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从北大校长跪母想到的  

2012-07-21 19:12:51|  分类: 胡文怪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曾经因为创造了一首惊世骇俗的《化学之歌》而风靡全球、老幼皆知的北大校长周其凤对着母亲的那一跪,真的泪如泉涌,感天撼地,刹那间情不自禁脱口而出:“万岁、校长!”

       可没有想到的是接下来,所有的媒体几乎全是口诛笔伐,整个新闻网络竟然没有一句歌颂、赞美、甚至是支持的话。

       哎哟、还真弄不懂现在的人是怎么想的,如果说《化学之歌》遭到众人的辱骂、申讨和耻笑是因为民众不懂化学,不理解、不领会和感悟歌曲的博大、精深和浩瀚,那么在人人都倡导百善孝为先的传统国度里,堂堂北大校长放下高贵、显赫的身份,放下千头万绪的、关乎国计民生的百年树人的校长工作,在众目睽睽之下泪如泉涌地跪拜母亲的惊天动地、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伟大、高善行为为什么仍然换不来人们的欢呼、颂扬和喝彩呢?

       当然、周校长肯定也弄不懂,也许他现在正在独自委屈、烦闷、孤独和巨大失落地哀叹“力拔山兮气如虹,我的一跪撼苍穹,演出唯我精且髓,可惜草民无人懂”呢!

       其实、周校长可能真的不明白、也许永远都不会明白为什么“草民无人懂”,因为现在的草民,已经看过了、甚至厌恶了许多的<包括《化学之歌》>的哗众取宠的表演,他们已经了知道了舞台上许多许多的故事,包括国校之长演出的故事都有假的和忽悠人的。

       由于自觉不自觉地看惯了接二连三的、没完没了的、各行各业大大小小的表演的熏陶,他们中间早已不乏优秀的扮演者甚至导演者。

       草民不会反对校长写歌,没事的时候也想知道化学究竟是什么,但草民不相信化学就是你、化学就是我,

他们弄不清楚父母生的你我,为什么会是化学过程的结果,不知道记忆和思维活动为什么就是化学过程的场所,他们更不知道化学为什么会如此给力,化学为什么会不能不火。

       草民更不会反对堂堂校长去拜跪自己的母亲,他们最明白羔羊跪乳、神鸦反哺的深刻含义,但他们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校长跪母的时候要兴师动众、要让众多漂亮、给力的妹妹来跪上添花、哭上増彩,要让那么多的摄像师、摄影师和新闻媒体大摄特照、长录短记自己绝对不潇洒、不美丽和不漂亮的跪姿和哭像。

       登峰造极的表演应该是观众察觉不到丝毫表演成分的表演,高山流水无知音的问题首先出在流水其次才是知音。

       基于此,我认为北大校长无论是歌曲的创作还是舞台的表演,远远没有达到炉火纯青和返璞归真的地步。

       虽然我真的没有冒犯北大校长的故意和冲动。

       寒炻乃一介武夫,非常清楚自己绝对不能跟堂堂北大校长相提并论,因此在八四年参加作战痛失母亲的时候,既不敢违抗军令私自回家给老母亲披麻戴孝,也不敢在前线叹地哀天。半年后回到家中也很自知之明地谢绝了父老乡亲和兄弟姐妹的陪伴,在深夜里才独自一人跑到母亲的墓地绝情哀歌、无声嚎哮,数十年每到清明,也只是不带香纸、不带祭品,独自一人在母亲的墓前默默蹒跚、踟蹰绕行。

       我和兄弟姐妹不约而同地拒绝了在母亲的碑上“男”、“女”一栏前面冠予“孝”字,因为我们都知道,真正的“孝”是不需要文字来标榜的,况且、我们对母亲真的没有尽了什么孝。

       男儿膝下有黄金、跪天跪地跪父母,这种跪应该是圣神的、不容亵渎的,不允许有丝毫的表演和鼓噪成分;

       久在河边走、必然湿鞋帮,再聪明、再伟大的魔术表演天才也不能保证自己的表演永不穿帮;

      优秀的艺术家不可能就是优秀的鞋匠,优秀的鞋匠也不可能就是优秀的吹鼓手,而优秀的吹鼓手绝对不可能全部都是优秀的足球教练。

       北大周校长有情有义、撼天动地的跪母行动赢得的是媒体的口诛笔伐和没有一句歌颂、赞美、甚至是支持的话。

       而寒炻的父老乡亲却总是不分好坏、不厌其烦地<也许是违心地>说:“这家兄弟姐妹很有良心。”

       我不知道造成这一切的原因是网络媒体的无知还是寒炻父老乡亲的愚蠢和纳木。

       我窃窃自喜:“看来我的表演也可跟北大校长并论一提。”

       但最后我还是想说:“各人、特别是那些有脸有面、风光无限的人,干好各自份内的事情、很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233)|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