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诡道<原创小说八>  

2011-07-28 11:31:41|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说曲远姐姐和远方姑娘偶然的到来其实不太准确,因为当时虽然姐姐的工作的单位距离曲远的单位有六十余公里,但姐姐还是经常来看他。之所以说偶然,一是因为姐姐那天本来是不准备来看曲远的,她跟那位姑娘和姑娘的小伙伴原来计划到县城办完事就返回,但那时的交通可没有现在的方便,从县城到她们单位有五十多公里,但每天的公交车<那时大家都叫班车>只有三趟,赶不上这三趟车只有在县城住下第二天再想办法,那天姐姐和姑娘们办完事就跟最后一趟班车失之交臂,已经准备在县城住下的姐姐突然想起了几公里外的弟弟,于是三人就搭乘当地的小马车去了曲远的单位。

        到达曲远单位时天已经快黑了,刚下马车,公路边的牛肉馆里就传出了曲远和他那帮弟兄吆五喝六的猜拳声,姐姐和两个姑娘的到来引起了弟兄们的欢呼和呐喊,桌子上立刻添满了红烧的、清炖的、油煎的、爆炒的许多的牛肉,早就饥肠辘辘的姐姐和另外一位姑娘毫不客气地吃了起来,而另外一位姑娘端着一碗上面已经夹了几块牛肉的米饭面露难色,姐姐制止了曲远准备递向姑娘碗里的已经夹满了牛肉的筷子,悄悄地对曲远说:“哎哟、看我忘了,这姑娘算过命不可以吃牛肉,你去给她准备点别的菜吧。”曲远站起来,不是去要别的菜而是拿来了一把汤勺,连汤带水满满地舀了一勺红烧牛肉盖在了姑娘的碗上,怪怪地说:“谁说不可以吃牛肉,我佛慈悲、普度众生,心中有佛则佛在心中。小妹妹来、吃吧,佛爷会保佑你的。”看着尴尬得前言不搭后语、面红耳赤的姑娘,曲远和他的弟兄们发出了满足而放肆的笑声。

        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姐姐和那两个姑娘是怎么吃饱的饭,酒饱饭足的曲远将自己宿舍的钥匙交给姐姐后跟自己的那帮兄弟一呼而去,宿舍里的两张床刚好安排姐姐和那两个姑娘。咱们可别担心曲远的住处,那帮弟兄哪家都有他的栖身之床。

        第二天周末不上班,上午十时以后曲远才和他的另外一位弟兄回到自己的宿舍,菜饭自有姐姐和两个姑娘料理,曲远拿了一本外国小说自娱自乐,好像根本没有他人存在一样。一句粗野“说他妈的靶子,我要是她绝对没有那么好打发,他家即使有金山银山我也绝对不会看他一眼”的怒骂让他从书本中回到了现实里,曲远和跟他一块回来的弟兄相视一笑,静静地听着两个姑娘的争论。原来两人正在议论他们的另外一个姐妹,因为那人跟男朋友谈恋爱,自认为家里有几个小钱的男朋友在开玩笑时没话可说就对她说:“你妈妈没有教育好你,让你年纪轻轻的就跟我恋爱,你要好好给我买吃的穿的。你不喜欢我又怎样,只要摆平你妈你不照样还是我的人”而女的对此却逆来顺受一言不发。听着同样根本注意到有两个男人存在的姑娘们面红耳赤的争论,看着昨晚不喜欢吃牛肉的那位的激动神态和独特见解,已经习惯了看女孩在自己面前颤颤惊惊、尴尴尬尬和唯唯诺诺的曲远不觉心里砰然一动:原来天下还有如此刚烈和有主见的女人。

        吃过午饭,姐姐翻出曲远在部队的照片、庆功会的纪念品、退伍证和军功章等让两个姑娘欣赏,不喜欢吃牛肉的姑娘心静如水,一言不发,而另外一位则大呼小叫,拿在手中羡慕不已、甚至向曲远投去了曲远已经习惯了的、同时又是非常不喜欢的赤裸裸的崇拜的目光。

        因为回姐姐单位的班车要下午三点才有,吃过早饭,另外一位姑娘要到曲远单位附近的村子去看望自己个姑姑,不喜欢吃牛肉的姑娘要出去买给母亲喜欢吃的糯米和山药,姐姐身体不适叫曲远陪着去买,听到跟女人逛街就头痛的曲远一百个不情愿地跟着姑娘去了县城,姑娘快速、准确、干练地购物方式和让曲远用军人的步伐都快跟不上的速度让曲远对姑娘刮目相看,不亢不卑和落落大方的强烈个性让曲远千方百计地将回单位的时间生生推迟到了班车已经开走了的下午四点,回到单位,去看望姑姑的姑娘打来电话说姑姑家不让走,并且明天姑父要去她家,叫曲远的姐姐和姑娘自己回去不用等她。谈笑风生的曲远热情地留下了会心一笑的姐姐和姑娘,第二天带着姐姐和姑娘到了附近一位战友家里。曲远带着姑娘到家里让战友的母亲先是目瞪口呆、而后欢天喜地地杀鸡宰鸭、倒水倒酒宛如招待自己的儿子和媳妇。第三天,曲远面无表情、平平静静地对就要回去的姑娘说:“一个月后我有一位战友结婚,如果没有特殊的事请来参加战友的婚礼。”姑娘仍然不亢不卑、落落大方地说:“因为这段时间母亲生病,要到时候看情况再做决定。”曲远仍然面无表情、平平静静地说:“那你看着办,能来就来吧!”然后跟姐姐打了个招呼就走了,走的时候没有挥手、没有太多的留念。其实在这三天里,通过姐姐,曲远已经详尽地了解了姑娘的一切,虽然姑娘在家有好几个哥哥,虽然是父母视如掌上明珠的独姑娘,但父母对她的要求非常地严格,从小自己的事都是自己做,二十多岁的姑娘从来没有像其他的女孩那样跟着男孩子东游西荡孩子无所事事,每天一下班就帮着已经身患绝阵的母亲料理家务,最多偶得时间是陪伴着母亲逛逛商场、看看风景。虽然到家里提亲的人也骆驿不绝,虽然哥哥嫂子们也对其中的一些人颇有好感,但姑娘从来都是不亢不卑和嫣然笑拒。至于外出,不管多远多近都要千方百计地赶回家去照顾母亲,很少在外过夜,自己这里呆了三天已经是从来没有过的破例,这样的破例好像已经说明了许多的问题。

       一个月以后,曲远在结婚那位战友家忙前忙后地招待着客人,战友中有人问曲远你准备什么时候找女朋友、什么时候也像今天一样请我们喝酒,曲远说四点钟以后告诉大家。四点钟过去了接近五点,大家正在缠着曲远给答案的时候,姑娘和姐姐笑眯眯地站在了曲远的面前,曲远一个箭步冲到姑娘的面前,将姑娘的左手攒在自己的手里高高地举起,根本不管姑娘的惊慌失措和面红耳赤,大声地对着大家宣布:“战友们、这位就是我的女朋友,就是我未来的老婆,就是你们未来的嫂子。”

 

 

 

  评论这张
 
阅读(174)|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