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师恩真的如海  

2013-05-22 10:41:27|  分类: 淡文挚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天,一高姓初中女同学的儿子新婚大喜,一干同学兴致勃勃去赴喜宴,因为我们跟班主任金铣老师同坐一桌,因此我们享受了最先上菜的待遇。

       在我的家乡,这种待遇绝对绝无仅有,因为但凡参加过农村婚礼的人都知道,亲朋好友莅临之后,上菜时的顺序是有非常严格的规定的。首先是给女方的长辈、亲朋上,其意为尊重亲家、尊重新娘的家人和表达对送新娘到男方家的送亲队伍辛苦的犒劳和敬意,接下来给男方的爷爷、奶奶和大伯、姑妈、叔叔、阿姨上,其寓尊重长辈。为了确保能让以上这些人先吃,未上菜之前就专门有人招呼他们直接坐到方便上菜的最佳位置。至于其他的来客,无论你是大官、富翁还是平民百姓,一概根据来时的先后顺序、从左至右或者从右至左依次上菜。如果乱了次序,轻则惹得客人不高兴愤然离席,严重的甚至会引起反目成仇和拳脚相加。

     颇显吃惊的人们看到满头华发的金老师,相视一笑,各自回到了自己的坐位,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似的。

       其实在此之前,我们已经享受过一次这样的待遇,那是数年前,金老师的儿子新婚大喜,金老师愣是亲自指挥着厨房里的师父为我们这些学生上了第一桌菜。

       金老师教了一辈子的书,我们这个班不是他教的第一班、也不是他教的最后一班,儿子结婚的时候他已经退休,他坚决地拒绝了我们帮他转送请柬的好意,硬是自己骑着自行车将请柬送到了我们班每个同学的手中。

       他说:“我虽然教了一辈子的书,但能力有限,所以这回只请请你们班的全体同学,别班的就不请啦。”

       而这次做客,他带来了三十七年前大部分同学的个人毕业照片。

       拿到照片的同学欣喜若狂,我们几个没有拿到照片的也深感震撼。我们都在内心里说了一句话:“谢谢您、老师!”

       那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中期,我们这群既没有任何社会背景、也没有家财万贯的懵懵懂懂和不谙世事的孩子从全县各个不同的地方走进了县里的最高学府路南一中<现在的昆明市石林一中>,聚集在了留着寸头、目光炯炯的金老师身边。如果不是开学一个多月后因为县里干部们的子女没有一个被录取惹怒了干部后又增加了一个“干部子弟”班,当时我们这个班可是全县人人羡慕的、名正言顺的、理直气壮的唯一的一个初中班哟。

       虽然是人人羡慕的、名正言顺的、理直气壮的、全县唯一的一个初中班。但因为当时的文革遗风并没有给我们带来多好的学习环境,今天到五七干校勤工俭学、明天到农村活学活用,我们这群无忧无虑的孩子整天围着金老师转,那时的班主任可不比现在的悠闲,一个班虽然也有别的教师来上课,但那时提倡勤工俭学,初中生也学习种田、种地,也学习畜牧兽医知识,还经常组织去大山里采药,而所有的管理就是金老师一人,我们班在学习畜牧兽医知识期间,曾经数次组织出去采药,从北大村的五七干校、到赵公庄坡头和老闷洞的洞边、从宜良的老竹山山顶、到大可的槐家祠堂,为了我们的学习、为了我们的生活、为了我们的住宿。金老师真的是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一大群十余岁的男女孩子自带铺盖、粮食,徒步十多公里甚至是几十公里,到大山顶、大河边、寺庙里和林场的简易棚子里去生活几个礼拜甚至几个月,绝对会让现在的家长、老师和学生感到心惊胆颤和不可思议。记得有一年的冬天,我们一大群人地吃了一点简单的早饭,就冒着刺骨的寒风去现在的大叠水风景区挖草药,出去的时候大家都嘻嘻哈哈地说今天要回来早一点晚上看电影,但因挖的草药太多大家都忘了把握回去的时间,直至天黑了以后大家都还在陡峭、湿滑的山林里穿行,但大家都没有惊慌、没有畏惧,因为我们的前后左右,始终都有金老师魁梧的身躯、临危不乱的眼神和幽默诙谐的顾虑。我们伴着这个魁梧的身躯、坚定的眼神和幽默诙谐的鼓励,走过了三个春夏秋冬,走出了健壮的体格、走出了坚强的意志,走出了懵懵懂懂的少年。

       毕业时学校组织了初升高考试,我们班没有上成高中的许多同学的分数远远高于干部子弟班最高的分数,对此,一向逆来顺受、任劳任怨的金老师第一次跟学校领导据理力争,至今他还在耿耿于怀。

       我们毕业了,金老师也到了另外一所中学任了一段时间的校长,一生大多数时候,金老师就是一名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老师,他没有广泛、深厚的社会关系,也没有帮助学生飞黄腾达的手腕和能力。虽然我们后来又认识了许多许多的高中的、大学的新老师,金老师也培育出了许多许多的好学生,虽然金老师没有喝过几个学生结婚的喜酒,虽然仅有的几次同学聚会金老师因为工作繁忙没有光临。但在我们彼此的心里,其他人真的无法替代。

       金老师孩子结婚只请我们这个班的学生,现在同学们的孩子结婚几乎也只请金老师就是最好的例证。

       从来不饮酒的高姓女同学端起满满一杯烈酒,声情并茂地代表孩子、代表全家敬了金老师第一杯酒,平时滴酒不沾的金老师也乐呵呵地端起烈酒一饮而尽。同学们一个一个恭恭敬敬地轮流着给金老师敬酒,这些同学之中不乏教授、博士、老师和领导。

       给新人送完祝福、对主人表示完感谢,酒酣饭足、一干人准备握手再见,金老师笑眯眯地对大家说:“各位同学,要回去的时候请到杨同学那里去找一下你们毕业时的照片,我已经七十六岁了,留着没有多大意思了,你们把自己的照片拿回去,看看你们当年的样子,回忆回忆你们的学生时代。”

       看着自己真正乳臭未干的照片,再看看已经满头华发的金老师,同学们心里充满了任何语言和文字都不能表达的感慨。

       我虽然没有找到自己的照片,但我和爱人却非常坚决地将金老师请到了我的家里,恭恭敬敬地请老师上座,用我的单反相机,平生第一次给老师拍了一张标准照。

       给老师拍照的时候,我迷迷糊糊地看到了父亲久违了的、严慈的笑。

       纯粹一介武夫的我和爱人像送父亲一样唯唯诺诺地将精神抖擞的金老师亲自送到了他的家里。

       师道尊严、师道尊严,师真道尊永严!!!

    《师说》中说:“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也。” 而金老师给我们的,远远不止这些。

       师恩不敢言谢,因为师恩真的如海。

    

  评论这张
 
阅读(303)| 评论(24)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