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关于麻雀的那点启示  

2015-12-07 11:01:26|  分类: 淡文挚心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日,爱人在自家的阳台上晒了一些红辣椒和三七,无意中竟然引来了数十只麻雀。

        那天、下午要参加一个颇为重要的会议,自己一个人在家里准备所需的材料,正在搜肠刮肚、焦头烂额之际,阳台上几声嘁嘁喳喳的鸟叫彻底打断了本来就混乱不堪的思路。

         站起身走向阳台,几十只小麻雀正兴致勃勃地翻啄着爱人晾晒在阳台上的红辣椒和三七。

        虽然红辣椒是一家人的最爱,三七也是自己刚刚从文山买回来的名贵药材,然而本人竟然没有发怒,竟然只是静静地欣赏着麻雀们的嬉戏。

        麻雀们也好像根本就没有发现我一样,忘情地嬉戏和吵闹着,其中一只甚至隔着玻璃好奇地瞪着我。

        麻雀们最终一哄而散,只留下了恍然若失、怔怔而木讷的我。
        关于麻雀的那些记忆却一下子涌满了自己的大脑。

        查百度词条,麻雀又名树麻雀、霍雀、嘉宾、瓦雀、琉雀、家雀、老家子、老家贼、照夜、麻谷、南麻雀、禾雀、宾雀、厝鸟;客家人称之为屋角鸟、屋檐鸟、壮阳鸟。但在我们老家,因为此鸟在稻谷成熟的时候最多,因此人们都习惯地称其为“小谷雀”。

麻雀

        从记事起,这小谷雀就给自己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每年稻谷收获以后,村里那些高大、粗壮的清香书、公鸡书上每天傍晚总是集聚着成千上万只的小谷雀,叽叽喳喳、熙熙攘攘,引得村里男女老少趋之若鹜和乐此不疲地围观。

        那时的小谷雀因为队伍庞大、数量众多,它们在捕食害虫的同时也夺走了许多的粮食,人们甚至在稻谷刚刚开始成熟的时候不得不在稻田里插上稻草人、拉上绳索和红布来吓唬这些不受欢迎的不速之客。

        因为不受欢迎,小谷雀甚至成为村里人们捕食的对象,人们捕食的手段和方法也层出不穷。光屁股小孩架上梯子,提着家里的火钳,在村里的墙洞里瓦屋下将鸟巢钳出,刚刚破壳而出的小鸟、鸟蛋塞满了裤包、口袋,而女人们也会在晒场上撒下谷子、碎米,用一根带叉带绳的木棍支起篾萝、簸箕,手拉绳子一端藏在暗处,待谷雀们蜂拥而至、你争我夺之际,突然 拉动绳子,用力摇动 篾萝、簸箕,逮住几只被转得头晕眼花、迷迷糊糊的麻雀,最可怕的是男人直接用火药枪在集聚了密密麻麻谷雀的大树下,闭着眼睛朝天开枪,被射杀的麻雀被简单扒皮、去掉内脏,或烧或烤、或煎或炒或清炖,都绝对是那个年代最奢侈和最随手易得的最有营养的美味佳肴。

        您可别忙着将什么残忍、愚昧、野蛮和破坏生态等等等等恶毒和莫须有的词汇强加给那些父老乡亲,那个时代谷雀吃了害虫也吃了人们种下的部分稻谷,部分吃了稻谷的谷雀成为了人们的美味佳肴,人们在吃了部分谷雀以后又为谷雀提供了丰盛的食物,年复一年、周而复始,各取所需、不息生生。即使人们一度将其视为四害之一,采取极端手段全民皆兵对其赶尽杀绝也没有影响其繁殖力极强的群体的生生不息。

        可这样的情况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中后期却戛然而止。

       清清楚楚地记得县城附近的价格泼皮首先在稻谷成熟的时候用一种叫“呋喃丹”的农药大规模地毒杀小谷雀,尔后的毒杀迅速蔓延到了许多的村寨,对小谷雀颇为讨厌的村里的人们因为小谷雀被大规模毒杀而保住了许多粮食的星光灿烂的笑脸迅速地被小谷雀陡然之间消失的无影无踪的现实惊得目瞪口呆,那些吃斋念佛的女人们含着眼泪收拾起那些四处散落的小谷雀们的尸体、皮毛集中埋葬,月头、月尾点上香灯,对死去的小谷雀进行超度,一下老人顿足捶胸,大骂作孽。

        虽然女人们坚持着为小谷雀点灯超度、虽然老人们天天顿足捶胸,但小谷雀们还是消失了,消失得一干二净,接着消失的是火雀、是斑鸠、是画眉、是乌鸦、是老鹰、是山里的獐子、穿山甲和河里的鱼儿以及草丛里的蛇类。

       当然。其中还包含着许多许多已经被列为国家一、二、三级保护动物。

        随着这些动物消失而来的是能叫出名字和叫不出名字的诸如毛毛虫、小蠹虫、特别是鳞翅目害虫的疯狂肆虐、大片大片原始森林的消失和农作物病虫害的层出不穷,接着就是人们为了保护森林、保护农作物而大量使用农药让本来应该稻花香飘的田间地头弥漫着剧毒农药刺鼻的气味,再接着就是城里人、乡下人都患上这样那样的莫名其妙的怪病。

        痛定思痛的人们开始反思自己的行为,国家和政府开始收缴私人枪支,开始限制和取消剧毒农药的使用,开始保护生态,开始对破坏生态和违规排放的急功近利者给以重罚甚至让其锒铛入狱。

        山绿了、水清了,久违了的小谷雀回来的正是时候,当然、人们也在期盼着獐子、穿山甲、老鹰甚至是过去人人都非常讨厌的乌鸦的回归。

        一只小小的小谷雀的去来竟然能牵动人们的喜怒哀乐,这应该是大家都没有想到的吧?

        亲眼见证了小谷雀死亡兴衰我不想对那些发明和使用剧毒农药的人说三道四和口诛笔伐,更不想对那些推动历史发展进程的科学家们的孰是孰非妄加评论。

        也不想像大文豪屠格涅夫那样因为“爱,我想,比死的恐惧更强大。只是靠了它,只是靠了爱,生命才得以维持、得以发展啊!”而对小谷雀讴歌、颂扬。

        更不会像殷谦先生那样因为“现在,你就在我的窗前,跳跃着,啁啾着,从眼神看,你似乎永远是惊慌不安的,从体形看,也确实小得可怜,我绞尽脑汁也找不出用以赞美你的字眼。我就这么静静地望着你,居然产生了庄周蝴蝶的意念,我开始迷糊起来。”而“弄不清我就是麻雀还是麻雀就是我。”

        我只是告诉爱人,在阳台上多放点米饭、谷物,不要计较小谷雀们的不请自来。我们都希望小谷雀越来越多。

       之后的小谷雀虽然不常来但一来则越来越多,阳台上的鸟屎也越来越需要我们去打扫,但我们真的也越来越高兴我们真的希望这些久违了的朋友们永远陪伴在我们的身边。

        因为、小谷雀的兴衰存亡真的以我们的兴衰存亡息息相关,保护小谷雀就是保护我们人类自己,真的。

        劝君莫打三春鸟,儿在巢中盼母归;

    倘若天下百鸟尽,岂有君子命不摧?

说明:图片来自网络,特对拍摄者予以鸣谢

麻雀(图8)


 

  评论这张
 
阅读(19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