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老山之眸”在我家  

2011-07-26 22:22:11|  分类: 淡文挚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道老山之眸参加“昆明好人”颁奖活动要路过我家,我欣然邀请、他欣然接受到我家小聚一晚,于是,七月六日,我们在我家见面了,他带来了朋友、带来了自己的爱人。

        细心的朋友可能还记得,二〇一〇年六月我曾经写过一篇《眸视“老山之眸”》,介绍了我和老山之眸的认识过程和他的基本情况,虽然我在那篇文章里介绍了他满怀一腔热血和深情,像虔诚的信徒一样默默无闻数十年如一日地守护着长眠在麻栗坡烈士陵园的英灵,关注着全国各地老兵们的命运,讴歌着祖国西南边疆的发展变化; 虽然我从他只是边疆小县城摄影服务业里的一个个体户,从他既没有工资、没有奖金、没有灰色、黑色、白色和其他颜色的收入,也没有人给他送钱、送礼、送红包,从他仍然只是一位真正的、普普通通的百姓,他有家庭、有妻子、有孩子,他也在食必不可少的人间烟火的严酷的现实中感觉到他累了、并且非常地累、甚至累得一度无奈地关闭了自己的博客;虽然因为老山之眸用自己瘦小的身躯承担了本不应该属于他承担的比大山还要沉重的义务,让我清清楚楚地看到或者体会到了他在烈士陵园里祭祀英灵时的疲惫、无奈、无助、艰辛和让我看到了长眠于地下的战友们的苦涩、尴尬和愤怒;虽然因为一方面我们的电影、电视老是永恒地“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而另一方面却对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至八十年代后期这场前赴后继、惊心动魄、波澜壮阔和理直气壮的卫国战争谈之变色、讳莫高深,我们不少的人还像防敌人、防瘟疫一样地防那些曾经为祖国浴血奋战、前赴后继的、曾经的最可爱的人?因为现在还有许多的真正的英雄还在会场外像流浪汉、像叫花子一样麻木、漠然地看着那些所谓的风流人物疯狂地、争先恐后地和无休无止地粉墨登场。虽然因为这样那样的因为和虽然让我感到了愤怒和悲哀,虽然我们在网络上也偶有交流和沟通,但我们仍然只是一面之交,只是一般的、甚至是很少交往的网友。

        而最近的交流,直接就是在相互的误解中进行的。

        那是我的《胡文怪章》在全国公开发行不久的时候,因为一是我非常希望自己的书能在港澳台地区、特别是在对越作战老兵中迅速地传播开来;二是自己也真的希望能为老山之眸做点事情,给他一点尽可能的帮助。而老山之眸曾经被香港卫视、央视七套《军事频道》、云南电视台和昆明电视台等众多电视台报道过,同时每年全国各地的老兵到麻栗坡扫墓也都会跟他联系,因此就冒然地给他留言,说想将自己的书拿一部分到他那里去,以八折的价格卖给到老山去的老兵,自己跟他用五折结算,剩余部分算我对他每年给战友扫墓和帮助老兵的一点象征性的补偿,而他显然误解了我的意思,回消息说本来很想帮助我,但因为社会上的人对他发生了一些误解,说他发老兵的血汗财,喝老兵的血,还给我留下了那些误解他的人的博客地址。我看到他的回复也挺生气,就非常不礼貌地回复说我不是向他兜售垃圾、也不是缺衣少食的人,更不是看着别人言论和误解过日子的人。

        如果不是《文山日报》要出对越作战纪念专集,如果不是编辑错爱了我的《眸视“老山之眸”》,也许我们之间的误解会没完没了地持续下去,正因为编辑错爱了我的《眸视“老山之眸”》,于是叫他跟我联系,因为他跟我联系,于是我谈了我的看法,因为我谈了我的看法,他又重新查看了我的博客,因为他查看了我的博客,他知道了我的想法并且谈了他的困惑和看法,因为他谈了他的困惑和看法,我们之间的误解刹那间烟消云散,我们真正彼此了解了对方,因为彼此之间真正了解了对方,所以他才会欣然接受我的邀请,我们才会在我的家里见了面。

        见面了,虽然我们只有一面之交并且已经过去了近十年,但我们没有半点的拘束,他一下车我们就像老朋友一样握手拥抱,我们手挽手上了我家的台阶再进了我家的门,他的朋友、他的爱人自然而然地称呼我“哥”,我自然而然地称呼他和他的朋友、他的爱人为“弟”和“弟妹”。就着一杯清茶,我们谈起了老山、谈起了战斗、谈起了牺牲的战友,我们谈南京军区、济南军区、沈阳军区、兰州军区的轮战情况,我们谈《中越战争大全》和《对越作战老兵》圈子的管理者,我们谈“红尘千山”、“喜子”、“金平红河”和“战地女神”的老山情怀,我们还谈他爱人坐落在交趾城的老家、谈跟他一样默默守望烈士陵园的朋友。

        在欢迎他的晚餐上,我跟战友们说他身体不好,酒不能为难他,但他说老哥既然见面了我就要跟您喝个够、就要喝痛快、喝醉倒,于是我们会喝不会喝的都敞开胸胆、举起酒杯,我们喝得酣畅淋漓、我们喝得热血沸腾,我们互相搀扶着进了KTY包间,我们用专业的、余业的水平演唱了《再见吧,妈妈!》、《十五的月亮》、《热血颂》、《什么也不说》和《说句心里话》,他的爱人不仅参加了演唱还强烈要求我到了麻栗坡一定要到他家去,一定要像在我家一样酣畅淋漓地喝并且要到麻栗坡最大、最好的KTY去唱歌,我非常认真和高兴地答应了她的邀请。

        第二天他爱人对我说:“哥、他昨天晚上太醉了,整个晚上都在喊你的名字。”

        我说:“因为你嫂子有点特殊的事情出去处理,所以昨天没能在家接待你们,我不知道我有没有喊他的名字,但我也真的醉了。”

        她说:“哥、管你醉没醉,只要您没有忘记昨天答应我们的邀请就行。”

         因为他们下午就要参加昆明电视台表彰“昆明好人”的文艺晚会,因为电视台要在我家对我出版《胡文怪章》进行新闻采访和报道,我们没有过多地客套就分手了。 分手之前, 我没有再恪守对某位领导作出的“我的书一本也不赠阅”的诺言,我给他和跟他来的朋友、以及他认为应该得到我的书的十余位朋友庄庄重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认认真真地盖上了自己的图章、恭恭敬敬地递到了他的手里,虽然他没有过多地客气就放进了自己的包里,但我们彼此都感觉到了对方的手在微微颤抖。

        他们走了,我们就这样平平常常、自自然然地分手,我们一点都没有感到难过,就像在家里跟弟兄出门分手没有什么两样。

         因为我们都知道,我们各自在昆明和麻栗坡又多有了一个自己的家。老山之眸到我家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图片说明:老山之眸和部分战友在我家中

左起一 杨富元  原35211部队八连战友, 左起二 丁   华 原35211部队高机连战友;

左起三 本人 原35211部队八二无炮连战士, 左起四  老山之眸, 左起五   张国    原35211部队一零零炮连战友。

 

 

 

  

  评论这张
 
阅读(1104)| 评论(1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