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同学小聚胡录  

2012-11-14 12:37:33|  分类: 淡文挚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周六、一位党校同学打来电话,说因为小铁事业颇有建树,最近又荣升公司副总,高兴之余请想大家到其单位小聚,令寒炻务必参加。

       接到电话,寒炻并未立刻应邀,一来因为有点不大不小之家务正需周末去处理,二来因为同学聚会在一般人的心中就是斗富显贵、攀权比势,就是“同吃同住胡配对、拆散一对是一对”。而寒炻过去的这些同学却是历来都是把政治觉悟、思想品德视为生命的、现在已是廉颇已老、徐娘发华的人,绝对不会、也不敢冒然乱拆胡配,加之寒炻既没有什么黄白资财可以斗富、也没有什么十八品芝麻权利可以炫耀,一介武夫在那些已经功成名就、名利双收、顺风顺水和风光无限的同学面前得到的只会是尴尬、冷落、不屑和没趣。因此、第一反应就是能不去就不去,没想到到了中午,室友老马来电说他已经到了,而到了的重要的内容之一就是想见见寒炻。盛情难却,呼友驾车急匆匆奔小铁单位而去。

      小铁的单位坐落在昆明市最大最美的园子之中,寒炻到的时候大家已经玩得筋疲力尽,老陆因为家里有事拿了一本寒炻的《胡文怪章》就火急火燎地匆匆离去,其他的老师、同学脸上明显挂着中午白酒的滋润和酣畅。伴着班主任殷老师熟悉的“你又迟到了。”的批评声和男同学热烈粗犷的拥抱而来的是女同学们温婉、直率、文静和赤裸的打趣与调侃。

      “请问、当年你对本美女是否有过暗恋?”永远是一张娃娃脸的、脸上总是挂着灿烂太阳的、大家亲切地称为秘书长的周美人一开口总是让人骤不及防,从她嘴里蹦出来的诙谐顽皮、突发奇想但毫无恶意的问题在校时就不止一次地让许多男同学措手不及和面红耳赤,这不、这家伙一见面就用报纸卷了一个话筒,煞有其事地塞到寒炻的嘴边。

       “你这家伙,还是顽性不改啊?”寒炻虽然绝对不是什么唯唯诺诺和任人宰割的好鸟,但突然看着大家幸灾乐祸的表情,仍然颇感意外、一时无语。

       “老实交代、当年你是否暗恋过本美女?不要绕山绕水,请立刻回答。”提问者继续不依不饶和咄咄逼人,旁观者仍然幸灾乐祸和一言不发。

       “其实这个问题根本就不是什么问题,冲锋陷阵乃我军人之本色,在校时每天你都忽悠我去敲你的门,可每一次你给老夫做的都是同样的闭门羹。”寒炻渐渐地冷静了下来,上前一步开始了习惯性的反攻。说:“你于心何忍?大家作证,老夫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士别三日老夫今天也刮刮目,今天你敢再忽悠老夫,在下可真的要动家法了也,信呼?!”

      “哈哈哈哈哈!“大家哄堂而笑,轮到了提问者一时语塞。

        一张巨大的圆桌将三十余位同学亲亲密密地连在一起,红酒、白酒和饮料让大家开始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和挥斥方遒,王老师一成不变的严肃、认真、幽默和诙谐,晋老师的豪爽、热烈、真诚和潇洒,殷老师的活泼、矜持、靓丽和贤淑,沈老师的坦荡、热情、朝气和淳朴,后任班主任高老师的腼腆、文静、质朴、活泼,一下子让大家回到了当年欢歌笑语的学校,回到了林木葱葱的白沙河。德文老弟仍然不停地穿梭于老师和同学之间,得心应手和谈笑风生地劝着老师、男生和女生的酒而自己的杯子却永远是满满的,要驾车的老马和阿惠笑眯眯地坐在座位上把玩着自己的酒杯想喝都不敢喝,永远闲不住一分钟的周秘书长和辣辣的刘川妹仍然嘻嘻哈哈地跟邻坐、跟对面的和所有的人斗嘴斗智斗幽默斗开心,小许依旧还没喝多少就面红耳赤微笑着静静地独坐一寓,贾警察、老顾同志两人早就跟大家单打独斗、酣畅淋漓,峻酷、刚毅的晓忠自斟自酌、自得其乐,寒炻一边屁颠屁颠、手忙脚乱地给大家在《胡文怪章》歪歪斜斜地写着自己的名字,一边醉醺醺地接受着老师、同学的轮番轰炸,还时不时抽空跟端庄、冷艳的小铁和柔情似水的林大美女开上几句总让二位哭笑不得的雅俗共赏的玩笑。

       班主任问寒炻:“你说,咱们这些老师和同学,谁变了?”

       寒炻说:“没有、一个也没变,至少、我没有看出。”

       班主任说:“你说,以后谁会变?”

       寒炻说:“我没有看出来,至少、是现在。”

      一朵巨大鲜花衬托着的餐桌渐渐杯盘狼藉,主动喝的、被动喝的、男的、女的、老的和少的酒酣饭饱,很大很大、金碧辉煌的KTV包厢里传出了虽然少了少了丧心病狂的躁动、少了撕心竭力的时尚,但却多了许多的深沉、许多的理智和真诚的歌声。

       没大寒炻几岁的美女老师端着一杯红酒跟寒炻说:“在学校你跟我们大家说过的一些关于人生的话,我至今仍然清楚地记得 ,我跟你说的、你还记得吗?”

       寒炻赶忙站起来说:“嘿嘿嘿! 开玩笑、怎么记不得,一日为师、圣语永铭啊。”

      “嘿嘿、我还以为你要说终日为母呢!”老师 笑着说。

      “为朋、为朋,寒炻哪有福气摊上这么一位睿智、博学、美丽和朝气的老妈哟!”

        哈哈一笑,杯底朝天,翩翩起舞。

       稍显笨拙的舞姿充满了恬淡、从容、沉稳和实在。

        不知不觉、已经午夜。

       都醉了,但没有一人失态;

       都开心,但没有一人疯狂。

       整个晚上根本没有什么尴尬、冷落、不屑和没趣,权利和财富的魅力在今天晚上无影无踪。

       二零一二年十一月十日,农历九月二十七日,月亮要很晚很晚才会出来,已经初冬、但四季如春的昆明没人感到寒冷,路旁争奇斗艳的鲜花更没有让人感到冬的萧杀与肃穆。

       闹闹、笑笑、推推、抱抱,散了、豪华的宾馆没有留住一位同伴,这、绝对不是因为家里政委、领导的威严和咆哮。

       在回家路上,寒炻静静地坐在车里醉意朦胧、昏昏欲睡,冷不防、驾车的好友却突如其然、莫名其妙地发出了一声感慨:“老兄、您有这么一群老师和同学,真他妈令人羡慕啊!”

       寒炻虽然觉得那句‘他妈的’,有点不雅,但绝对没有、也不想反驳他的感慨。

  评论这张
 
阅读(24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