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没心没肺的思想者、稀里糊涂之老顽童。笔随心走、真诚交流。

 
 
 

日志

 
 
关于我

虚拟世界寻诤友, 拙笔钝墨写春秋。 一介武夫、却喜攀风附雅, 眠枪枕弹、造就侠骨柔肠, 烈马骞途、从不忧地怨天, 拙笔笨墨、胡涂春秋冬夏。 不识斯文胡作章、胡言乱语点江山, 嘿嘿嘿:经常发点少年狂。。。。。。 倾心之作28万字文集《胡文怪章》已经由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并公开发行。此作品为家乡有史以来首部在云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个人文学作品。

网易考拉推荐

朝圣鸡足山  

2017-11-06 11:35:33|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丁酉霜降,邀战友段君及爱子小锋一大早兴冲冲朝圣鸡足山。
       据沿途都是的牌子介绍,鸡足山古名青巅山,亦名九曲岩,位于云南省大理州宾川县西北角,主峰天柱峰海拔3248米。因前列三峰、后拖一岭,形如鸡脚而得名,是释迦摩尼之大弟子迦叶的道场,是南亚、东南亚久负盛名的佛教圣地,由于其独特的佛家文化和自然风光,2003年12月被国家旅游局评定为4A景区。
       按理说,如此佛门圣地,应该说虔诚礼佛才为贴切,但老夫乃一忠心耿耿之共产主义信仰者,并且此生愿意无怨无悔地将自己奉献于伟大的共产主义之事业,所以虽尊佛爷,然更迷青山,故文章题目仍为朝圣鸡足山。
       其实、鸡足山在今年年初就带着妻子、尚君及夫冯君和老班长钟君来过一次,但那次是将车子驾到祝圣寺后,走了区区几千步就乘坐观光缆车直达山顶,虽然下山时因为走得有点急而使每个人都感到大腿、小腿非常的疼痛,但回来之后仍然时时觉得意犹未尽,时时有再次朝拜的冲动,而此次欣然成行,一则段君爱人出差保山两月,理当予以探望,二则爱子小锋曾经数次登顶,但仍然觉得应该父子同行才有大趣,且其刚刚参加工作考试颇随心愿,故一拍即合,遂说走就走。
       因为我们三个都喜欢运动,特别是段君和我都坚持跑步数年,因此一到至宾川,就不约而同地要用自己的脚步丈量鸡足、礼拜青巅,年轻气壮之爱子小锋当然更若狂欣喜。
       我们的脚量仍然从祝圣寺停车场开始,虽是霜降节令,但天气不算冷,茂密的森林给我们提供了登山所需要的、非常宝贵而丰富的负氧离子,我们沿着专用人行道拾级而上,沿途都有路牌指点直达金顶的路线,根本不用考虑迷路的问题。
       段君因为初登此山,不知其山之峻伟险难,刚刚起步就轻描淡写地说:“大哥,我们三人登山绝对没有问题?”
       我笑笑:“兄弟,我们还没有开始呢,反正今天够我们三人受的!”
       说走就走,供游客小歇的亭子被我们不屑一顾地抛在身后,三人眉开眼笑的轻松逐渐逐渐被越来越陡峭的台阶所替代,而猴群出入之地竟然不见半点猴之踪影,汗水开始毫不客气地湿透着每个人的身躯,在运动场上奔跑三公里都很少流汗的我虽然没有气喘吁吁但已汗流浃背。
       “兄弟:不好意思,昨天的酒开始出来溜达了。”因为我根本没有看段君和爱子小锋有没有流汗,因为我们这次出门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要惊动老班长,但临近老班长家的时候理智告诉我必须向老班长报告,而老班长在几分钟之内就严厉地告诉我必须到他家去报到,因为昨天在老班长家喝了很多很多的酒,一贯争强好胜背着不轻专业摄像家伙的我自我解嘲地说。
        老班长钟君和老战友俞君坚决要全程陪同,但因为钟嫂身体不适而被我们坚决拒绝,而俞老战友今天的任务是在家里亲自操刀,准备佳肴美酒。
       “哈哈哈!大哥,即使三四天不喝酒的人也被逼出来了。”段君哈哈大笑。
       回头看段君,也汗水不少且上衣尽退,赤裸上身的赳赳彪汉此时也别有一番情趣。
       抛下了走在前边三波年轻人的我们正气喘吁吁,空旷的山野竟然出现了匪夷所思的汤圆街。
       “三位请坐,休息一下,休息一下。”姓黄的老板娘笑脸相迎。
       喝水,抽烟。佛门灵山竟然有老夫非常痴情的烟筒,抱着小锋换好水递过来的烟筒深吸一口,烟雾袅袅,身心从未有过的舒畅。
       爱子小锋笑眯眯自顾自喝水,偶尔向我们投来一点顽皮的目光。
       “加油!”离开汤圆街刚刚起步,从山上下来的一位中年妇女为我们扬起了紧握的拳头。
       又是一个汗流浃背,玉佛寺到了,至金顶的观光缆车就在眼前。
        “兄弟,我告诉你,咱们现在才开始真正意义上的登山,你行吗?”我不忍心欺骗段君。
        “大哥,绝对没事,咱们走!”语气非常坚定,信心十分充足,小锋非常地开心。
        离开玉佛寺,沿着越来越陡峭的台阶继续往上,森林里慈祥、端庄的大慈大悲观音菩萨和慧灯庵的美景没有留住我们的脚步,恰似天梯的数百级台阶赫然出现在我们的眼前。
       “兄弟,这才是登山!”看着我从来没有爬过的陡峭阶梯,虽然我真心真意告诉段君,但心里仍然一阵一阵地发憷。
       “哈哈哈:老爸,我们心目中的绝望之梯到了。”小锋终于乐呵呵地出声了。
       “什么、什么,什么绝望之梯?”我一时反应不过来。
       “老爸,我们每次来,都有好几个看见就打颤,所以我们叫这个阶梯为绝望之梯。”小锋笑眯眯地说。
       “有那么严重吗?我今天就不相信,兄弟、对吗?”我心里虽然也咯噔了一下,但仍然有信心。
       “对,大哥,什么绝望,咱们就不信这个邪。”兄弟的回答信心百倍。
       参战老兵的牛脾气上来了,令人发憷的台阶不知不觉被远远的抛在了身后,更加陡峭的迦叶殿前的阶梯也瞬间征服,虽然后望一下,真的有点心惊胆战。
        “小锋,下面那个台阶叫什么名字?”我不知道为什么,随口而出问儿子。
        “哦,老爸,我还真不知道叫什么呢!”小锋很认真地说。
        “哈哈哈!既然不知道,那我们就叫它迦叶之梯,长的叫迦叶大梯,小的叫迦叶小梯如何?”我发自内心。
        “好好好!就叫迦叶之梯。”小锋和段君异口同声。
        毫无倦意,详细地给儿子传授了对佛的参、拜、承、接的礼仪和游完迦叶殿后继续往上,蜿蜒曲折的台阶更加考验着我们的体力,从顶峰下来的马帮令我们这些云南本地人也叹为观止,旁边小亭里散发出来的香味牢牢地拴住了我们的脚步,几个小时的攀登已经让我们饥肠辘辘。
        “老板,有什么好吃的整点过来,过年的时候才给您买过岩参,还记得我吗?”没有撒谎,我记得他。
        “记得、记得,怎么会记不得呢?”姓字名静的老板非常高兴。
        吃着字老板香喷喷的烤土豆和大馍馍,点上香烟,跟其天南海北地侃起了大山,好似久违了的老朋友一样无拘无束。
         “老板,看您也是有佛缘之人,我们这附近有一位道行很深的苦行法师,这个人平时根本不见外人的,我想试着介绍你们相互认识一下,看看你们有没有缘分好吗?”字老板热情有加地跟我说。
       “苦行僧,好啊,好啊!那就麻烦您引荐引荐。”寺庙里的方丈、主持接触过不少,而苦行僧却还真的没有见过,字老板的话一下子让我来了兴趣。
       字老板拿出电话,拨通了那位法号真缘的苦行僧,但没有说明我们的意图。
       “在的、在的。”字老板结束通话,兴奋地跟我们说。
       “好吧、好吧,等我们下山时再跟他联系好吗?”我对字老板说。
        吃饱喝足,我们继续往金顶进发,来过几次的小锋充当起了我们的导游,首先我们去参观铜瓦寺,据文字介绍,该寺因为建在鸡足山非常突出的地方,气候变化特别大,一般的瓦片不能承受气候的激烈变化而产生爆裂,几番重建之后人们在烧瓦的时候加入了铜水才解决了问题。现在整座铜瓦寺全部用楠木和铜瓦建成,站在铜瓦寺外面的走道上,眼前是苍茫蜿蜒的鸡足山峦,远方的苍山群峰和白雪清晰可见,袅袅飘过的薄雾如梦如幻,一览众山小、挥斥一瞬间,此景此情让人不由得心旷神怡,浮想联翩。
        沿着铜瓦寺的走道,似神似仙地来到了鸡足山最原始、最令人震撼的华首,佛祖拈花,迦叶微笑的情景和典故一下子在脑海中清晰可见,从青海过来的一老一少的和尚在华首的神龛旁边焚香诵读,空旷而陡峭如削的岩壁竟然产生了巨大而和谐的回声,面对着巨大的、令人心潮澎湃的华首门,伴着那洪亮清脆而凝重虔诚的诵读声,脑海中那些释迦摩尼、迦叶等佛门先师仿佛向我们款款走来。壁峰群笑,恍如仙境。
       不忍打断和尚的诵朗,我们悄悄地继续向金顶进发,台阶旁边的高山植物大树上缠满了善男信女们祈祷爱情、平安和健康的红丝线,“扎西德勒、扎西德勒!”一路朝圣的藏族僧尼向我们发出了真诚而友善的问候,上山、下山的人们的脸上都挂满了真诚、亲切和灿烂的微笑。
       走过观音殿,一座金碧辉煌的金顶赫然出现在眼前,后面是一座刺入青天的白色宝塔,宝塔后面是迦叶大殿,再过去就是雄伟高大的大雄宝殿,聆听着大雄宝殿里醉心绕梁的佛门仙乐,看着一群鸽子在游客中间飞舞嬉戏,整个人一下子忘却了所有的烦恼纷争,忘却了所有的功名利禄。
      看着小锋朝拜完迦叶大殿和大雄宝殿,转至一侧游客服务区,心灵的虔诚掩饰不了凡夫俗子饥肠的辘辘,精明能干的老板娘为我们端来了热气腾腾的大理饵丝和姜汤,酣畅淋漓,一路疲惫一扫而光。
       近五个小时的攀登让我们的腿都已经微微发痛,下山的缆车对我们产生了巨大的诱惑,因为牵挂着心中那位苦行僧,我们不得不急急忙忙地告别了金顶,沿着上山的台阶迅速返回,下山的时候正真知道了什么叫上山容易下山难。
       回到字老板的摊位前,忙不迭迭地请字老板联系僧人,电话一通,字老板非常嫉妒地告诉我们,苦行僧就在山上并且开始下山。
       一位一瘸一拐、白白净净的小和尚进入了我们的眼帘,淡定、睿智和宁静的目光下面是严重营养不良的身躯。字老板热情洋溢的介绍并没有引起真缘法师对我们太大的兴趣,沿台阶而下是商假们恭恭敬敬的问候和礼拜,在另外一位也姓字的老板商店里坐了很长一段时间之后,真缘法师才勉为其难地邀请我们到他悟道的山洞去喝茶。
        请原谅我不能详细地交待真缘法师所在的山洞位置,因为三十七岁已经出家十三年的法师怕打扰别人平时连寺庙都不愿意进去,更不喜欢跟凡夫俗子有过多的接触。
       我们沿着弯弯曲曲的小路走到了法师悟道的山洞,几棵苍翠碧绿的大树护佑着简易的山洞,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陈设让人难于理解,价格不菲的金属柜子里装满了许多许多的经书,真缘法师挪动着不太协调的身体为我们烧水端茶。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到了下午十六时,远在宾川县城里的俞战友打来了催吃晚饭的电话,甚觉投缘的法师给我留下了电话号码和微信,临走的时候给我赠送了两本他自己编撰的厚厚的经书。我相信,一个真正的共产党员跟一个潜心礼佛的苦行僧的友谊已经开始。
       匆匆下山,乘旅游专车直达祝圣寺,因为到了鸡足山,不进祝圣寺等于白搭。
       祝圣寺是鸡足山最著名的一座寺庙,为建寺庙而奔走京城、南亚、东南亚的虚云和尚已经作古数百年,而前后大门“退后一步想,能有几回来?”的题词却已经成为了远道而来的文人墨客留下来的充分理由和宾川人热情好客的箴言,也许是机缘巧合,两次来祝圣寺都遇到僧人们在暮鼓里朗诵经文。
        漫步在松柏翠林之中,专注着威严、慈祥的众佛菩萨,聆听着僧人们抑扬顿挫的天籁之声,终于知道了什么叫和谐、宁静和安详。
       退后一步想,能有几回来?
       退后一步想,能有几回来?
       鸡足山,我还会再来的! 
说明:本文照片全部为手机所拍,差强人意请诸君笑谅!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鸡足山景区导游示意图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景区说明牌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路边小巧玲珑的亭子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令人望而却步的天梯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行走在陡峭阶梯上的马帮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往下看迦叶殿前面的阶梯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铜瓦寺里既妙趣横生又饱含禅意的对联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路旁亭子里字老板的鸡足山特产摊位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庄重威严和令人遐想连篇的华首门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华首门旁边肉眼非常难以辨认的人头像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山顶柔情似水和含情脉脉的红丝线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俯视人间的人间仙景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善男信女们趋之若鹜的金顶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傲立群山之巅的宝塔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诸位猜猜这几个字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至圣至尊的大雄宝殿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凡手托佛手  人佛共一天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人间仙境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真缘小天地  藤椅候真缘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翠林有佛心  诚佑无心人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年初遇到的从五台山三步一扣朝圣礼佛的僧人
朝圣鸡足山 - 寒 炻 - 聊充少年狂,舞拙笔、写沧桑。
 金碧辉煌雄伟庄严的祝圣寺

  评论这张
 
阅读(9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