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诡道<原创小说七>  

2011-05-18 21:49:24|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暂且不说整天穿梭、忙碌于沙尘滚滚的工地,晚上回到自己一个人租住的房子里,吃着电饭煲煮出的米饭、喝着电茶壶烧开的热水,听着录音机里播放的卿卿我我、恩恩爱爱的港台流行歌曲和音乐,眼泪总是默默地落在吃饭的碗里和录音机上的青莲,我们来说说已经退伍还乡、已经被安排在政府部门工作的曲远吧。

        曲远从家里不辞而别回到部队以后,部队首长给他送来了其他士兵梦寐以求的军校入学通知书,深知家庭没有了母亲以后的窘境、充分估计到失去母亲以后家里弟妹可能作出激烈反映的他,含着眼泪谢绝了部队首长的好意和苦心,匪夷所思地坚决请求退伍。部队首长了解了他的家庭情况以后,明确表示可以第一批安排他退伍,但同时也表示,只要他回心转意,军校的入学通知书可以为他再保留一年。

        几个月的时间匆匆而过,一年一度老兵退伍的时间很快来临,曲远没有再回心转意去军校报到,而是摘下了帽子上的红五星和衣服上肩章,加入了数十万退伍转业军人的行列,知道自己已经可以退伍的曲远没有一丝一毫的兴奋,在离开部队的前几天夜里,他总是一个人在营房里一遍又一遍地默默地转着圈子,无声的泪水滴在他自己亲手栽种的芭蕉树叶上,滴在他和战友亲自浇筑的篮球场上。透过眼泪打湿了的眼帘,他似乎朦胧地看到了眼泪砸出来的、恰似重型炮弹爆炸以后形成的一个又一个巨大的弹坑。临走的那天晚上,他和其他一齐就要离开部队的战友和连队的首长都喝得烂醉如泥,他们相互抱头撕心竭力地唱歌、相互抱头酣畅淋漓地哭泣,他们的歌声和哭叫声传得很远很远,跟其他连队战友的歌声、哭叫声形成了令人惶然和震撼的共鸣。

        此时的曲远虽然对部队依依不舍,但他并没有更多的失落,他已经准确地知道,按照当年的优抚政策,荣立二等战功的他会被家乡的政府安排工作甚至可以优先选择工作,他在心里默默地憧憬着回到家乡、回到亲人身边以后,用自己学到的知识、用自己真挚的热情和部队练就的军人的钢铁般的意志,在自己的家乡干一番轰轰烈烈的事业,在充分体现自己人生价值的同时报答他的父老乡亲、报答已经逝去的妈妈和生他养他的家乡热土。

        残酷的现实一下子击碎了曲远天真无邪的抱负,拥有退伍证、立功证、党费证、神枪手证和摄影摄像技术合格证、已经很快被当地一家人人都梦寐以求的市里直管的好单位看中,已近退休年龄的单位一把手步行数公里亲自到曲远家里考察以后当场通知他已经跟县里的安置部门进行了沟通,过几天就可以到单位报到。喜滋滋、乐呵呵地在家里等着报到的曲远最后等来的是分配到一个非常闭塞、非常落后、工作条件非常艰苦的单位去的“组织决定”。到县城找到那位亲自到他家考察的一把手,听完一把手爱莫能助和无可奈何的说明,了解到了自己之所以被分配到那么闭塞、那么落后、工作条件那么艰苦的单位,是因为县里某位靠脱裤子而青云直上的女官员的妹妹的侄子的表妹的小姨的儿子顶替了自己的位置,几次到安置单位去申诉、几次遭到工作人员“如果不服从分配那么五年之内就不予分配”恐吓和威胁的曲远进行了激烈的抗争,他坚决不服从分配、不到单位报到,抗争的结果是曲远可以不到原来“组织分配”的那个单位工作,也不可以到市里直管的那个单位工作,而是“折中地、合情合理地到另外一个相对不是那么闭塞、不是那么落后和艰苦的单位去报到”。部队与地方巨大的反差使得已经心灰意冷的曲远不再抗争,他麻木地、冷漠地到新的单位报了到。失去了敬如女神的母亲、失去了初恋的情人、与自己梦寐以求的军校失之交臂、家里弟弟妹妹对父亲越来越叛逆的行为、热火朝天、令行禁止、亲如兄弟和肝胆相照的军营生活与地方庸庸碌碌、浑浑耗耗的庸俗节奏和尔虞我诈、狼狈为奸的亲属网、关系网之间巨大的甚至是水火不相容的差距使他跌入了人生的最低谷,一个礼拜甚至是十天半月的工作被他三天两天干完以后,喝酒成为了他生活中释放和麻痹自己的最主要的内容和最有效的手段。单位附近一群无聊的、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说的:“有机会要来找打过仗的老兵过过招、要来领教领教打过仗的老兵的功夫。”的一句话让他的生活增添了打架的内容,虽然即使在烂醉如泥的情况下两三个青年人也不是他的对手,但好在那个时候的打架跟现在的打架基本上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那时的打架既不会刀刃相见、也不会对簿公堂,更多打架的结果是打架的双方成为了铁哥们和好朋友。

        曲远上班时经常要从青莲开的饭馆前面经过,青莲知道曲远经常要从自己的饭馆前面经过、曲远也知道那是青莲的饭馆,但青莲从来没有跟曲远打过招呼,曲远也从来没有进过甚至没有认真地看过青莲的饭馆、当然也就不会注意饭馆的开张和关闭,有时突然相遇两人都会不约而同地将眼睛迅速地转向别处,似乎他们已经成为了真正的路人和从未见过面的陌生人。

        将自己的弟妹用苦口婆心、用软硬兼施最后再用充满长兄真爱的‘暴力’赶回学习并且尽自己最大努力主动、自觉地承担起他们的生活、学习费用以后,整天被一群开口就“曲哥长”、“曲哥短”的、被他拳头和豪气彻底征服了的弟兄簇拥着醉生梦死的、天天只穿军队里的扭裆裤和解放鞋、从来不修边幅、忽而长发盖住整个脖子忽而脑袋铮亮一毛不留、根本不考虑自己和单位形象的曲远对单位和周围的女孩从来就不正眼相看甚至经常恶言相向。那些崇拜军人、崇拜功臣和英雄的女孩写来的漂亮信件他总是不看一眼就写上“查无此人”而退回,几位勇敢的老师和女孩登门主动示爱,被他阴沉沉不亢不卑的“谢谢你们,我是一个典型的既无财产、又无社会地位、更没有文化和知识的赳赳武夫,我现在不想谈恋爱、更不敢跟有知识、有文化的老师谈恋爱。”几句话拒之门外和知难而退。

      “曲远同志,你们真的是现实中最可爱的人。”一次单位一位青春朝气、无拘无束但略显轻浮、说话很把握不住分寸的女同事当着许多人的面对他颇为认真地说。

      “谢谢、其实我们只是可敬,真的不可爱。”曲远平静中不乏冷漠地笑了笑回答。

       “不、你们真的很可爱!”女同事没有发觉曲远的冷漠,非常热情。

       “谢谢、我已经告诉过你,我们只是可敬但真的不可爱。”曲远起身很不高兴地准备离开。

       “曲远你别走。”女同事一把拉住曲远:“真的、你不相信吗?我说的全是真的,你真的很可爱。”

       “真的吗?”曲远对女同事去掉“们”字显然已经忍无可忍,他阴沉着铁青的脸,盯着女同事冷惨惨地说:“如果有什么地方真的可爱,你现在就可以大大方方地拿去,我愿意无条件地奉送。”

       “你、你、你!”女同事一下子睁大了双眼,惊愕地看着起身离去的曲远。

         女同事和曲远的对话迅速传遍了周围的每一个角落,对曲远抱有一点好感的女孩们都不约而同地选择了转身,曲远仍然跟那帮哥们弟兄胡吃海塞、醉生梦死,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地过去、一天天地被消磨,人们对曲远和一帮哥们的行为从惊愕、不解到容忍、到宽容、到习惯再到自然,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好像一切本来就如此一样。

         终于有一天,姐姐和一位远方姑娘偶然的到来才改变了这一切。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