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石头之感慨  

2012-12-25 19:26:08|  分类: 胡文怪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寒炻说石头,好像有点画蛇添足、狗尾续貂。

      因为只要是寒炻的亲朋、博友都会一致认为,寒炻本身就一块活脱脱冥顽不化之怪石。

      嘿嘿嘿:王婆卖瓜、自己不夸、才怪!

      是的、虽然寒炻很多很多的朋友都早就习惯和乐于以“石头”戏谑、奚落寒炻,虽然有的弟兄甚至用文章来激动寒炻,但寒炻真的仍然我行我素、不发一言。

       因为寒炻自己也非常认同甚至喜欢别人的评价,寒炻就一石头。

       而石头是不太喜欢夸耀自己的,起码从古至今人们都鲜有发现。

       之所以寒炻也说石头、其个中自有缘故。

       也许周围弟兄和博上诸君早就发觉,近段时间寒炻很少上网、也没有什么胡文怪章给诸君一个起码的交代,因为寒炻也是一介凡夫俗子、也会害所有凡夫俗子都会害的懒惰、厌倦和乏力的毛病。

       而最根本的一点,是寒炻近段时间交了许多许多的石友,醉心于家乡突然出现的许多许多无师自通的“宝石”工艺师加工、制造出来的美轮美奂、精彩绝伦和货真价实的水晶、玛瑙石之中。

       自产自销、货真价实、都是乡亲、无欺无诈,几十元、百把元的价格不影响工作不影响生活寒炻基本可以承受、今天买几个、明天买几双,拿回去兄弟姐妹和朋友喜欢双手奉送,而后再去胡购乱买。

        一个非常要好的商人哥们打乱了寒炻的生活和思路。

       那天,他来到寒炻的单位,寒炻香烟侍候、热茶喜迎。

      “老兄,听说你最近不写博客、不搞摄影,也开始投资咱们家乡的水晶、玛瑙啦?”哥们直来直去、没有半点转弯抹角。

      “什么投资、凑凑热闹,消遣消遣无聊罢了。”寒炻直言相告。

      “这个非常好,我早就想来跟你聊聊。”哥们兴致勃勃。

      “是吗?难得老兄有此雅兴,寒炻倒愿洗耳恭听。”这话真的不假,须知此君平时除了麻将、扑克和挖空心思赚钱可没有什么其他的爱好。

      “你知道吗,石头真的、精美的石头真的会唱歌呢?”哥们煞有其事地说。

       “嘿嘿嘿,老兄不妨直言。”寒炻饶有兴趣。

       “你想想,一块块普普通通的石头,在工匠们的手中变成了一块块精美的工艺品。而我们把我们喜欢的买来,赋予它名字,它不是就有了生命了吗?而石头的资源是有限的、人们的需求是无限的,我们将石头买到手后等待喜欢它的人出现,再高价出手,我们不就有钱可赚了吗?而在我们买卖石头的过程中,我们结识了新的朋友,共同探讨石头的价值,不就也跟你在博客文章里探讨人生、思想和社会一样了吗?这一切,不就是石头赋予我们的美妙歌曲吗?”哥们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这、真的挨得上吗,这是哪跟哪哟?”寒炻一脸苦笑。

     “什么挨得上挨不上,您呀,什么都好,就是缺少一根赚钱的筋,不跟你说了,我还要去看几块石头,等我发了财你就知道了,再见。”哥们风风火火、扬长而去。

        寒炻一头雾水,莫名其妙。但仔细想想,哥们说的还真没错,寒炻这辈子还真的缺少那根赚钱的筋。

        唉,用石头来发财,寒炻还真的没有想过。

        虽然寒炻的名字里就有石头,但认识石头和对石头感兴趣却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刚刚记事,老母亲就告诉寒炻,说寒炻一生下来就体弱多病,天天跟医生和药片打交道,为了让家门这个宝贝万分又姗姗来迟的儿子能健康快乐地成长,老父亲硬是拿出家里最后的积蓄,请了村里十几位最强壮的男人,在村头的沟渠上用一整块石材搭起了一座小桥,然后在桥上点起香灯、燃起红烛,在算命先生的指导下让寒炻规规矩矩、庄严肃穆地向着小桥叩首礼拜,认下小桥为干爹。

        虽然有了那块大石头为干爹,虽然在后来也挖空心思地拜读了许多中外名著关于石头的描写和歌颂,但说起石头,寒炻仍然捉襟见肘、满腹空空。倒是因为少年时节经常去干爹的身上大逆不道地玩耍,对石头自有一点稀里糊涂的感慨。

       曾经跟一位叫旗歌的诗人说起过石头,并且强烈地建议他用诗人的笔墨写写石头。

       他问我:“为什么要写写石头,石头在你的心里到底是什么?”

       我说:“原野上的石头、深山里的石头、河底寂静处的石头、华丽都市灯光下的石头、他们本无高低贵贱之分,也无功名利禄之欲,它们原本就是那么地宁静、淡定、纯朴和天真,而自以为是的人们却偏偏要凭着自己的肤浅和专横去擅自采之用以家壁而显示奢华,用于树碑而承载荣光,更有甚者将其烧之成灰而大颂洁白、刻之以罪而唾之以身。种种强加于石的荣华富贵、华章丽词、嬉笑怒骂和粉身碎骨之恶行,难道不是自以为是的人类对石头大逆不道之亵渎吗?”

       虽然桀骜不驯的诗人后来也写了一篇《人们于石头无所不求》的文章算是给了寒炻一个答复,但当时他的表情却只是愕然与肃穆。 

       诗人在他的文章里说:“是的,石头是自然的,我们也是自然的。石头先我们到达这个世界,但静处不语,而我们后来者却自视聪明仗着自以为聪明的头脑,用不安分的双手,不愿停息的双脚,四处奔波,满地球出没。这似乎还嫌不够,还去与鸟儿比翼,与宇宙对话,与星月解密。”

 诗人说:“在人面前,石头是被动的、无奈的。 她顽强于风雨,而我们却以奇思、勤劳和喜爱之心使之解体;她执着于坚毅,而我们却用智慧、用技艺将其用来为我们阻挡来犯的寒暑、强敌和喜好。”

  诗人还说:“在泥土中,我们有感于她深处黑暗的默守与不屈。在大地上,我们有感于她的期待与挺立;有感于“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在激流中,我们有感于岁月的磨砺与事物的移换。”

  诗人告诉人们:“石头于我们,无计谋之待,无善恶之嫌,无是非之怨,无爱恨责备。有的,只是沉默与接受;有的,只是自然的秉性,天生的质地与心境;有的,只是助人于千种而无一求。 而人们于石头,却是无所不求。欲用之则施以锤凿,动以以锄钎,爆之以炸药,焚之以高温,碎之以钢碾。就算暂无所求,也要易其位,粉其身,聚堆于房前屋后,散放于场间、荒地,凭喜好用否意愿而视之处之。”

  诗人认为:“无论是从石头的角度去看人,看自然,还是从人的角度去看石头,看自然,都有太多的感触要去说,去喟叹,去泼墨,去索求。”

  诗人甚至觉得:“石头是石头,但石头也是人;人是人;但人也可以是石头,将其记之以散文,吟之以诗歌,评之以杂说,甚至将人与石头合二为一来杜撰小说、传记,似乎都无不可。”

  因为没有那充满经济理念哥们的发财脑袋,我不可能将石头变成会唱歌的精美宝贝。

  因为没有诗人敏锐的目光和桀傲的思维,我体会不到石头的无奈、愤怒、惊喜和得意。

  其实、寒炻跟诗人说石头只是因为我的名字里有石头和我的干爹是石头,是因为我们当时没有其他的话题。

 买石头只是因为我觉得其造型美观、漂亮,价格不贵、送给亲朋、孩子花钱不多却能搏得一笑。

 最最主要的一点,是因为这些石头是家乡土生土存的、经过根本不懂什么工艺美术技能的父老乡亲、兄弟姐妹之手无师自通地加工出来的、根本没有半点虚假的工艺品。

 哪怕如此,寒炻也只是一时之兴,既不会挖空心思去将石头变成财富、变成会唱歌的精灵,更不会持之以恒、乐此不疲和没完没了地去醉心于石头、痴之于吟诵。若有别的开心去处,寒炻肯定即刻更张。

 

附旗歌先生之《人们于石头无所不求》以示敬仰
(2012-07-18 21:37:58)
关于石头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识寒炻先生,独对月吟时,心中便多了一些温暖,又减少了一些孑然空旷的感觉。他力主我成为博海中的一朵浪花。一番彷徨后,我小心翼翼地来到博客空间,又认识了不少的同好和朋友,如海口言川、香山红叶、溪水、泪含因梦、刘世生等。无论是从哪方面来说,这都让我受益不少。今天,在这里留下一些文字,不是为了做些吹捧的功夫,而是为了表达对寒炻先生的感谢和敬意,也是为了表达自入博以来,一直关注、支持、指导和斧正我的同好与友人的感激和祝福!诚祝大家合家安康!生活愉快!工作顺利!文思若潮!财富倍增!

                         石头诗约

我和寒炻先生的熟识,是因了爱在业余舞笔弄键的同缘。那时,他的《胡文怪章》尚在出版的酝酿中。

记得初见面时,是在先生的家里。我因了大姐的引介,想去向他讨教些用笔的好处。

由于未曾蒙面之前,我就拜读过先生的一些手稿,了解了他的一些生平与情衷,所以,去见他,心里有一些莫名的压力。于是,我就带上了从未示人的某协会、某级什么家的什么证,似是想要在逢到轻视时找点自信与勇气。

去的时候华灯初上。先生上茶坐定,大姐作了简介,我就把那些证唐突地递了过去。

 先生严肃地接了过去,认真地看完,又郑重地递还给我。先生的态度,让我一下子后悔起自己的轻率与自大来。

 先生说,看你,真不错!我惭愧得很,没有入什么协会,也没有什么资格证,我只是曾经的高中生,后来的当兵人,现在的普通工作者。我怀念部队生活,怀念曾经共同战斗过的战友,加之热衷于对现实生活的表达,就在工作之余,弄弄笔,悄悄键盘,和那些有共同语言的博客说说这,聊聊那,抒发抒发感想,多了,就集成了册。今天,认识了你,很高兴!

 先生的话使我有些汗颜。好在他的直白,瞬间就消逝了我的尴尬,心里觉得,海潮有情,近沙近岸了。

 接下来是说稿,然后天南地北了一通。末了,先生愉快地说,你看,你曾是一名教师,我曾是一名军人,我们走在一起,虽可算文武相融,但是不是有点那个......,哈哈,可谓“秀才遇着兵,有理说不清”,哈哈。

 处得久了,对寒炻先生就有了更多的认识。比如,他博识强记;健谈、善交;爱铮友,爱家,爱工作岗位。他的兴趣爱好也很广泛,如摄影、书法、收藏等等。

 他的文字,我觉得,就仿佛他曾今把持过的钢枪,激发出的弹丸。其中,有疑神,有专注,有屏息;有爆鸣,有呼啸;有穿越,有穿透;有激昂,有宁静。字句的准确与命中,非一日一时之功。

 他的抒情,如荡荡行波。他的评论,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他时而对良好现象鼓掌、喝彩、呼吁;时而对无私者、奉献者竖起拇指;时而为弱势者给力。

 他时而向丑恶与灰暗呛声;时而对无视他国尊严,无视民族情感,侵犯他国领土临空者口诛笔伐。

 他时而眷恋于故乡的田园;时而有沉醉于祖国山河的壮美。

 寒炻先生主张,人与人要和平相处,阳光以待。人与自然要和谐相安,用心珍惜。

 我最记得他说的三句话,一是人要有不惧怕丑恶东西的精神,二是要有向上向美的精神,三是要有用善美之心去感染他人的精神。

  寒炻先生让我豁然于人生的阳光之中,让我的情感和文字,更坚定了这种阳光的追求与吟咏。

  我总觉得他是一位平凡近人的兄长。但由于他内心世界的充实、自足、热情、奔涌、又让我觉得,他不是月下的一池清水,而是那水中的碧叶与绽荷,对自然而言,是平凡的,对岁月而言,却是难得的。

  自从与他相识,或长或短,过些时日总有相聚。

  前几日,又与他在老二嫂餐馆共进晚餐。

  开饭时,他来敬酒,我说不胜酒力。他笑着说,吹牛!唐人诗者,斗酒十篇,就算后浪推不了前浪,难道还不能三杯五篇吗?

  就这样说笑用箸,酣谈与酒,真让人有松间清溪的自由感、欢畅感、清澈感。

  席将散时,先生突然递给我一个话题。

  他说,这几天,我在想,大地上的石头,家乡田地里、深山间的石头,远方陆地上的石头,河底寂静处的石头,他们本无善恶之心,也无成败之求,是那么的自然、无争、单纯、静处。但人们要去擅用以求坚固,雕凿以求可塑,焚烧以求粉饰,碾磨以求凝和,极其所用,犹恐不尽。

  他说,这段时间,一想到石头被迫从出生地移动,肆意处置,打围埂,砌城池,造楼房,白墙壁,铺路面,凿碑石,就会想到人们有时的境遇。最让人心里受不了的,就是用其为恶者作记,为无耻者成雕。比如,不管石头愿不愿意,就用以作为秦桧之流的塑像,千百年来,默跪于地,受人唾液。这是秦桧贼人的错,却硬让石头来代他在风雨中受过,知此者有何感想?

 感慨之余,他说,你想想看,可不可以用诗歌的形式来写一些石头相关的东西。

 我说,你有那么深的感受,那么多的思考,还是你来写吧,我怕写不好!

 他说,诗歌非己之长,而写成杂文,又不足以表达石头的境遇和精神。用诗歌来表达,本身就是对石头的单纯与美好的一种暗示。在不长的行笔中,就可以表达出对石头的顿悟,对其精神的颂扬。你不试一试?

  我没有当即应允,因为我觉得,对这一主题的表达,并不是很好把握。但是,在心底,我已经在开始酝酿了。

 是的,石头是自然的,我们也是自然的。

 石头先我们到达这个世界,但静处不语。

 而我们后来者,却自视聪明。仗着这聪明的头脑,不安分的双手,不愿停息的双脚,四处奔波,满地球出没。这似乎还嫌不够,还去与鸟儿比翼,与宇宙对话,与星月解密。

 在人面前,石头是被动的、无奈的。

 她顽强于风雨,我们以奇思、勤劳和喜爱之心使之解体。

 他执着于坚毅,我们用智慧、用技艺来请其为我们阻挡来犯的寒暑与强敌。

 在泥土中,我们有感于她深处黑暗的默守与不屈。

 在大地上,我们有感于她的期待与挺立;有感于“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在激流中,我们有感于岁月的磨砺与事物的移换。

石头于我们,无计谋之待,无善恶之嫌,无是非之怨,无爱恨责备。有的,只是沉默与接受;有的,只是自然的秉性,天生的质地与心境;有的,只是助人于千种而无一求。

 人们于石头,却是无所不求。欲用之则施以锤凿,动以锄钎,爆以炸药,焚以高温,碎以钢碾。就算暂无所求,也要易其位,粉其身,聚堆于房前屋后,散放于场间、荒地,凭喜好用否意愿而视之处之。

 无论是从石头的角度去看人,看自然,还是从人的角度去看石头,看自然,都有太多的感触要去说,去喟叹,去泼墨,去索求。

 拿起笔来,总觉得,石头是石头,石头是人;人是人;人是石头。将这一切记之以散文,吟之以诗歌,评之以杂说,甚至将其视之为人而杜撰小说、传记,似乎都无不可。

 或许,寒炻先生提议给我这个主题的时候,心里酝酿来酝酿去,也是如此地纠结和寻觅吧!

 我终于还是没有耕耘出一点成诗的痕迹来,真有“心虽千里丝,不曾织匹帛”的愧叹。

 我把缺憾和窘窒说给友人。他和我讨论了一番,末了,他补了一句:石头不就是你、是他、是我、是芸芸众生吗?

 我说,看,贫嘴,又是强以石而喻人。

 我常想,人之思,为石头者一定会思之吗?石头不思,故有石头的品质,人之过思,故有人的德行。

 总之,这些时日以来,我的心就像一个大石场,堆放着各种各样的,被肢解、被剖析、被雕刻的石头。

 或许,友人说得对,太过于沉湎于石头相关的情绪中,长了,久了,自己就执着成石头了。正如有的石头,在人们眼中、心中站得久了,就成了人。

 直到现在,以石头为素材的作品,我仍未给寒炻先生一点讯息。既无只言片语,我又以何相示啊!

 也罢,就且将近来相关的所遇、所见、所闻、所想、所言作一个简记,权当履约吧!

  评论这张
 
阅读(304)|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