当过兵的哥哥送他出门并且有力地握了握曲远的手,其他的人、包括那些好事的青年男女、包括那些一脸稚气的学生,全都像木头一样僵晾在那里。

  评论这张
 
阅读(101)|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