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停电<姑且算是小说吧>  

2011-08-30 10:20:30|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大院里又停电了,并且已经停了好几天,接踵而来的肯定又是停水。

        大院里停电是因为大院里有三家住户又没有缴纳电费、水费而造成的,之前大家推举的管理者因为向这三户人家催了好几次费用未果,早已无可奈何地张贴了申明而撂了挑子辞了自己的职。停电这几天,好多家庭因为冰箱里的食物已经变质、煮饭、喝水、撒尿、上厕所等基本的生活已经受到了严重的影响,但令人奇怪的是除了几位已经交了所有费用的老太太每天在大院里指桑骂槐地大骂几次,其他的人都无声无息、熟视无睹地进进出出,好像这电就根本没有停过似的。

        又不交费的三户,一户是因为好几年前被盗了一辆自行车,要求门卫赔偿未果,一户是因为对平均分摊的空转费不接受,认为自己摊得太多,而另外一户则认为自己拿到钥匙之后比别人晚住进大院近两年,因此自己天经地义地应该少交两年的门卫费、卫生费和管理费。

        虽然他们比谁都清楚大院里丢失的绝对不仅仅是自己的自行车,绝对还有好几家的轻便的、载重的、普通的和高级的自行车、电动车甚至是摩托车,虽然他们比谁都清楚所有的空转费都是整个大院里包括管理者在内的所有的住户平均分摊,虽然他们比谁都清楚门卫费、卫生费和管理费都是从拿到钥匙和有了门卫以后就开始了收缴,虽然他们三家都有人在机关单位工作甚至经常在众人面前耀武扬威地彰显自己的能力和财力,他们甚至还对之前停电、停水的行为义愤填膺、口诛笔伐和理直气壮。

        当然、他们最清楚的是大院里没有进行一户一表电网改造,整个大院还在统一用一个总表,而电力公司和自来水公司只管总表,根本不会单独停他们的电和水。而大院的住户虽然对他们不屑一顾和冷眉白眼,但谁也不愿意来兜这个闲、惹这个恶。

        打死他们也不会承认自己就是造成整座大院停电的那颗搅坏一锅汤的老鼠屎,他们都在满怀信心盼星星盼月亮地期盼和憧憬着大院里的有的住户忍受不了停电、停水的难堪而自觉自愿地为他们掏出所欠的电费和水费。

        没有缴纳电费、水费的三户人家既没有到别的亲戚家去蹭饭、蹭水,也没在乎大院里此起彼伏的腥轰轰、血淋淋的刨祖挖宗的指桑骂槐的咒骂,他们不点蜡烛、不开窗子大热天静若死户一样圈在自己的屋里。听着渗过窗子透过门缝的咒骂他们也偶尔感到了丝丝的不安,但他们可没有想过要去补交本来自己就应该交的电费、水费,因为他们都坚信自己不交电费、水费是完全正确和理直气壮的。

        这是一个曾经数次获得“文明单位”称号的镇人民政府福利分房的职工安居房大院,虽然部分过去的领导已经将自己的房子转手倒卖给了自己的三公四舅五姨六婶七姑八叔,但绝大部分的住户仍然是职工和家属,仍然也包括已经权利旁落的一些离退休领导和现在仍然在不同岗位上人模狗样地呼风唤雨的风流人物。

        电力公司只要是地球人都知道都牛逼得很,虽然它们也非常清楚大院里的大部分的用户已经不止一次地请求公司对住户进行一户一表电改,没有进行一户一表电改的原因完全是公司没有进行及时的规划和安排,它可还是根本不跟你分什么青红皂白和管你什么和谐、黑谐,既然不按时缴费,时间一到、告示一贴、剪刀一剪,天经地义、老子怕谁?给住户的回答就是四字:“供电?交钱!”

        不堪停电困扰的住户把电话打到了现任镇政府领导的办公桌上:“您好,我们是镇政府安居房的住户,因为镇政府里在职的三个家庭没有缴纳电费和水费,现在电力公司已经停了我们的电,请领导督促他们缴一下费,恢复一下我们的用电,好吗?”声音颤颤惊惊,态度诚诚恳恳。

      “哈哈哈,你这个同志啊!你们安居房停电关我什么事嘛?你们不是成立了管理领导小组了吗,你们自己管理自己嘛!我告诉你们,我非常忙、非常不是一般的忙,你们也应该知道的,现在建设和谐社会等等等等的任务和问题很多,我要处理和研究的工作很多很重要,不缴费就别用电、用水那是天经地义的事,管理小组辞职你们可以再行选举嘛?再说三家不缴费的人也是我们的同志、并且是没有犯过任何错误的好同志、你们的矛盾完全是人民内部矛盾,既然是人民内部矛盾就内部处理一下嘛。我告诉你们,建设安居房歉下的贷款还是我给你们协调了交的,对于这件事现在单位许多后来没有买到房子的同志都非常有意见。你们应该知足啊!好啦,以后可别再随便打我的电话啦!”领导的话乍听起来和颜悦色,但却明明白白地透露出一股严肃与盛气。

        几个老太婆围住辞了职管理小组组长,请他再协调协调,不行的话只要他带头到那些没有交钱的住户家去,剪线拆表由她们去实施,组长苦笑几声:“大娘、大婶们嗳,你们可别为难我,都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低头见的同事、邻居,和谐为贵、和谐为贵,咱也老大不小的了,停电又不是停我一家,得罪人的事咱可不能再干了。”小组长嘻嘻哈哈地走了。

        老太太们又围住了刚要出门上班的过去政府里的领导现在仍然是县里领导的两位领导:“领导,您们现在不是分别领导着城市建设和领导着舆论宣传部门吗?咱们可是若干次听过您们两位的讲话和报告,这水电的事您们可不能不管啊!”话语里又充满了忐忑和真诚。

        “管、我怎么管,你们没有看到我家也停了吗?我单位比这更重要的事多得去了,这些事我能管吗?”分管城市建设的领导脸上露出了从未见过的冰霜、表情死气沉沉。

        分管舆论宣传的领导则直接装聋作哑、熟视无睹地爬上接他的轿车去作和谐报告、去告诉听众如何如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完全无视老太太们的白眼和怒骂。

        电话打到城建局和许多许多的单位,而异口同声的回答是:单位内部的事咱们管不了。

        打到信访局的电话倒是起了一点作用,信访局非常及时地派了两个人来到老太太们中间,非常严肃、认真地告诉她们:“别有事没事就打信访局的电话,如果不听招呼就要采取纪律措施。”

        老太太们骂了几天已经精疲力竭,已经停止了谩骂,一位署名“没有差钱的住户”在大门口的告示栏写了“造成全体住户停电的人,你真的那么心安理得吗,请告诉大家大院里谁是遗弃了你的无良的爹娘?住此大院里曾经风光无限的领导们,你们真的那么‘宠辱不惊’吗?停电、可别停了你的人格和尊严。”但人们、特别是那些男孩、男学生、男人和男领导们,仍然熟视无睹地进进出出,甚至压根就没有抬头看那告示栏一眼。

        只有一位从农村来的老头孤惨惨地来了一句:“嘿嘿嘿,唉、这个世道,真是不可思议,为什么咱们的公务员总是喜欢穿破烂的草鞋,为什么漂亮的衣裳总是罩着充满臭气的粪桶哟?”

        因为没有电、因此也就没有了音乐、没有了灯光、没有了声音,一到晚上,整个大院显得令人窒息般的死气沉沉。

        自来水公司“如果再不交水费就停止供水,一切后果自负!”的告示已经贴在了大门口的醒目位置,不用怀疑,用不了几天,整个大院将不仅死气沉沉而且还肯定是臭气熏天。

                   

  评论这张
 
阅读(3644)| 评论(9)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