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读诸葛亮前后《出师表》的困惑  

2015-08-12 10:10:15|  分类: 大泥布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前《出师表》和后《出师表》都是三国时期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北伐中原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两份分别写于227年和228年的表文,充分阐述了北伐的必要性和对后主刘禅治国寄予的期望,陈述了自己对那些反对他出师的人的六个未解。

近两千年来,人们普遍认为《出师表》是诸葛亮的经典之作,很多学者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如陆游的“《出师》一表通古今,夜半挑灯更细看。”、“《出师》一表千载无”、“一表何人继出师”、“凛然《出师表》,一字不可删”、“《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宋代文天祥“或为《出师表》,鬼神泣壮烈。”等,宋代学者赵与时在其《宾退录》更是直接断言:“读诸葛孔明《出师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忠”读李令伯《陈情表》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孝。读韩退之《祭十二郎文》而不堕泪者,其人必不友。”就连当今许多学者也都普遍认为其表“起笔峥嵘;肌理缜密;思路开阔;文势跌宕。” 而表文“中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自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勤耿精忠和“一生谨慎,事必躬亲”之态度更是成为千百年来许多仁人志士、文人墨客包括现代公务员们精忠报国和修身养性之座右。 

虽然本人在读其《出师表》时也潸然泪下和悲之切切,虽然也为诸葛亮“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之勤耿精忠肃然起敬和热血沸腾,但始终弄不明白、整不清楚,为什么短短两年,诸葛亮就判若两人,就会从一位满怀信心“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夫难平者,事也治臣之罪。”的、运筹于帷幄之中、决胜于千里之外的国家之绝对栋梁,转变、堕落为“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的落第怨客;就会从一位皇家后裔都要三顾才见、世间最大奸雄都要“拱手相赠”十万剑镞;能凭一不烂之舌淡战群儒、吊笑对手、七擒边疆枭雄孟获和随意实现鼎立三足的盖世雄相转变为诸惑不解、“凡事如是,难可逆见”的碌碌市侩、推责无赖和临死都只能命令部下“将自己葬在汉中定军山,依山势修建坟墓,墓穴仅能容纳下棺材,穿平时的衣服入殓,不必用其他器物殉葬。”的可悲和可怜人物呢?

为了充分说明我之困惑,且将先其前后《出师表》暂列以下。

前《出师表 》

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昭陛下平明之理;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祎董允等,此皆良实,志虑忠纯,是以先帝简拔以遗陛下。愚以为宫中之事,事无大小,以咨之,然后施行,必能裨补阙漏,有所广益。

 将军向宠,性行淑均,晓畅军事,试用于昔日,先帝称之曰能,是以众议举宠为督。愚以为营中之事,悉以咨之,必能使行阵和睦,优劣得所。

 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亲小人,远贤臣,此后汉所以倾颓也。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侍中、尚书、长史、参军,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

  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先帝不以臣卑鄙,猥自枉屈,三顾臣于草庐之中,咨臣以当世之事,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后值倾覆,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

 先帝知臣谨慎,故临崩寄臣以大事也。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至于斟酌损益,进尽忠言,则攸之、祎、允之任也。

 愿陛下托臣,以告先帝之灵。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祎、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臣不胜受恩感激。  

 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

 后《出师表》

 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是故托臣而弗疑也。臣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而议者谓为非计。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谨陈其事如左:
       高帝明并日月,谋臣渊深,然涉险被创,危然后安;今陛下未及高帝,谋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长策取胜,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

 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今岁不战,明年不征,使孙策坐大,遂并江东:此臣之未解二也。

 曹操智计,殊绝于人,其用兵也,仿怫孙、吴,然困于南阳,险于乌巢,危于祁连,逼于黎阳,几败北山,殆死潼关,然后伪定一时耳;况臣才弱,而欲以不危而定之:此臣之未解三也。

 曹操五攻昌霸不下,四越巢湖不成,任用李服而李服图之,委任夏侯而夏侯败亡,先帝每称操为能,犹有此失;况臣弩下,何能必胜:此臣之未解四也。

 自臣到汉中,中间期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合、邓铜等,及驱长屯将七十余人,突将无前,丛叟、青羌,散骑武骑一千余人,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若复数年,则损三分之二也。——当何以图敌:此臣之未解五也。

 今民穷兵疲,而事不可息;事不可息,则住与行,劳费正等;而不及今图之,欲以一州之地,与贼持久:此臣之未解六也。
       夫难平者,事也。昔先帝败军于楚,当此时,曹操拊手,谓天下已定。——然后先帝东连吴、越,西取巴、蜀,举兵北征,夏侯授首:此操之失计,而汉事将成也。——然后吴更违盟,关羽毁败,秭归蹉跌,曹丕称帝:凡事如是,难可逆见。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

 任何人稍加分析,从前后两篇出师表中都不难看出,在前《出师表》中,作者无论是从出师的理由、整个大局形势的分析、对后主的忠告、国家的治理以及后主对朝中群臣的能力特点和具体的使用,那分析和交代那绝对是条理清晰、头头是道和语重心长,对先帝的知遇之恩、临终托付、对自己“受命以来,夙夜忧叹,恐托付不效,以伤先帝之明,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当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也只是非常恭谦表明“此臣所以报先帝而忠陛下之职分也。”,此时的诸葛亮,即使就要带领千军万马慷慨悲壮出师,他也只是唯唯诺诺地忠告后主“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也只是“深追先帝遗诏”而“不胜受恩感激。”此时的诸葛亮,不仅完完整整地体现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忠肝义胆、淋漓尽致地抒发了“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夫难平者,事也治臣之罪。”雄才大略,而且还身体力行、不折不扣地展示了自己“苟全性命于乱世,不求闻达于诸侯”的君子自律的崇高品德。可以说,此时的诸葛亮完完全全配得上杜翁“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出师未捷身先死,长使英雄泪满襟”和陆游的“一表何人继出师”由衷赞美。完完全全可以成为臣之楷模和人之典范。

而再看后《出师表》,此表开头就开门见山地告诉后主“先帝虑汉、贼不两立,王业不偏安,故托臣以讨贼也。”接着说“先帝之明,量臣之才,故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后话锋一转,直入主题“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再而理直气壮地说“是故托臣而弗疑也!”一番“开门见山、理直气壮”之后,紧接着是就是因为我问心无愧地“受命之日,寝不安席,食不甘味;思惟北征,宜先入南:故五月渡泸,深入不毛,并日而食。——臣非不自惜也:顾王业不可偏安于蜀都,故冒危难以奉先帝之遗意。而议者谓为非计。”、因为“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所以我才“谨陈其事如左”。

姑且不说此时诸葛亮之表如何如何地理由充分、有理有据,如何如何地鞠躬尽瘁、良心苦口,稍微知道点历史的人都完全可以想象,先帝的威严、丞相的“寝不安席,食不甘味”,会让那刘婵看到此表时候是何等地胆战心惊、何等地魂不守舍?

正在刘婵何等地胆战心惊和魂不守舍的时候,六个排山倒海、势如破竹的“臣之未解”汹涌澎湃而来,此时的刘婵不被吓得屁滚尿流、魂飞魄散才怪。

还是让咱们静静地、心平意和地看看此表里面的六个“臣之未解”吧!

第一个“臣之未解”用现代人的白话来说就是:“你爹比你英明、大臣、将士比现在的优秀,但他们都知道要历尽艰辛、出生入死才能得到安宁,而你现在英明不如你爹、你的大臣、将士不如张良、陈平,你却想采取从长计议的策略来取得胜利和平定天下;

第二个“ 臣之未解”是“刘繇、王朗,各自占据着州郡,在谈论如何才能安全、在提出个种计谋时,总是动不动就引用圣贤的话,满腹都是疑问,都是困难,如果今年不战,明年又不出征,让孙策逐渐强大起来,然后吞并了江东;

第三个“臣之未解”是曹操是个非常有智慧的人,他特殊的本领远远地超过一般人,他用起兵来就好象孙膑、吴起一样,可是他也曾在南阳受困,乌巢历险,在危困于祁连山,在黎阳被逼,数次在北山失败,差点死在潼关,后来才在表面上稳定了一段时间。现在何况我的才力很弱,而却打算不经历危险就安定天下;

第四个“臣之未解”是曹操五次攻打昌霸都没有获胜,四次渡征巢湖没有都获得成功,任用李服而李服却图谋杀害他,委任夏侯渊,夏侯渊却战败身亡。先帝常常称赞的有能力的曹操他都还有这些失误的地方,何况我才能平庸低下,哪里就一定能必然获得胜利呢?

第五个“臣之未解”是自从我到汉中,其间不过一年,可是却失去了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邰、邓铜等以及部曲中的首领、屯中的将官共七十多人,冲锋无前的将领,虽然顺从的賨、羌民族将士以及各路武装骑兵有一千多人,但都是几十年来从四处聚合起来的精锐力量,不是一州所具有的。如果再过几年,那就要损失全军的三分之二了,到那时拿什么去消灭敌人啊?

第六个“臣之未解”是我们现在的形势是百姓穷困兵士疲惫,而可战争却不能停止。战争停不停止,军队驻扎下来和去攻打敌人,所付出的人力物力都是相等的。而不趁现在及时攻取北方,却想用一州之地,去和敌人长期相持。

从以上所列的六个“臣之未解”中我们完全可以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得出一下结论。

一、没有人逼迫诸葛亮出师,之所以出现后《出师表》,是因为诸葛亮对“以长策取胜”持坚决的反对态度;

二、对于诸葛亮的出师, “刘繇、王朗,各据州郡,论安言计,动引圣人,群疑满腹,众难塞胸”,也就是说,是有很多人反对、并且这些人的反对的反对是令诸葛亮“众难塞胸”的;

三、诸葛亮非常清楚和明白,自己跟曹操相比,无论智慧、意志自己都是“才弱”和“弩下”的,是“何能必胜”的;

四、诸葛亮非常清楚,自己“到汉中,中间期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合、邓铜等,及驱长屯将七十余人”,已经是“突将无前”,即使还有“丛叟、青羌,散骑武骑一千余人”也是“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他非常清楚“若复数年,则损三分之二也。——当何以图敌?” 

五、诸葛亮非常清楚自己的处境是“民穷兵疲”,但仍然认为“事不可息”,他认为“事不可息”的理由是“住与行,劳费正等”也就是说“战与不战,所消耗的人力物力都是一样的。” 

虽然本人才疏学浅,但仍然相信这些结论跟其所表的内容绝对不会谬之千里。

这样一来,问题就出现了。

一、为什么“一生谨慎,事必躬亲”的诸葛亮明明知道自己出师是受到皇帝和大臣反对的,是没有胜利把握的,而明明知道众人反对和没有胜利的把握,他为什么却要坚决、顽固地出师?

二、为什么对前主、后主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深谙“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之道的诸葛亮会对自己“到汉中,中间期年耳,然丧赵云、阳群、马玉、阎芝、丁立、白寿、刘合、邓铜等,及驱长屯将七十余人”的重大损失毫无反省之意和羞愧之心,反而对后主咄咄逼人和理直气壮呢?

三、明明知道跟对手相比不论从哪个方面自己都处于劣势、都没有胜利的把握甚至希望,但却一意孤行、坚决地要去出师,此时诸葛亮的“谨慎”去哪里啦?

四、还未出师就哀叹“ 夫难平者,事也。”,就抱怨“凡事如是,难可逆见”,就叹息“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的人,配得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吗?

五、反对从长计议的是他,力陈无胜利把握的也是他,非常清楚自己的军队已经严重损兵折将、疲惫不堪的是他,执意出师的人也是他,如此出尔反尔的人还是那个“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的丞相吗?

六、一方面一意孤行、咄咄逼人、狂妄自大和犯上作乱,另一方面哀叹“凡事如是,难可逆见”和“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的糊涂统帅,即使他真的“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出师能捷身不死才怪呢,这样的糊涂统帅凭什么要让英雄泪满襟嘛?

因为前后《出师表》的风格判若两人,因为稍微懂点历史的人都知道刘备对丞相既尊又敬,后主对其更是唯唯诺诺,因为写《出师表》时的诸葛亮对蜀国的军政事务拥有绝对的决断权,因为我没有对这段历史进行过严肃、认真和系统地研究,因为我已经对前后《出师表》流过泪、叹过息,所以我非常不同意司马徽“虽卧龙得其主,不得其时”的观点,倒是一味地认为诸葛亮对“蜀中无大将,廖化充先锋”和最后蜀国的灭亡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好了,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会淘尽一切,姑且言之、姑且写之,姑且评之、姑且笑之。

两次出师皆有表,大相庭径藏奥妙;

非是老夫多劣顽,诸葛设局让人躁。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