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拜访与接待朋友、你准备好了吗  

2014-03-22 13:17:23|  分类: 淡文挚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写下题目,自己都忍俊不禁,朋友之间的拜访与接待是非常自然和平常的事,需要准备吗?

        是的、按照咱们中国人的礼节和习惯,拜访和接待朋友应该是不需要准备的,至多、在出发前打个电话,询问一下对方是否休息、是否有时间接待就可以啦,准备什么嘛?

         可是、事情好像又并非如此简单。

        还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家乡的父老乡亲教我们唱一首儿歌:“某地人,不是人,空心甑子假留人,嘴上说得呱呱叫,手抱孩子脚关门。”,在教歌的同时还就不无讽刺地讲解某地这些人为什么不是人、还讲解“空心甑子假留人”和“手抱孩子脚关门”的虚伪丑态和可恶行为,还教育我们长大以后绝对不能做那种虚伪丑态和可恶行为,因此在下不是自吹,真的对朋友绝对能做到肝胆相照、真诚热情,不管是深交的、浅交的、有钱的、贫困的、老的、小的、男的、女的一概如此,绝对不会分什么薄厚轻重,更不会假惺惺、扭捏捏甚至是编造些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拒绝和忽悠朋友,哪怕对那些经常假惺惺、扭捏捏地编造些自己都不相信的理由拒绝和忽悠自己的人也是如此。

        但己所不为不等于别人就勿施于我,在现实生活中自己真的绝对没有少被一些所谓的朋友假惺惺、扭捏捏地拒绝和忽悠。

        被这样假惺惺、扭捏捏地拒绝和忽悠不是一次两次,也很少愿意将这种不愉快的事放在心上,因为林子大了什么样的怪鸟雀神都有,但有那么几次却令人真的很难忘记。

        第一次被最闹心的忽悠,那是被很久以前的顶头上司的忽悠,此君军校毕业时刚好我们作战返回驻地,他那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书生气跟我们这些默默承受了三百余天战火洗礼的老兵的性格显得格格不入,在相处一年的时间里应该说除了训练、学习基本交往不多,退伍以后也没有什么往来。退伍十余年以后,经过朋友的朋友的穿针引线,这位顶头上司来到了我们中间,住山庄、吃野味让此君面红耳赤和心潮澎湃,不止一次地对我们这些当年的部下大呼小叫,告诉我们如果到了他那里要是不给他打电话、不让他真心、热情地表示表示后果将怎样怎样严重,心头将怎样怎样地愤怒。因为记住了他的大呼小叫、因为感到了他可能的愤怒,因此在之后的一个月里,我们一行四人到了他工作的地方,住进了绝对算是豪华的酒店、当地的出版社的朋友点好了一桌绝对丰盛的美味佳肴、弄清楚他绝对在距离我们所住酒店不远的单位以后,我给他打了一个电话。

      “喂喂,您好,是XXX领导吗,您在干什么啊?”想给他一个惊喜。

      “对、对、对,是我,你来啦,你在什么地方啊?”非常热情、非常亲切。

      “我跟四位朋友来办点事,您在单位吗?可以过来吃顿饭吗?”想告诉他我们在那,但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

      “哎呀,不好意思,今天刚好单位有事我出差,可能晚上十点钟以后回来,你们在这里住下,我回来再跟你们联系好吗?”听得出,他的语气显得他非常忙。

       “嘿嘿嘿!不用了,我们现在在XXX饭店准备吃饭,XX出版社的主任请我们,还说请你过来聚聚,既然您忙就不打扰您啦,再见!”

        “好、好、好,我晚上回来再跟你们联系好吗?”

        “好的、好的、再见。”

        挂断电话,端起主任斟满的美酒,当地朋友一句“他出什么差,他就是一个管管办公室内务的老警察。”让酒在我们大家嘴里戛然停顿了零点一至两秒的时间。

        晚上他当然没有来电话,虽然他后来又数次打电话来说要来看望看望我们,虽然我们仍然一如既往地欢迎他来看望我们,但可能他真的很忙很忙,至今仍然没有再来看望我们。

        第一次被最恶心的忽悠,这回的主角换成了儿时的同学,关于此君鄙人在《傻面贼心的老憨》博文里已经做过交代,那天几位同学在一起小聚,酒饱饭足之后女主人盛情邀请我们就住在她家,因为其他同学都回去了、只剩下老憨、我和四位女同学,倒不是女主人家的房子容不下我们几位,宽敞的楼房我们一人一个房间绝对绰绰有余,但我仍然从内心希望老憨能邀我到就距离几百米的他那更宽大的家去住,一来男主人不在家始终觉得不大方便,二来想让女同学们在一起尽情唱好她们女人之间的戏,三来想再欣赏欣赏老憨那伶牙俐齿里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幽默、诙谐和插科打诨,但不管女同学怎样怎样暗示、怎样怎样提醒,老憨硬是不管风草动、就是不起身,最后在女主人几乎直白的逐客令里才姗姗离去,当然,出门的时候撂下一句“明天陪着诸位逛商城、遛大街和吃午饭。”

       第二天办完事以后十一时四十分,我们几个男女在饭店里吃饱喝足以后,老憨来电了。

      “喂喂、你们在干什么?”

      “我们准备吃饭,你能来吗?”

      “你吹牛,你一天就是骗我。”

      “我骗你有意思吗?我们现在就是吃饭。”

      “我不相信,你们不说实话。”

      “关逑电话,这个狗日的,理他搓逑。”文文静静的一位女同学吐出了令人匪夷所思的国骂。

       电话被女同学没收了,老憨间隔十几分钟打来的电话被这些女同学坚决地挂断,为此,老憨在一次同学孩子结婚的时候将此事告诉了本班威信较高的一位男同学,于是,又有了以下的对话。

     “XXX,你们那天为什么不接老憨的电话,是不是你们都把他列入了黑名单。”这位男同学开门见山地说。

      “这个。。。。。。这”几位女同学欲言又止。

      “这个那个个逑,你们几个把老憨这个杂种拉出去给老子用你们的吐沫和小皮鞋好好修理修理,告诉他,老子们列黑名单关你逑事。”

       众人目瞪口呆,只有老憨不动声色。

       还有千奇百怪的、层出不穷的、转弯抹角的、信誓旦旦的、甜言蜜语的忽悠在这就不一一列举,个中原因:您懂的。

       很感谢那位忽悠我们的曾经的顶头上司,最起码他没有像后来的另外那位到处打着帮助老兵的牌子、到处哗众取宠的某网络人士那样不仅自欺欺人,还厚颜无耻地打电话来教导我们以后要找他要先打电话,要给他留出接待我们的时间。

        很理解那位没有来跟我们见面的“昆明好人”,因为我们带着八十余人去扫墓,真的吓到了他,虽然我已经很清楚、很清楚地告诉了他,我们的吃、住、行全部按部就班地安排完毕,不会让他开支一分一厘。

        更理解那位天天带着灿烂笑容的女同学,因为她只是莫名其妙地固守着她父母传授给她的“男女授受不亲”之理而根本不愿意承认“心底无私天地宽”之由。

        前几天一位我们刚刚取得联系的、我当年当兵时住过她家的文山大嫂带着她的姐妹和孩子到我们家,我们一家对她们进行的平平常常、普普通通的接待,却使她们感到了热情、感到了真诚和亲切。

       而没有一起同行的大哥打来电话表示的感谢真的让我感到了惭愧和忐忑不安,因为这一切真的是我们应该做的,是我们必须做的。因为前不久我们一到大哥家,嫂子不也是一言不发就忙着去杀鸡煮肉,有病在身不能饮酒的大哥不是也忙着去邀约亲朋好友来陪伴我们吗?

      其实范伟早就开通了防忽悠热线,虽然我真的很少愿意将这种不愉快的、憋足的自欺欺人的忽悠放在心上,但我真的也懂、就连天底下最傻最傻的傻子都懂、真的。

        我将那位天天邀请我们又天天临时告诉我们他有急事又天天打电话来教导我们以后要找他要提前打电话给他的人的电话号码列进了呼入限制。

        那天答应我们无论如何都会在烈士陵园跟我们见面后来却音信全无的人打来电话说如何如何想我们、想跟我们如何如何交心,我毫不犹豫地告诉他我在外地出差,请他另择时间再说。

        面对太阳,你能获得光明和灿烂;反之、你只能得到影子和灰暗。

        拜访与接待的角色经常转换,不管你相不相信、愿不愿意都是如此。

        己所不为勿施于人,弱弱地问大家一句:拜访和接待朋友,你准备好了吗?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