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诡道<原创小说一>  

2011-03-08 10:02:40|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题记古人云: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但这错绝对不是人生的全部,因为人生的道路跌宕起伏、诡秘莫测 并且谁也不可能先知和先觉。

       一

        已过不惑之年的曲远今年携全家回老家过春节,带着妻子在村里溜达的时候出乎意料地在村里遇到了风风火火从北京赶回来过年的、眼角和脸上已经挂满了岁月、挂满了风霜、挂满了疲惫、挂满了失落但仍然不失干练、泼辣、倔强和永不服输的青莲和现在的丈夫。

        他们是老乡,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初,他们相邀间隔半年出生在一个虽然到处桃花盛开、虽然桃花能映红不仅仅是姑娘脸庞、虽然周围真的风景如画、丰衣足食但却没有铁路、没有公路、没有马车路更没有电灯、电话的远离现代文明的小山村,他们两家非亲非故,虽然青莲只大曲远几个月并且跟曲远是同学,但按照村里邻里的辈分关系,曲远应该叫青莲姨或者是姑。

        而正是因为曲远跟青莲是同学,曲远从来就没有叫过青莲姨或者姑,倒是从穿开裆裤那时起,他们就在一起玩泥巴、摘桃子、捉泥鳅和捡山菌,后来一块上小学、一块走过童年、少年,一块沐浴着家乡的阳光长大。

        他们都知道他们两家的父母历来就有很深的不可调和矛盾、但他们仍然两小无猜地嬉戏于家乡的山水和田间地头、仍然朦朦胧胧和青梅竹马地漫步在村头的花前月下,同样有梦想、同样有理想和追求,同样对对方的关爱和欣赏,同样对世俗的反抗和藐视,让人们完全有理由说他们是天生的一对、地造的一双。

       然而,命运却让他们相互牵挂又相互伤害、相互思念又相互攻击,他们在爱的路上给了对方最大的伤害以后都走进了一条各自东西的诡秘之道和感情怪圈,两家的矛盾和误解在他们身上继续延续和加剧,让人伤心、让人扼腕和匪夷所思。

       他们已经很长很长时间没有见过面了,想当年、青莲已经出落成了美丽俊俏、亭亭玉立的人见人爱的大姑娘,说亲的、做媒的骆驿不绝,而曲远刚刚高中毕业,因为好高骛远、因为坚决只上大学、不上中专而名落孙山正在心灰意冷、万念俱灰地承受着小山村里老的、小的、男的、女的包括家人在内的虽然没有恶意、但却字字刺心、句句伤人的讥讽、嘲笑和挖苦。都是二十余岁的他们虽然同时承受着躁动青春和朦胧爱情的煎熬,虽然同时憧憬和幻想着美好灿烂的未来,虽然他们在夜里也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地见面,虽然青莲也转弯抹角地表示说自己绝对不会像有的人那样,对婚姻和爱情出尔反尔、朝三暮四,绝对不会“一只手想抓住九条鳇鳝”。但谈论最多的却是吴承恩的《西游记》、施耐庵的《水浒传》、昆明的花灯、县城电影院里的《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智取威虎山》和《沙家浜》,他们在一起甚至没有拉过对方的手,那时爱情和婚姻的话题总是跟流氓、烂人和道德败坏连在一起的人人回避、个个恐慌的就像瘟疫一样的危险东西,而白天见面他们总是形同路人,相互之间根本不敢讲一句话。

        之所以他们只敢在夜里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地见面而白天不敢讲一句话,首先是因为那时的人们可不像现在的少年少女那样开放、那样前卫和先同居、先结婚甚至是先生孩子再谈恋爱、再办手续和再生活在一起,那时的人们只要看见一男一女、哪怕是已经准备结婚的一男一女甚至是已经结婚、已经生育儿女的夫妻男女夜间在一块,保证第二天如同发现新大陆一样能吐沫横飞、兴致勃勃、添油加醋和津津乐道地将活的说死、死的说活、长的说短、短的说长,让那些被他们发现的男女尴尬万分、面红耳赤和无地自容。其次是曲远刚刚毕业不久在一次生产队分配收包谷的任务中,他收完分给自己的包谷以后就到城里的亲戚家去玩耍,在晚上生产队从来没有搞过的检查中在他的包谷草里面发现了大约五十公斤的包谷,村里的护林员直接出来作证说他在另外一个山头山当时就发现了曲远藏秘包谷的行为,跟曲远家生历来就是冤家死对头的、脸上经常挂着阴鸷笑色的生产队长决定,要么曲远在全村父老乡亲面前检讨和承认错误,要么扣去曲远三十天的劳动所得,最后的结果是曲远坚决不承认是自己所为而被扣去了一个月的工分,护林员得到了十天工分的奖励,全村许多人都将曲远当成了手脚不干净的人而充满了鄙视和冷漠,就连那些有点正义感的人也只是摇头苦笑而不发一言,只有青莲坚定地认为曲远是无辜的和被冤枉的。   而最重要的一点,则是青莲她妈那张永远严肃、永远盛气凌人的脸和一滴吐沫也能砸出一个大坑的嘴巴里说出的话。

        说起青莲的妈,那可是十里八乡、山前山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响当当人物,且不说大字不识一个的她凭着自己的美貌、聪明和能干,凭着自己的心计硬是成为了村里人人尊敬、个个佩服的唯一的一户书香门第之家的媳妇,也不说在时代变迁、风云变幻的动乱年代凭着她的奋斗、努力将一个已经濒临破落、濒临散伙的家维持得衣食无忧、人丁兴旺和滋滋然然,仅凭解放以后她一直担任村里的妇女干部数十年就可见其真正的本事。她生下第四个孩子、自己给孩子取了个“青莲”的名字、说了一句:“青莲、青莲,就是永远年轻的莲花、就是出于我而胜于我、就是我绝不让我的孩子委屈在我们这个破山村里,就是要让他们光宗耀祖。”就让十里八乡、山前山后的后生和后生的父母在青莲都楚楚动人、完全可以谈婚论嫁的时候都自觉地望而却步和知难而退。就连也非常自信、养了个也算优秀的、在全县只招一个初中班也榜上有名、高中也进入全县唯一一个尖子班的儿子的曲远的母亲也从来没有奢望过跟其结亲。

       俗话说:“虎父无犬子”、“强将手下无弱兵”,青莲、青莲的哥哥、姐姐和弟弟倒也争气,完全继承了母亲美丽、聪明、能干和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的特点,一个个聪明好学、知书达理和独挡一面。首先是大儿子在上个世纪的七十年代初就穿上军装,成为了村里第一个“最可爱的人”,紧接着大女儿成为了村里的第一个初中生,二女儿接着成为了村里的第一个高中生,青莲和弟弟也不甘落后、小学、初中的成绩随时都名列前茅,大有后来者居上之苗头。一家人可以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令邻里乡亲羡慕得要死、嫉妒得要疯。

        俗话说:“三十年河东四十年河西”和“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正当青莲的母亲沉浸在巨大成功的喜悦之中的时候,厄运和灾难却蜂拥而至,首先是早颂晚吟、饱读诗书的老公公一病不起呜呼哀哉,接着是知书达理、也算村里“秀才”的丈夫命散黄泉,刚刚办完公公和丈夫的丧事,远在千里之外的儿子因为在训练中不慎搞了个腰肌劳损提前退伍<那是对退伍军人的补助也就是每年几十分公分,折算成现在的价值也就是几十块钱>,一家人正在懊恼万分的时候,嫁给城里一位老师的大姐因为发现丈夫另有外遇而到家里哭天抹泪、寻死觅活,大姐的泪还没有哭干,二姐那位在城里搞农业技术的男朋友又突然变卦,跟二姐潇洒无情地分道扬镳。心身俱惫的母亲不仅没有倒下,而且还及时地发现了曲远和青莲偷偷摸摸的行为,教导、辱骂、棍棒、三亲四戚、五姑六舅轮番上阵、七姨八婶苦口婆心地将刚刚初中毕业的青莲像犯人一样牢牢地控制在了身边和家里。好事的撮合者去青莲家小试消息,青莲老妈立刻想起了包谷草里面的包谷和曲远死不认罪并且玩世不恭的表情和态度,一句:“姑娘拿去喂狗也轮不到他家”的话让曲远的母亲第一次将青莲的母亲如何利用职权为难、打击自己一家、如何跟自己对着干的几十年的陈芝麻、烂谷子的不愉快的大事、小事、好事、坏事、是事的事和不是事的事一股脑地向曲远倾倒了出来,并且第一次明明确确地表示了自己和全家早就坚决反对曲远跟青莲的关系。曲远听完母亲的陈述、听完那些是事又不是事的往事以后,既万念俱灰又怒火满腔,在青莲火上加油的“如果你参军咱们就一刀两断”最后通牒声中,一咬牙、一跺脚就报名参军,奔赴了血雨腥风、炮火连天的前线。离开家乡时曲远发出的“出去以后如果混不出个人样就在外面吊死、撞死”的毒誓让自己的母亲和悄悄赶来的青莲都泪流满面和肝肠欲断。

        曲远走了、在护林员痛哭流涕的道歉和毫不知耻地说自己是被人利用、充当了别人陷害曲远的狗的自责声中,在生产队长用游离不定并且带有丝丝恐慌的表情替代了阴鸷笑色的目光里义无反顾地走了,留下了六神无主、有苦难诉和孤立无助的青莲。曲远走的时候,青莲没敢去告别,她只是远远地坐在村子后面的小山包上,远远地看着村里的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们敲锣打鼓、欢天喜地、扭着秧歌和唱着家乡的小调将披红挂绿的曲远送出了村口,送上了田间那弯弯曲曲的、四周长满了绿油油的麦苗的小道。当鞭炮声、锣鼓声渐渐淡淡地远去了的时候,青莲的脸上挂满了苦涩的泪水。    

  评论这张
 
阅读(24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