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傻面贼心的老憨<原创世态随录>  

2013-01-30 10:59:28|  分类: 胡文怪章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老憨本来不叫老憨,之所以大家都习惯称他为老憨,是因为在上初中的时候他就大智若愚,同学的衣服他经常心安理得地穿到自己的身上,同学去打饭时经常只将饭盒递给别人免票代劳,经常隔三差五到同学家里打打牙祭、饱饱口福。这些在现在的人看来绝对是司空见惯的小事,但在那衣不遮体、食不果腹的年代,他的大智若愚的的确确给同学带来了诸多的不便和为难。好在,他凭着一副伶牙俐齿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幽默、诙谐和插科打诨,经常不费吹灰之力就将同学的不便、为难和不满化为乌有。

    “这个傻面贼心的老憨。”同学发泄不满时爱恨交加的口头禅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他的雅号。

       老憨可不憨,虽然学习成绩非常糟糕,但凭着伶牙俐齿和难得的机遇,在同学中首批成为了在县城里拿俸禄的人,虽然拿着不菲的工资、穿着华美的外套,但穿别人的衣服、吃不出饭票的伙食已经成为了自然的习惯。老憨几乎每个礼拜仍然乐此不疲地要到同学和朋友家里去讲讲笑话、开开玩笑。当然,随着身份的变化和生活的改善,老憨到同学和朋友家里的要求也越来越高,杀只土鸡、来瓶高档酒、带点农家的腊肉、鸡蛋回去绝对自自然然和心安理得的事情。

        当然,要是同学和朋友找他办事,老憨绝对不会对他们幽默、诙谐和插科打诨。

     “嘿嘿嘿!同志哥哟,你不是不知道,本人无权无势、人单力薄,只是名副其实的憨人一个。要是我能帮你我还会推辞吗?”酒足饭饱以后周而复始、千篇一律的表白毫不费力地就让同学和朋友知难而退。

        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同学对老憨的行为已经习以为常。日子就这样一天天地过着,终于有一天,老憨被调到了市里。

        市里可不是县里,比老憨更大智若愚的人比比皆是,醉心于吃人羞人的君子们让穿惯了别人的衣服、吃惯了别人伙食的老憨疲于招架、叫苦不迭。

       但老憨毕竟就是老憨,他早就另有打算。他回到了熟悉的但早已忘记了的县城,他跟过去的同学、朋友叫苦不迭。

      “同学们、朋友们呐!这市里的人真他妈不是人呐,狗眼看人低、吃人又羞人呐。”坐在被他电话三番五次催来的同学、朋友们掏钱的酒桌上,老憨大诉委屈、大倾其苦:“咱们可是同学、朋友啊,为什么我调到市里以后你们一个人都不来看看我啊!这年头、吃好的、喝好的咱不敢讲,家常便饭咱可也还是能请的啊。你们都不来看我,难道友谊就这样经不住距离的考验吗?”

       撕心竭力、声情并茂、月月如此、天天不变,终于年关临近的时候,一个多年没见的同学给他打了电话,他们在市里的一家海鲜饭店里见了面,同去的有老憨的七八个同事。

    “哎哟哟,你终于来啦,欢迎、欢迎啊!服务员、点菜,今天我招待家乡的同学和同事,有什么好酒好菜尽管上。”看着多年不见、穿得土不拉几的同学,老憨嘴上热情有加,心里却非常不屑。

      “对、对、对。可别委屈和冷落了我们的农民兄弟啊!”一干人异口同声。

      “老同学、我今天准备得比较突然和匆忙,也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你可得多多担待和包涵啊。”老同学乐呵呵地说。

      “没事、没事,你尽管点菜就行了,当然、这市里可不比县城,什么东西都贵,咱们在这里混也不容易。老同学肯定会体谅我的对吗?”老憨慢慢地收起了笑容。

      “没事、没事,菜我已经点了,今天不用你破费,这顿饭算我的。”老同学十分豪爽地说。

      “什么、什么,算你的,你知道在这吃一顿要多少钱吗?别站着讲话不腰疼,你还是好好坐着吧!”老憨凛然一笑。

      “好、好好,听您的。”老同学收起笑脸,正襟危坐。

        菜上来了,鲍鱼、龙虾、海参、扇贝,色、香、味俱全,老憨的同事如狼似虎、风卷残云,老憨心里默默地算着这桌绝对不便宜的菜饭的价格,心里暗暗叫苦,他搜肠刮肚地想着如何让同学自觉地去买单。

        昨天谁请我们在海鲜大酒店吃,前天谁请我们到温泉泡,张三如何如何对我们点头哈腰、李四怎样怎样对我们唯唯诺诺。海阔天空、今来古往,老憨跟同事谈笑风生,虽然强迫自己不要太过分冷落了同学,但他的幽默、诙谐和插科打诨始终没有一句跟同学有关,落在同学身上的尽是冷漠、嘲讽和不屑。

        这同学也真木讷,对老憨和同事多次或明或暗的提示就是无动于衷,就是不去总台买单。

     “算我倒霉,不过以后回县里去肯定要找他捞回来。”老憨暗自想着,心里的痛苦稍微减轻了一些。

        杯盘狼藉、同事一哄而散,习惯了坐着让别人结账的老憨见同学根本没有结账的意思,满脸铁青地站了起来,望着天花板非常冷漠地说:“哎!我走啦,你看,我这里开销非常大,年底朋友还要这要那的,听说你家今年的年猪挺大的,给我留两支后腿,我过几天回来拿,好吗?”根本不想不问同学今晚去哪、住哪,老憨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总台。

     “那好,你慢走,不送啦!”老同学站起来,仍然是不亢不卑地说。

     “哼,不送?吃人的白眼狼,你他妈的以为这是你家呐!”老憨心里骂着,完全无视老同学的存在,绝不情意地走向柜台。说:“老板、结账!”

     “先生不用了,今晚我们老板请客,账已经结了。”服务员彬彬有礼地说。

     “什么,你们老板、你们老板是谁啊?”老憨问。

     “先生真会开玩笑,我们老板就是您的这位同学啊!”服务员仍然彬彬有礼。

     “什么、什么?我的老同学,原来您就是老板啊!哈哈哈,走、走、走,到我那坐坐,放心、放心,时间晚了就在我们那边,天上有太阳,地上就有宾馆,草地有牛羊、城里就不缺少大姑娘……”老憨的幽默、诙谐和插科打诨一下子一泻千里和滔滔不绝。

    “谢谢、谢谢!”老同学很自然地还是不亢不卑,没有再给老憨留下一丝一毫再说话的余地。

       老憨表面委屈内心窃喜着走了,他已经做好了春节假期的打算,到时候邀约着这位老同学回家乡去,他绝对相信那些同学、朋友已经为自己准备了土生土长的生态鸡、鸡蛋、没有喂过饲料的猪肉、腊肠和这样那样的农副产品。

        可他万万没有想到,从第二天开始,他打任何一位同学和朋友的电话对方的手机永远都处在通话中,他去找开海鲜酒店的老同学,服务员只是不冷不热地告诉他老板已经出差。

       几次回到县城每个同学们家都是大门紧闭。

       虽然他从来都不参加同学和朋友们家里的任何喜事、丧事,从来都正气凛然地不送一份庸俗的份子钱,但他仍然给所有的同学和朋友们发去了儿子结婚的花花绿绿的请柬,发去了父亲、母亲和叔叔阿姨去世后的许多许多的黄黄白白的讣告,他非常坚定地相信,凭他在市里工作的面子,收起不菲的份子钱肯定没有什么问题。 

       但令他百思不得其解的是同学和朋友们一个也没来。

         “真他妈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些农民、土贼,都以为老子真的憨吗?现在不给老子面子,以后有事谁他妈的也别想求老子。”老憨恨恨地自言自语。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