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人生诡道<原创小说十>  

2012-10-12 10:46:23|  分类: 小说红尘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曲远揉揉布满血丝的双眼回到了单位,日子回到了原来的轨迹,他可没有心思、没有兴趣也没有时间去关心青莲的去向,上有老、下有小的生活对他这种白手起家的人来说绝对不是轻松的,虽然闲暇下来的时候他也会琢磨一下青莲留个他的“彻骨铭心的失去本身就是一笔无价的财富,愿我的遗憾能遮挡你未来所有的风雨。”那句话,但从来没有想过要打听一下青莲的去向,家乡亲朋经常到他这里来,闲聊的时候也会有意无意地提起青莲过去的一些事来,但每次别人一开口就被他那瘆人的微笑知趣地更换了话题。

        其实家乡的亲朋也根本不知道青莲的什么情况,因为青莲当天晚上就走了,她是跟着她的一个朋友走的,走的时候没有告诉任何人,她走到了千里之外的、家乡的人们都非常向往、非常羡慕但很少有人去过的北京,她的这位朋友、后来成为了她的丈夫的人是她开翻斗车时的老板,老板因为有了钱犯了一些所有有钱男人共同会犯的错误并且被老婆抓了个正着以后被有钱有势的老婆一家一纸来得非常块的离婚判决书赶出了家门,饱受过去对自己点头哈腰、唯唯诺诺的亲人朋友冷嘲热讽、恶言相向的他痛定思痛以后凭着自己过去的人脉几经拼搏又开起了自己的公司,青莲在沙尘滚滚的工地上不分白天黑夜地拼命的性格彻底征服了他,两个经历了人生大彻大悟的人早在数年之前就走到了一起,青莲三番五次好似没脸没皮地给曲远打电话的事其实就是青莲跟他打赌的结果。青莲跟曲远恶作剧似的在宾馆里见完面以后他们就直飞北京并且切断了跟所有亲戚朋友的一切联系,十几年奋斗下来居然在北京不仅立住了脚而且还有了不小的发展。时间渐渐抹去了委屈、尴尬、烦心和不堪回首的伤痛,随着岁月的流逝,生长在“圭<音归>山”脚下的他们渐渐备受思乡的煎熬,本来发誓永远不再跟家乡亲朋联系的他们毕竟故土难舍、亲情难割,在青莲母亲九十大寿的时候回到了家乡。不期而遇地跟曲远见了非常不想见的面。

     “您好!”四目相对、还是两鬓已经微霜的曲远首先伸出了手。

     “哟、您好、还是那副领导的样子,曲远、这是侄媳吧?按照村里的辈分,你不叫我一声姑也该叫声姐吧,曲远、你可不能当了处长就坏了村里的规矩啊!”青莲像个小姑娘般嘻嘻哈哈地笑着,一下子搂住曲远妻子、眼睛却恶作剧般地盯着曲远。

     “小姑老姐好、这位就是您老的先生吧?”曲远虽然颇感意外、但也落落大方地将手伸向了青莲的那位。

     “嘿嘿!青莲跟我可没有少提您,幸会幸会。”青莲的先生真诚地握住了曲远的手。

     “嘿嘿嘿、曲远,你小姑、老姐大老远的回来,咱们好像应该尽点地主之意。平时天天唠叨小姑、老姐如何如何好、如何如何优秀,怎么见面却像个榆木疙瘩一样楞戳着,赶快请大家回家吧,今晚的菜饭我包了。”曲远的妻子推开了青莲的手,热情有加地招呼着。

    “是的、是的,两位在大城市呆久了,可能一下子不习惯农村的素酒便饭,但总不至于不给侄媳一点面子吧?我向二位保证,她做的饭不难吃。”曲远虽然很吃惊妻子的表现,但也很快地领会了妻子的意图,非常热情地拉住了青莲丈夫的手。

    “不了、不了,改天再说吧,刚刚回来就到你家吃饭,九十岁的老娘肯定又要发脾气了,我可不想再让老人生气说我老不知事。”青莲装得傻乎乎地说。

     “小姑、老姐还是那么孝敬老娘,可敬可敬。”曲远的妻子笑嘻嘻地说。

     “嘿嘿、我可不敢当你的什么小姑和老姐,听村里人说,你可是把曲远收拾调理得服服帖帖、规规矩矩的哟,能收拾如此此野马烈驹的人可不是等闲之辈啊!”青莲说这话的时候倒是充满了真挚。

    “什么收拾调理,我有那么大的能耐吗?男人就像野牛,绳子越紧越容易被他挣断,放着他倒不知道怎么折腾了,曲远、你说对吗?”曲远的妻子仍然笑嘻嘻着。

     “对对对、老夫离开了您老的绳子就像被拴久了得到自由的狗,还真的不知道如何咬人了。”曲远说。

    “是的是的、有个女人管着自己真的是好福气,我就非常喜欢咱们青莲管着。”青莲的那位嬉皮笑脸地说。

    “我不管着你,你还不早就翻天了呢?”青莲装模作样地呵斥着。

       表面嘻嘻哈哈、彬彬有礼,实则棉里藏刀、针锋相对,虽然后来青莲和他的丈夫也到曲远家吃了饭、做了客、给了曲远即将大学毕业的儿子不菲的压岁钱,虽然曲远也带着妻子、带着昂贵的礼品回访了青莲家、看望了青莲九十岁的母亲,他们杯斛交错、相互敬酒、几醉方休甚至一块到KTV红酒伴歌和翩翩起舞,但表面的嘻嘻哈哈、彬彬有礼始终没有突破内心的棉里藏刀和针锋相对。只是在曲远和青莲在相互敬酒和跳舞的时候眼睛里偶尔会发出只有他们两人自己才能感觉到的哀怨、失落和痛苦。

       假期满了,曲远带着妻子回单位上班,青莲和她的丈夫回北京继续打理自己的生意,他们走的那天晚上没有相邀、没有告别。两台并排停在村里停车场的车子一南一北无声无息地离开了、车轮的滚动让彼此的距离越来越远。虽然已经是春天,但车窗外刮进来的风仍然刺骨地寒,两辆车里的人同时摇起了车子的挡风玻璃并且扣紧了防寒衣服所有的纽扣,他们不约而同地作出了一个决定:明年将不再回家过年。

       春天的夜空没有一颗星星,留有残雪山林死一般的寂静。

      但春天毕竟还是来了。        

                                                                                                                                                              全文完

2012年10月11日

  评论这张
 
阅读(10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